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比干丞相的祝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哦!

    一种无形之中的剑之道韵蔓延开来,某种术法的结印自然消散,比干这才仿佛找到了自我,眼中终于恢复了平日的神采。

    嘭!

    “怎么会这样?最顶级的因果之术也失败了么?”

    空中,申公豹骤然吐血,倒飞出去:“不好,叶梵天引动了比干的剑道真理,是死是活不好说了,计划失败,叶梵天必然找上纣王……不行,我得赶紧离开蛮荒界,否则,被叶梵天盯上必然没有好果子吃,撤!”

    原地,申公豹空中倒飞出去,比干恢复神采的刹那,嗖!

    比干骤然将剑对准了叶梵天:“叶梵天……是你!你来朝歌,究竟要做什么?”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叶梵天反问一句,继续吃粥。

    额……

    比干认真地看着叶梵天:“吃粥?”

    噗!

    咳咳……

    这是不是自作自受,将比干点醒,是来气自己的么?

    叶梵天差点呛着,天机芊芊下意识地上前,轻轻拍着叶梵天的后背,叶梵天擦擦嘴,看向比干,一阵无言,只能道:“古语有云,树活一张皮。”

    “人活……一口气!无心无头何足挂齿,有剑有一口气就足够成活……”

    嘶!

    深吸一口气,比干缓缓收起了手中剑,周身剑道瞬间明悟,仿佛刹那间升华了一般,一番领悟,境朝着剑帝之境迈出半步,只要他愿意,刹那间就能飞升离开蛮荒界,去更高位面追寻那万古传承的大剑之道。

    轻轻一吐,剑气喷薄,比干的肉身一点点消散,只剩神魂之体,继续看着叶梵天:“多谢叶公子,只是不知公子,要一口什么气?”

    “我来帝都,要求一个真相。或许你能帮我解答,我可现在就走。”叶梵天开口道。

    “真相?你七岁那年,身中气运枷锁,乃是皇室所为,你所问,是这个么?”比干想了想,问道。

    “区区气运枷锁何足道哉,解开的刹那我便知是纣王所为。”叶梵天淡淡道。

    “那你要……”比干又要问,叶梵天看着他,放下茶杯:“我的父亲叶战神,是否还活着?”

    “唉,果然……”

    深深一叹,比干沉吟良久:“此事还是让纣王亲自回答你吧,随我来,我带你去面见纣王!”

    叶梵天嗯了一声,跟在比干后面。

    比干在前面走,叶梵天在身后随。

    一路,通向王宫,竟无一人阻拦,也没有一人在旁。

    空荡荡的街道,只剩他们两人,比干轻轻笑着,神魂之力开始一点点自主消散,也在一点点消除心中的执念。

    “丞相何必如此?肉身没了尚可飞升,神魂若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又不是没亲眼看过烛龙龙珠飞出的样子,只要有神魂,精气还可重新凝练。”叶梵天在后面,开口道。

    “嗯,知道的……”

    比干笑了笑:“我老了,即便去了更高位面又能如何,我的一生,我的心血,我的剑都献给了大商朝,献给了这片天地,只有这里,才是我的家,我的归属。纣王听信谗言,取我七窍玲珑心,本就是必死之局,却被你点醒,找回修剑初心,领悟更高剑道。如今,安然而去,继续守护朝歌,便是我的心愿。生或者是死,本就是轮回之事,无非是换一种活法,之前身在局中,是我执着了。”

    叶梵天默然,低头拱手,以长者尊重之礼对比干。

    比干笑了笑,像是对自家孩子一样,神魂拉住叶梵天的手:“少年郎,你能点醒我,便证明你也未被这天地时局迷惑,如此,我便放心了。世人都以为成就豪雄,封王拜相,才是成功,才是圆满,殊不知这也只是人世的一个小游戏罢了,哦对了,请问……你今年婚配否啊?”

    额……

    叶梵天差点跌倒,你神魂都要消散了,好好地说着最后的人生和理想呢,听得好好地很严肃认真的,扯我什么婚配啊?

    “哈哈哈……少年呐!”

    看到叶梵天摸鼻子无语的表情,比干顿时笑了,笑地酣畅淋漓,像是长辈一样开怀,这是他少年时才有的心境。

    和叶梵天说着笑着,少有地那么轻松自在。

    “好了,少年郎,我就领你到这了。愿你修剑永恒,归来仍是少年!”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叶梵天,比干点点头,哗然……

    身影一点点消散,半步剑帝的神魂化作点点神光。

    嗡……

    飞舞在空中,融入朝歌的大地之内,百万道裂缝缓缓愈合,文忠之剑蹭了蹭叶梵天,也飞到了朝歌城门口自动镶嵌了进去。

    比干,自愿身陨,以自己的神魂剑意,用另一种活法,继续守护着大商的根基。

    “多谢先生!”

    以师道之礼拱手,对着融入大地的比干一番鞠躬,叶梵天神情默然,看向王宫。

    王宫大门,骤然大开!

    四下无人,伴随叶梵天一步步走入,一扇扇门自动开启,仿佛早就准备好了一般。

    可想而知,是纣王在里面!

    “少年初心,一剑一顿……”

    比干仿佛从叶梵天这里,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从小挥洒汗水,一步步修剑,看到了自己弱冠之时许下的誓言和理想……

    “永恒么?真的会有永恒么?哦对了,请问……”比干又要问,回过了一点神,可眼中的死亡气息还在弥漫,又要问无心的问题,叶梵天看着他,打断反问道:“你的剑呢?”

    “我……我的剑?我的剑……这……这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比干疑惑道。

    “没有剑我不会回答你,我是剑客,也只知道剑客的事儿。”叶梵天继续吃粥。

    一甩手,剑来!

    文忠剑拜托了封印束缚,比干眼中当即剑光一闪,他的剑来到了手边,轻轻抚摸着这把剑,慢慢地,慢慢……

    “这是……叶梵天的剑道?”天机芊芊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只见叶梵天无形之中,释放出一抹剑势,引导着比干找回自己的初心,找回自己修剑的初心!

    额……

    扑通!

    远处,云端之上的申公豹几乎吐血,几个意思?不按套路出牌啊!

    额……

    空中,申公豹几乎都要气炸了:“这么多事儿……”

    比干这才认真品味了一下,脸上多了一抹生气:“好吃!”

    “这是自然,芊芊做的饭菜,我也觉得特别好吃,里面有一种叫做永恒的味道。”叶梵天嗯道,闻言,天机芊芊觉得心里很是高兴,叶梵天和他见过的所有天骄公子都不一样,欣赏和赞美是那么真诚,而且毫不文饰。

    可直到天机芊芊打开门,开口行礼,比干都没什么反应。直到看到了叶梵天,当即握住叶梵天的左手,眼中仿佛多了一抹期望、空洞和无法言说的死亡的气息,开口顿时问道:“请问,无心能不能活?”

    被这惊奇一问,天机芊芊当即想要计算一番,叶梵天拦住了她,摇摇头,随即看向比干:“丞相还没吃饭吧?”

    刹那功夫,桌子上就摆上了粥,叶梵天点点头,示意比干吃饭。比干仿佛还有些失神,机械地拿起筷子开始吃起东西来,可才只吃了一口,又急忙问道:“请问,无心能不能活?”

    “吃完告诉你,这粥好吃吗?”叶梵天嗯了一声。

    额……

    “可恶,不管你说能活还是不能活,比干没了七巧玲珑心,总归都是要死的,你叶梵天还是得惹上因果!只要惹上因果,你就输了。”申公豹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

    “没……没有。”比干嗯了一声,嘴角抿了抿还要发问,却被叶梵天拉进了屋子里:“芊芊啊,做点吃的。”

    听闻天机芊芊的惊呼,叶梵天也才转过头,也看到了丞相比干。

    “丞相……”

    “丞相?”

阅读最强神剑召唤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独爱你一世成殇泪珍惜她的秘密借婚1314秒:豪门绝宠娇妻妖孽凰后:腹黑君王,强势宠!重生之夺天女帝女医师的修仙日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