第三十二章 争锋相对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想看一看,顾盼还是不是像上一世借来顾柔的诗作。

    可是,一大早,顾柔就跑来献诗。

    他拿起手中的帕子朝着顾盼说道,“顾三小姐呈上来的这方丝帕,说是你做的。”

    顾盼笑着看向了顾柔,她还不知道这个三堂姐这么能耐,直接就捧了丝帕过来说是自己做的。

    她撇了一样,那一方白色的丝帕,整整齐齐的绣着四行诗句,右下角还绣了一簇兰花。

    这样昭然若揭的绣了丝帕,还绣的这样的雅致。只要长了眼睛的,就知道这是她顾盼做不出来的事,顾柔打着她顾盼的旗子推销自己。

    前世的她怎么就那么的傻。一心的以为这个堂姐是为了她好。

    顾盼只是看着顾柔笑。

    顾柔红了脸,“公子,我方才没有说清楚,这诗是小妹做的,只是小妹说,想要给公子留下一个好印象,特地托我替她将诗绣在了丝帕之上。所以。”

    兰若只是温和的朝着顾柔笑了笑,然后看向了顾盼,“三小姐说的是这样吗?”

    顾盼看着顾柔,一字一句的说道,“这诗不是我做的。”

    顾柔见状忙说道,“这诗确实不是小妹做的,小妹说她不会做,所以我便自作主张的替她做了诗,公子你不要责怪小妹,要怪就怪我。”

    顾盼冷冷清清的一笑,她扯过顾柔的那一方丝帕摊开,上面用彩色的丝线绣了四行字。

    绣的倒是分外的清秀。

    无端错成女儿身,

    一生苦乐系他人。

    娇比莲子心更苦,

    空羡雄鹰傲乾坤。

    大致意思,顾盼还是看的出来,就如父亲所言,悲悲戚戚的,果然不是她的风格。

    顾盼将那丝帕扔在一旁,坐上自己的座位,展开一张白纸,“不就是作诗么?谁说我不会作,我记在心里,现在就写出来给你们看看。”

    她撇了那个男人一样,他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似乎不相信她做的出来。

    她确实做不出来。不过现在骑虎难下,做不出来也得做。

    她咬着笔头,悄悄的求助身后的两个丫头。

    珠珠是识的几个字的,仅限于看看账册,别的便不能指望了,阿霜更是一窍不通,两人齐齐的摇了摇头。

    顾盼撇了顾柔一眼。

    顾柔有些小小的得意。

    顾柔不信她做的出来。

    顾娴称病,顾珍带着丫头姗姗来迟。

    顾珍走进院子,一眼就看见这边热热闹闹的,立刻凑了过来。

    阿沁也闻声走了进来,所有的人都看着顾盼。

    顾盼暗暗的有些后悔,不该把话说的这样满。

    她看着顾柔的那四句诗,又想起来上一世无拘无束的日子来。

    这座学堂,眼前的这一切,都是那般的熟悉,恍惚之中,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回了上一世一样,那时候的她是真正的无忧无虑。

    现在的她却在没有了年少无知的资本。

    她是女孩子,前一世却从不肯好好的做一个女孩子,她喜欢穿着青衫,梳着男子的发髻,做着很多男子也不敢做的事情,其实还不是和顾柔一样,潜意识里认定了女不如男,男孩子能做的事情,女孩子是不能做的。

    顾盼也不知发了多久的呆。

    直到顾柔小声的说道,“公子,小妹并不会做,不如就算了吧。”

    顾盼忽然想起来曾经在军中。

    她的武艺超群,许坤也不是她的对手。

    那时候她是多么的豪气干云,儿时的她,最大的梦想便是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做一员武将,驰骋沙场。

    这一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顾盼想着心事。

    顾珍立刻叫道,“小妹,做不出来就算了。”

    顾盼看了顾珍一眼。

    兰若看着她,他特地再一次布置了一首诗作,又暗暗的对着阿沁说过,教授课程不必与他一样。

    所以阿沁没有要求顾珍三人作诗。

    她还有些不习惯。

    毕竟从没有人这样唤过她。

    上一世,他也没有这样唤过她。

    她以前从不唤他先生,总是直呼兰若。他还是有些怀恋那一世的称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冰冷的两个字。

    “昨日让你做的诗呢。”他上下的打量了她,发现她手里什么也没有。

    顾盼忍不住退了两步,笑了笑,“我没有做。”

    顾盼对着镜子看了看,也是十分的满意,“这衣物十分的舒适,大嫂真是费心了。”

    她今日带了珠珠和阿霜。

    在书院门口,便听到里边有娇弱的女声细细的传来。

    她朝着兰若谄笑,“先生。”

    兰若看着她,眼睛一亮,眼前的女孩子一身襦裙,看起来十分的素雅,终于有点像个闺阁小姐了,只是她的唇边闪现着一丝狡黠的笑容,眼睛里骨碌碌一转,似乎想着什么好笑的事情。

    那一道凌厉的目光直接扫了过来,“顾盼?”

    顾盼撇了撇嘴,他已经不称呼清城郡主了,直接连名带姓的唤她的名字。

    顾盼生的俏丽,这样装扮倒有了几分儒雅。

    珠珠抿着嘴唇笑了,“大奶奶好手艺,郡主这样搭配,倒有了几分上学堂的女学生的样子了。”

    不过她也是很好奇,顾柔呈上的这一首诗,会不会和上一世替她做的那一首一模一样。

    她记得她当时看也没看,就呈了上去,后来父亲教训她的时候,说过一句话,“这一看就不是你做出来的诗,悲悲戚戚,顾影自怜的,你做的出来吗?”

    顾盼今日没有作诗,所以她有些心虚,猫着腰走了进去。

    顾盼探过头看去,只见顾柔捧了一方丝帕,在那里大献殷勤,只是离得太远,顾盼听的并不清楚。

    那丝帕上绣有字迹,想是顾柔的诗作,顾盼轻轻的一笑,顾柔还是不死心,想方设法的显摆自己的诗作。

    四月十六。

    这一日是顾盼开始上课的日子,比前一世,生生的早了半个月。

    顾盼穿了李氏送的那一套黄色的襦裙,浅黄色的碎花上襦,配上黄绿色的下裙,头上簪了一只赤金发簪。再无其他的配饰。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再造神途我就是阴阳先生红包拆出男朋友[娱乐圈]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第五人格:血染之花逆战成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