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阵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能劈开小山的全力一剑,在陈岚面前,竟然连一丝一毫的波澜都掀不起来!

    “什么?!这不可能!”。

    姜仪格猛然瞪大了眼睛,根本无法理解这种情况,惊骇慌乱之下想转动剑柄,继续向陈岚施以杀招,然而已经晚了,在这短短空档,双方的距离已经大大拉近,陈岚早早种下的樱树终于可以起到作用了。

    “我的小妹妹,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陈岚大嘴都咧到了耳朵根,额头青筋跳动,面目无比狰狞,他猛然伸出一根小拇指,瞬间引动漫天阵符。

    “轰!”。

    下一刻,宝气成辉,赤霞似火,恐怖波动扩散,密密麻麻的玄奥纹络刹那间迸发,以那颗樱树为中心陡然扩散,眨眼间弥漫整片擂台。

    粉红樱花绽放,滔天灵力爆发,樱花飞舞,完全以姜仪格的灵力源泉构成,陈岚汲取对方的灵力,以这樱树为媒介,彻底将普普通通的花瓣升华成了一种神术,像是漩涡一样盘旋在整片大阵的上空,每一片都犹如一道利刃般锋锐。

    “什么?!”。

    “那樱树竟然是陈岚用来阴人的后手?!”。

    “狗贼陈岚!不要b脸!”。

    “华山的仙子!小心后方!”。

    擂台下方,一群人神色极其厌恶,唾弃着陈岚,大声咒骂陈岚不要脸,方才所有人都注意到这颗樱花了,猜测可能是什么辅助武器,但没想到竟然是类似阵眼一类的关键材料。

    八方灵气汇聚,陈岚的左手小拇指划出灿烂轨迹,惊人的事情发生了,那些花瓣竟然随着陈岚的动作,在虚空中组成了一个溢出晶莹神光的跪字!

    “埋伏人的狗贼!给我灭!”。

    余光扫视着头顶的跪字,姜仪格脸色大变,虽然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阵符术式,但看着对方狰狞的笑容,她显然明白了什么,对方准备羞辱她!

    她再次催动手中宝剑,瞬息间斩出十道通天剑气,想将半空中绽放绚烂光辉的樱花打散,然而根本无济于事,这十道赤红色剑气径直穿过那些樱花,没有对这种大阵造成一丝一毫的干扰。

    而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这直径足足数米的樱花大字缓缓没入虚空。

    “轰!”。

    下一刻,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眼神下,擂台的石砖陡然破碎,人群神色瞬间大变,原本站在原地的姜仪格,刹那间身形一矮,竟然没有一丝迟疑就跪下了自己的双腿,竭力大吼也无济于事,难以反抗这种莫名的神术,彻底匍匐在了地上。

    满场雅雀无声,但凡注视着这里的人都当场石化,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了一样难受,无法相信这种事实,陈岚所展现的阵符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这不可能!!”。

    “骗人的吧?”。

    “华山的姜仙子竟然没有丝毫抵抗之力,被逼的跪下?”。

    “陈岚怎么可能会这种闻所未闻的阵符神术?”。

    “难道...是那颗樱树?”。

    “难道那颗樱树不只是什么阵眼?还是一种可以封禁修士行动的法器?”。

    足足三秒钟,人群才骤然沸腾,看着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的陈岚,与不远处他植下的那株樱树,自然而然的脑补出了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情节,朝着他们愿意相信的地方想象着。

    陈岚蠕动到那颗樱树旁,装腔作势的大口喘着气,又掏出了几粒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的灵丹吃掉,做出样子给所有人看完,才有气无力的向着完全愣住的姜仪格开口嘲讽:

    “小丫头片子,你不行,你们华山不行!莫要说你,就算是你华山的掌门来我面前,也打不破我这宝衣的防御!”。

    陈岚语气很浪,他的长袍完全是以仙品神料编织而成的,可以彻底隔断比他自身灵力强度弱小的人的所有攻击,拦下这小丫头的剑气自然是绰绰有余。

    装出那副样子,只是为了让别人以为他真的在埋伏姜仪格。

    那樱树只是樱树而已,樱花也只是樱花,方才这笼罩全场的攻击,都只是他瞬息间以小拇指布下的大阵。

    姜仪格此刻瞳孔都失去了聚焦,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沉浸在跪在地上的那一刻无法自拔,脑中充满了屈辱与不可思议,像是一只失去了梦想的咸鱼,难以相信这种情况。

    我竟然跪在了地上?

    当着华山同门的面,当着所有东方同道的面跪在了他面前?

    宝衣?是了,并非是他比我强,我先前的剑气攻击之所以失效,肯定是因为那狗贼身上所穿衣物的原因。

    看着陈岚吞吃灵丹的样子,这些观战的人才重重点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是了!完全可以肯定,这陈岚小贼,定然是借着那樱树法器的威力埋伏姜仙子!”。

    “没错,还有他身上的衣服也是防御法器”。

    “若非如此,他根本不可能抵挡姜仙子的攻击一下”。

    其余擂台上的选手也冷哼着摇了摇头,还以为出了什么冷门,有什么掌握规则阵符的传人出现了呢,没想到只是依靠法器之力对敌的宵小。

    然而,就在下一刻,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宛如泥菩萨入海,光雨四散,姜仪格全力催动的灵力杀伐大剑,在接触到陈岚月白色长袍的那一刻,那滔滔宛如雷鸣般的骇人波动竟陡然熄灭。

    必须表现的轻浮张扬,这样才能一直被别人轻视,不让对方产生防备,不会让伊斯贝拉这宿主想到他的真实身份。

    “这就是华山的剑法?简直是垃圾透顶!”。

    “根本就不配被我全力对待!”。

    “滚下擂台吧混蛋!”。

    姜仪格大喝,当场斩断了陈岚手中用来格挡的凡铁剑,而后灵气凝成的剑刃去势不减,她轻轻转动手腕,将锋锐避开,以剑脊径直拍上了陈岚的腰间。

    包括她在内,此时,场下所有观战的人都露出陈岚真是不堪一击的神色,准备在陈岚被打下擂台的那一刻,将他揍到全身骨折。

    姜仪格已经登上了擂台后,这些人才赶到,此时与其他修士面红耳赤的咒骂陈岚,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虽然其中有些人,之前看到了陈岚一剑横扫那几名灵台二重天修士,觉得有些震惊,但在他们的认知中,那就是极限了。

    一重天的修士根本不可能和三重天对抗,陈岚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对上姜仪格将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姜仪格小脸冷峻,她死死咬着牙,周身赤红色霞光大盛,每一个毛孔都在迸发灵力。

    虽然陈岚心中无比平淡,但他表面上却展现出了一种畏惧的神色,不断暴退,装成打肿脸充胖子的样子,有些气急败坏的叫喊,与此同时手忙脚乱的挥出一道剑光,对上了姜仪格的攻击。

    姜仪格带着冷笑,手中大剑所过之处,空气完全被劈开,之前能同时打退七名灵台二重天修士的剑气,在她面前完全不起作用,被当场破掉。

    姜仪格带着一往无前的神色,抡起手中被汹涌灵力包裹着的耀眼宝剑,重点脚尖,陡然加速,向着陈岚腰间斩来。

    对于这种如小儿学步般的剑法,陈岚自是不放在眼里,一根小拇指足以破之,但他不能赢的那么轻松,毕竟这个姿态是做给外人看的。

    “陈岚狗贼!就算你现在跪下求饶也无用!”。

    擂台下方,有泰山和昆仑的人大吼,他们的初始位置,距离这一百号擂台较远。

    “哧!”。

    再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语,在进入攻击范围后,这小丫头周身的气势再次提升了一大截,脸颊上的眼泪被瞬间蒸发。

    短短时间内,三尺青锋涨大到了十几米长,像是一道光柱般灿烂。

    沧啷一声拔出腰剑宝剑,姜仪格一身秀气灵动的浅黄色羽衣飘动,手中宝剑铮铮鸣动,辉光凝聚在剑刃上,她横剑而行,凛冽杀气扑满了整片擂台。

    华山以攻伐剑术见长,处在灵台三重天,虽无力争夺前五十名,但胜过大部分年轻修士还是绰绰有余,她本可以争夺七十左右的名额,但却被陈岚嚣张的姿态引来,准备替泰山同道惩罚这混蛋。

    “华山的仙子去了,这狗贼定然无力反抗”。

    “没错,这陈岚会在第一时间被废掉”。

    “华山的仙子!请将他打伤丢下擂台!我等要一人一拳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阅读四月开始反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极品的至尊六界小旅馆杀神白起在都市“活”在朋友圈的老公考官皆敌派神级编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