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主角演技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矮胖衙役看着他鄙夷一笑,道:“谁要带你出去了?今天行刑名单又没有你。”

    “名单没我么?”听闻这话,吴事生心头猛然狂喜,嘴里一个劲嘀咕:“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他又疑惑的问:“那你们进来干嘛?”

    “切~”

    矮胖衙役叱了一声,接着说道:“你是不是傻?你不记得了么?大牢每隔两天便会例行检查呀。”

    “原来如此,看来本主角福大命大,说不定马上就会转危为安!”

    吴事生讪讪傻笑,眼角还挂着泪珠儿,今日着实把他吓坏了,现在是喜极而泣。

    两个衙役刚走不久,秦仙儿就来了。

    今天,她面色不再冰冷,可却有一抹戏谑的笑容挂在脸上,一见这种脸色,吴事生长长松了一口气。

    秦仙儿没了怒意,八成会放过自己。

    秦仙儿瞥了吴事生一眼,很直接的问道:“这三天过得好么?”

    “好,很好,非常好,有吃有喝哪里不好?”吴事生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他好似都忘了,这三天里,他一直提心吊胆,度日如年。

    “呵呵。”秦仙儿不屑一笑,虽没说话,却意有所指。

    吴事生脸上一囧,弱弱的说:“好吧,我承认被你吓得不轻。”

    “没吓尿,比我想像中好点。”

    这话是赞扬么?当然不是,秦仙儿很不给面子,当场揭吴事生短。

    吴事生心头郁闷,他腹诽:“这是要砍头啊,谁能淡定?有本事你来试试,不吓得你神经衰弱算我输!”

    当然,这话吴事生可不敢说出来,若惹秦仙儿生气,指不定又要收拾他。

    于是,他转移话题,问:“看样子,不会砍我头了吧?”

    问这话,他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还在牢里,秦仙儿也对他误会极深,万一哪天她心情不爽,再重提旧事,他又得提心吊胆。

    “逗你玩的,我根本就没想过砍你头呀。”秦仙儿很随意的回道。

    “你没想砍我头?那你还说要刑日问斩?”吴道苦笑道连连,一句玩笑话,令他担惊受怕好久,现在腿都还哆嗦。

    吴事生也很懵,为何秦仙儿突然对他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没有道理啊?

    “没有道理么?”

    吴事生拧着眉头细想,马上心头一动,猜出大概来。

    他十分无语。

    这情节一定是按照作者“放空大海”的写文特点在推进。

    因为“放空大海”是出了名的挖坑不填,谜团一个又一个,反正不给你解开,还时不时的情节写一半时,突然没了,直接开始下一个情节。

    这情形,不正和吴事生这几天的经历一样一样的么?

    秦仙儿要砍他,这是坑,可突然不砍他,这不是填坑,是~~忘了。

    作者会忘填坑,可身为主角,吴事生却想明白究竟,他马上问道:“我比较笨,看不透彻,还请七公主明言,为何一开始就没想过砍我头。”

    “你真傻,看不出我在救你么?”秦仙儿娓娓道来:“魏家人都敢公然挖你家地基了,难道不敢杀你么?只怕已磨刀霍霍,只等合适机会而已。”

    “你再住吴府,迟早会被他们杀害,恰好,因这由头,我把你安顿在监牢,却是十分安全。”

    “原来如此。”

    吴事生心头一暖,秦仙儿还是很在意自己的,但他又不服气的问:“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害我紧张许久。”

    “我是怕你穿帮。”

    秦仙儿告诉他:“魏家暗藏的关系网很大,在监牢也不是绝对保险,我不做足样子,只怕他们会主动出手谋害。”

    “好吧,我原谅你了,但下次若再有类似情况,你尽可提前告知,我不会露出破绽。”吴道“大言不惭”的回道。

    “呵呵,就你那演技……”秦仙儿很不屑的看着他。

    吴事生嘴角一翘,一句话差点脱口而出:“你别小看人,哥穿越来的第一集“床 戏”,演得和真的一样好不好。”

    当然,他也就想想,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否则以秦仙儿的性格,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不堪设想的事情来。

    “在这三天里,我已打点妥当,给你找了眼下最安全的地方让你呆着。”缓了一缓,秦仙儿又说道。

    “哪里?”吴道问。

    “临天阁。”秦仙儿回道。

    “打死我也不去。”吴事生惊呼。

    临天阁这地方,像是他的禁忌,只听到这三个字,另一个吴事生的苦涩回忆,便一幕幕浮现在他眼前。

    那个身材矮胖那衙役,看到他这般模样不解的问。

    “不要~不要带我出去,我~不~不想死。”吴事生回道,此刻,他心绪已乱,说话都不利索。

    尼玛,这是要行刑了么?

    吴事生惊恐莫名,心中哀叹:“完了,这下彻底凉凉。”

    就在昨晚,他还寄希望押他赴刑场的是“战五渣”,他便可以趁其不备,夺门而出。

    “别过来~别过来~”

    吴事生惶恐,他口中低喃,双手死死抱住一根石柱不放手,他像是担心抱不紧,两条大腿也夹在石柱上,身体像树袋熊般挂在上面。

    “你这是干嘛?”

    既然不知道怎么办,那唯有等死。

    等死,是很残忍的事情,吴事生心头恐惧、慌乱、愤怒、担忧、不甘等等,各种情绪参杂其中,连吃肉都提不起兴趣。

    对于他这个落魄到只能靠偷苞米裹腹的人,连肉都不想吃,他的心,可想而知有多苦。

    虽然从守卫森严的监牢逃走的机会,等同于中彩票一等奖,可那毕竟也有一丢丢可能性。

    可眼前来人都淬体巅峰境界,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把自己揍得满地找牙,他逃脱的几率是无比接近于零。

    “滋呀~”

    一大早,牢门被打开,有一胖一瘦两个身着锦服,腰间挂着朴刀的衙役走进来。

    他一次又一次问自己:“该怎么办”?

    然后他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回答:“不知道。”

    若自己悲催倒霉一辈子,挂了也就挂了。可眼看着逆天金手指在手,即将走向人生巅峰,但偏偏就这么冤枉的死去~~吴事生天天在墙角抹眼泪。

    眼看着,今天便是初六,刑日来临。

    吴事生瞪着两个熊猫眼,彻夜未眠。

    唯一可以给他些许安慰的,是经过这段时间“码字”,他修行境界已突破至淬体后期。

    算起来,他淬体初期至淬体后期,仅仅用了六、七天时间,而且吴事生一没借助外力,二不辅助药物。这修行速度,放眼整个大秦皇朝,不说后无来者,也绝对是前无古人。

    秦仙儿一走,吴事生便开始提心吊胆。

    他想了一百种办法,最后却都发现,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他幻想了一百种可能性,最后的结果都是“咔嚓~”掉脑袋。

阅读网文作者聊天群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镇鬼记向往的生活之天王巨星这就是铁甲之黑科技大师冰雪全能王综漫之最强冠名扬名东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