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不纯洁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跟这种没见过极品灵玉的穷鬼简直无法对话!

    陈岚原本微笑着的面容此刻完全消失,神色难看,脑门上凸起的血管,此刻又猛然增加了一根,他很想一脚将这大门连同这老女人一脚蹬开,可又怕真面目暴露,只得深吸一口气,憋出了一句话:“那我该怎样才能进去?”。

    “怎样你都进不去,区区东方人,敢撬伊斯贝拉大人的墙角,你不想活了?”。

    老女人依旧是不屑的冷笑,看的陈岚一阵窝火,日他猴的,又是伊斯贝拉,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他?

    今天一下午听了十几次这名字了,劳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又僵持了五分钟,无论陈岚使用何种伎俩威逼利诱,对面这老女人就是不松口,无论如何也不让他进。

    最后在陈岚就快束手无策的时候,屋里才响起了略微尴尬的声音:“玛基,让他进来吧,他只有灵台三重天,不能对我怎样的...”。

    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出来,陈岚更闹心了,好..好一句不能对你怎样。

    等劳资把那该死的创世神石像一砸,给你天使一族的信仰彻底划上叉号,我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种话!

    “大人,不可啊,您没听这小子刚才说什么吗,他说伊斯贝拉大人就是个...呜!”。

    老梆子的话还没说完,陈岚就拘起一大捧草,夹杂着泥土塞到了这女人的嘴中,讪笑着开口:“伊斯贝拉师兄是我辈楷模,稳重之姿让我仰慕,他就是个十足的偶像..十足的偶像”。

    推开大门,陈岚又以小拇指划了道让她一年哑巴的阵符,打到了这老女人的身上,提着礼物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临进房门前,他扭头对着挣扎的老女人叹了一句:“可悲啊...这么多年都活在对男人的仇恨中,你已经犯了原罪而不自知,可悲啊..”。

    说完,陈岚径直走向三楼,在一片开阔的修炼室中找到了阿斯卡,此时她正收起翅膀,静立在不远处,端庄的看着陈岚。

    “陈师弟...白天我有心帮你,可艾琳姐姐不愿见你,你又何必再来找我?”。

    没有出乎陈岚的预料,阿斯卡下意识的以为陈岚是冲着艾琳来找她的,果然小女孩还是单纯,就算是天使也难以像老女人那样,一眼就识别出坏男人。

    陈岚有模有样的行了一礼,将礼物袋放在了一旁的地上:“阿斯卡师姐...您和您的未婚夫那么相爱,想必知道一句话吧?”。

    “爱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虽是短暂的见面,可我已经对艾琳师姐一见钟情,我陈岚此生没她不行”。

    “还请师姐帮我!”。

    阿斯卡迟疑了,看着陈岚低下头的恳求模样,她不禁想起自己与伊斯贝拉初恋的那时,怎么看对方都看不够,甚至在订婚之时,献出了自己的手给他摸,这简直是巨大的代价!!而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陈岚痴情的样子,让温柔的她再一次心软,不由得叹了叹:

    “这...好吧...”。

    听到了阿斯卡无可奈何的回答后,陈岚喜形于色,将准备好的礼物袋提起,对着她开口:“师姐...马上就是争仙大赛了,这是我们东方的阵符攻伐之术,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师姐收下!”。

    “我不能收,太贵重了!”。

    阿斯卡不停摆手,从陈岚一开始进来时,她就注意到这大袋子了,原因无他,里面绽放氤氲霞光的样子,实在太显眼,而且,快赶上半个身子那么大了,是个人就会好奇一下。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起初她以为只是成堆的灵玉,可没想到刚刚瞥了一眼,灵玉上面还飘着几页金纸,霞光耀眼,符文密密麻麻,艰涩难懂的纹络后,还有着西方文字的注解。

    前者明显就是东方的本源阵符,而后者是专为西方元素修行者所特殊刻画的符号,而这就太惊人了。

    以往西方不是没有名宿翻译过本源体系的阵符,可是根本做不到,东方的阵符是一种宇宙规则的硬性体现,是一种特定的无法改变的符号。

    以地球元素文明的文化沉淀,根本翻译不出来这些东西,若是强行翻译,强行修行,会遭到反噬。

    但而今却在这里出现了这种稀有的东西,怎能不让她吃惊?

    看着这天使出现了这种意料之中的表情,陈岚控制住自己的微表情,不动声色的上前两步,拉近距离,继续劝诱着:“不贵重,我今后若是侥幸得到了艾琳师姐的心,那以后不就是一家人了?这些东西还不早晚都是你的?”。

    从进来开始的袋子,到现在的动作,一切都是一连串的心理暗示。

    “咚咚咚!”。

    手动敲黑板,我岚哥要开始讲课了!

    在陈岚两万年的老司机生涯中,他发现了女性,尤其是未经世事的小女生,对两种感情的喜爱,是永远不会变的。

    一种是惊喜,一种是浪漫。

    后者是只有恋人才能感到的心情,陈岚此时还做不到。

    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给对方惊喜。

    用科技文明的话讲,惊喜就是超出女性期待的预期时,所产生的一种感情。

    用这种情况来讲,就是本来,对方以为你只会送灵玉,但你却送了别的更好的东西,惊喜就会随之产生。

    但陈岚和她关系还不深,此时造成的惊喜还远远不够。

    所以接下来陈岚准备让对方继续心惊,彻底记住他。

    阿斯卡紧紧盯着陈岚袋子中的几页金纸,在陈岚不停的劝诱下,开始隐隐动摇...我帮他撩拨艾琳,也算得上大恩情了吧。

    那么收下这阵符也不是那么说不过去,这是平等的交易,创世神应该不会怪我吧...

    虽然心中这般想着,但阿斯卡还是继续婉拒:“陈师弟!这一定是你东方的不传之秘吧?师姐真不能收,已经答应你的事,师姐自然会替你办到..”。

    呵...小丫头还跟我玩欲擒故纵?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这句话很大程度上是错的,但也有几种情况适用。

    对恋人撒娇时,看上包包时,想旅游时,想吃美食时,她们说不要,而你真的没给,那你废了。

    这套把戏自然对陈岚毫无作用,又僵持了片刻后,陈岚真的厌烦了,看准时机,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将袋子塞到了阿斯卡的怀中,与此同时,整个人朝着她倒去。

    “师姐还是收下吧!...啊!...我不是故意的!”。

    装出惊惶无措的样子,陈岚不动声色的将左手死死抵在了她的上半身上,利用肉身的蛮力,强行把礼物袋压在了她的身上,将她整个扑倒在地!

    阿斯卡此时只有灵台五重天,怎么可能抵挡陈岚?

    “嗯!!!”。

    瞳孔剧烈收缩,阿斯卡一个闷哼,陡然瞪大眼睛,此时此刻,她的脑髓瞬间炸开,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他干了什么?

    他摸到了我?

    他摸到了我??

    他摸到了我???

    懊恼、愤怒、委屈、懊悔...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紧接着,阿斯卡第一个念头是,刚刚我为什么要拒绝他这么多次?创世神大人...我不纯洁了..对不起。

    第二个念头是,我的爱人,伊斯贝拉...对不起。

    还未等第三个念头诞生,更加惊悚的事情发生了,她竟然感觉到那只手在动!他捏了一下?!!

    他竟然捏了一下?!!

    看着阿斯卡大脑完全当机的样子,看着那面如死灰,宛若被抽走了灵魂的可怜模样,陈岚知道自己的目地达到了,该跑路了...

    “对不起师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就不打扰师姐修炼了...”。

    感受着阿斯卡累累攀升,不死不休的气势,陈岚第一时间夺门而出,对着身后大叫了一声:“奥林匹斯山的人好像来了,伊斯贝拉师兄也在其中,我先走一步...”。

    伊斯贝拉来了...

    他来了?...

    眼泪盈眶而出,无尽委屈涌上心头,阿斯卡猛然止住自己准备追杀陈岚的身形...我被别的男人碰了,不...不能让他知道..

    不能让别人知道...

    绝不能让别人知道...

    卧..槽...

    你特么眼瞎吗?那是极品灵玉啊!!

    陈岚头皮血管一凸,君子面容一瞬间就走到了破裂的边缘,表情有点狰狞,尼玛...老女人你这是被哪个渣男..咳咳..被哪个同行伤害过?

    跟我没关系啊,我招你惹你了?

    快滚啊...

    “这位女士...别跟灵玉过不去...我真的有要事!”。

    “呵...”。

    出乎陈岚意料的事发生了,那老修女竟然冷笑了一声,而后一脚将五块弥漫辉光的剔透灵玉,踩在了脚下的草地中:“五块中品灵玉..你打发鬼呢?”。

    露出满意之色,陈岚又多赏了他两块灵玉,对他竖了竖大拇指,扭头朝着阿斯卡的住处飞去。

    小贩双手捧着灵玉,一脸喜色的站在原地,凝视着陈岚越来越远的背影,悠悠感叹着:“好人啊...真是好人啊..”。

    与这小贩一样,伊斯贝拉此时在悠闲的赶路,完全沉浸在即将完成任务的喜悦中,绝不知道陈岚已经准备开始攻略他的未婚妻了,一头金发渐绿却不自知。

    别坏劳资好事...

    又等了片刻,见院内的房中还没有阿斯卡的声音传出,陈岚有些气急败坏的抓了抓头发,像只大马猴一样跺了跺脚,咬牙切齿的丢出五块极品灵玉,死死盯着那老女人,小声开口:

    强忍破口大骂的冲动,陈岚定睛看向那院子中静立的老女人,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这位..大妈..大婶..大姐!大姐您好,我叫陈岚,我知道阿斯卡师姐有未婚夫,我真的有要事,只和她见一会..”。

    “男人说话都是放屁,这么晚了,你定然图谋不轨!”那修女根本不为所动,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

    看着小贩点了点头,他继续开口:“他们只要来了,你就竖起小拇指,默念陈字,我就会感应到,这几块灵玉就是你的了..”。

    “大哥您放心吧,没问题,我们都是创世神虔诚的信徒,最讲信用了!只要他们来了,我一定知会您!”。

    “哪来的男人?我们家天使大人有未婚夫了,不见客!”。

    陈岚话音还未落,院子中就传来一声老女人的叫喊,声音非常恶劣。

    “哪来的老修女?”。

    阿斯卡的家很温馨,与她的性格一样,绝不会对人轻易生气,对大多数人一视同仁,温柔相待。

    提着一些食材与灵玉,陈岚又用十几分钟的时间,写了两页五行境适用的阵符,包装成了礼物,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敲了敲阿斯卡家的大门:“阿斯卡师姐...我是陈岚,为了白天的事来孝敬您来啦...”。

    夜晚,梵蒂冈亦很圣洁,柔和的圣光全部化为了天地精气,以神树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笼罩整片大地。

    此刻,神树东侧的一条小巷内,陈岚左手上方悬浮着一把灵玉,又以右手小拇指画了一道阵符,打到了眼前小贩的额头上。

    陈岚拍着这小贩的肩膀,指着东方开口道:“奥林匹斯山的人,估计一会会从这个方向过来”。

阅读四月开始反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凰权贵胄末日随身基地虫族之为民除害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我的假发能入梦食鬼猎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