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黑铁谜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由于这光束来的实在太突然了,吓的我和月姐都不由自主的朝前翻了过去,手中下意识的抄起了那没有鱼叉的鱼枪,大声的问道:“谁在哪里?”

    “你们又是谁?”显然在这个地方遇见了我们,对方也是十分的惊讶,听到我的问话之后,对面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

    不过由于狼眼的光线实在太强,我只是依稀的看到有两个人影朝我走过来,却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我们是混阴山的手艺人,你们哪?混那条柳子的?在那个山头吃饭?”我心想,能在这样的地方遇见多半都应该是吃一碗饭的,所以便当先报了来历,用盗墓摸金的行话跟对方搭腔说道。

    果然在听到我的这句话之后,对面走过来的两个人将手里的强光手电放低了很多,不再直射我们两个人的眼睑。可即便这样,我也是将近一分钟之后才缓缓的看清了这两个人的模样。

    只见,朝我们走过来的居然是一老一少,老的年近六十,少的却好像还没满十八岁。

    老的又高又壮,光头没戴帽,满面花白的络腮胡子,而少年则是又瘦又小,但长的却十分清秀,特别他的那一双眼睛,冷冰冰的充满了杀意,那种眼神绝对不应该是一个这样年纪孩子应该有的。

    这两个人缓缓的走到我们两个人跟前之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和月姐好久,那老人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们也是混迹阴山,吃下地倒斗摸金这口饭的?”

    “自然是的!”我笑着点了点头,我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挡那少年手中的狼眼手电,“我说这位朋友,咱们能不能把手电放低点儿,你这么直勾勾的照着,咱们可就没法儿说话了。”

    听到我的话,那少年把手中的狼眼手电往下移了移,可是这小子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愧疚的表情,甚至可以说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我看着他那张冷如冰霜的脸,竟然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

    或许是注意到了这个少年略有不妥的行为,边上的老人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接着说道:“你们来这里为了什么?难道也是……”

    “我们是为了这口箱子而来的!”没等那老人把话说完,我便率先开口说道:“只不过,箱子虽然拿到了,但是想回去估计有点费劲了。”

    我说着指了指边上那被撞的几乎不成样子的老式氧气瓶,可那早已破裂的潜水镜。

    “你们为的是这口箱子?”老人看着我问道。从他的语气当中似乎有点不太相信我的话,接着问道:“你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我摇着头苦笑道:“我只是进来的时候知道这里是叫欢乐镇!”

    “你们真的不是冲着那个东西来的?”老人看着我问道。

    “那个东西?那是什么东西?”我笑着说道。

    老人并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只是看着我,动也不动的看着我,过了良久,他才缓缓的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好吧!既然你们找了你们想要的东西,如果没有地方待着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休息,也算是有个照应。”

    “那自然是万分感谢!”我双手合十深深的鞠了一躬,接着说道:“晚辈下刘天一,在这儿谢过了!”

    “我叫李天宝,这是我的孙子……”老人说着指了指那冷面的少年。

    “我叫李冷!冰冷的冷!”那少年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冰冷的冷?”我看着那少年缓缓的说道:“果真是好名字,人也如其名!”

    “哼!”那少年白了我一眼之后竟再不说一句话,转身便朝后走了过去。

    火,篝火!

    篝火虽然不是很旺,但足以烤上几条鱼。

    鱼很香,那味道在此时闻起来竟然比米其林餐厅做出来的还要让人欲罢不能。

    李天宝拿起了一条鱼递给了我,缓缓的说道:“饿了吧?快吃吧!”

    “多谢了!”我也是真的饿了,说了声谢之后,便不再客气,接过那条鱼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鱼虽然没有什么味道,但是,不知为何那鱼肉入口即化、鲜美无比,虽然只是简单的用火烤了烤,可那味道却是任何一家顶级餐厅都比不上的。

    我一连吃了三条超大的、四条中等的这才肯罢休。

    “这鱼真的是太好吃了!”我一边说一边拍了怕肚子,“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们两个人睡一觉?”

    “你到是真不客气!”李冷看着我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这人吧,吃饱了就想睡,这是自打我出生以来就落下的毛病,这不,这么多年了都改不了!”我看了一眼李冷,然后转过头冲李天宝笑着说道。

    “那儿有个帐篷!你们两个要睡就去睡哪里吧!”李天宝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简易帐篷,缓缓的说道。

    “多谢!”我拱了拱手之后,便和月姐走到了那帐篷里。

    说实话,这一路折腾到这里,我也属实有一些累了,头沾到行军装的枕头之后,竟真的在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我自己睡了过久,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尖利悠扬、诡异无比的歌声。

    “天晃晃,地晃晃,一入酆都,人断肠。神晃晃,鬼晃晃,酆都鬼门,血飞扬。你慌慌,我慌慌,神鬼至此,无故乡。”

    “这……这歌声是……”听到这个歌声之后,我猛的从那梦中惊醒。

    可是,不知怎么的,那歌声在我醒来之后竟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怎么又听见了那个歌声?难道……”我自言自语的缓缓坐起来,可是,却忽然发现原本睡在旁边的月姐不见了。

    “她上哪儿去了?”我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缓缓的走出了帐篷。

    而此时,我居然发现月姐竟然跪在那个大铁箱子的前面,低声在说着什么,一会儿说,一会儿笑,一会儿紧紧的抱住那大箱子,一会儿又轻轻的抚摸着箱壁,竟好似着了魔一样。

    我并没有叫她,而是朝她缓缓的走了过去,她也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

    可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快走到她跟前的时候,月姐竟突然打开了那大铁箱子。

    接着,一股黑色的浓烟便从里面涌了出来。

    “嗯!”我无奈之下只好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我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两道光束,两道狼眼手电发出的光束。

    随着“咔嚓”一声之后,那紧紧锁住铁箱子的铜锁应声落地。

    “都打开了?”月姐听见铜锁落地的声音急忙从一边跑过来问道。

    “嗯!”我点头说道。

    可是,让我十分奇怪的是,我用了几次力气,这箱子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从里面吸住了一样,无论我怎么用力,这箱子盖就是打不开。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讶看着这口铁箱子说道。

    “要不我来试试?”月姐看着我问道。

    我闭上眼睛,放慢呼吸的节奏,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手指上,用心去感受那手中铁丝上缓缓传来的最细微的变化。

    就这样用了大概两盏茶的工夫,只听“咔嚓”一声,那最左边的一道铜锁被我给打开了。

    “打开了!”月姐看着那被打开的铜锁十分惊喜的说道。

    “这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会不会真的是那个侍卫的眼睛?”月姐用手轻轻抚摸着那大铁箱子,抚摸着那刻有诡异咒文的箱顶。

    “不知道!要想知道只有打开来看看了!”我说着将手扣住那箱子顶部的缝隙。

    打开了两道铜锁之后,我信心大增,便不再停留直接将手中的铁丝小心的插入了那第三道铜锁的锁口之中。

    由于此时我已经完全了解了这铜锁锁芯的构造,这一次我只用了不到三分之一盏茶的工夫,便将那第三道铜锁打开。

    不过,好在我之前在铁锁张哪里早已习得了全篇的《乱簧决》,此刻,我将手中的那根铁丝一分为二,心中一边默念着乱簧决的口诀,手里一边不停的在试探着那铜锁中的锁簧深浅。

    而此时一边的月姐虽然并不知道我有乱簧决这门手艺,但见我那副专心致志的样子,也就只好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着,不敢发出声音来。

    “没什么,我乱说的!”我苦笑着说了一句之后,便缓缓的移到了中间那铜锁边上,将手中的铁丝小心翼翼的插入了其中,接着又闭起了眼睛,将身上全部的注意力又一次的转移到了手上。

    眼见我打开了第一道通缩,月姐便不再对我的实力有丝毫怀疑,她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手上的铁丝。

    这一次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工夫,我手中的第二道铜锁便传来了一阵轻巧的“咔嚓”声。

    “嗯!”我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说道:“看样子老本行还不能扔,说不定那天就用上了。”

    “老本行?”月姐看着我好奇的问道。

    地下迷城藏玄机

    铁箱之内为何物

    子母鸳鸯锁,在锁类里面算是级别难度相当高的,如果把锁有难到易分为十级的话,要开这子母鸳鸯锁的难度至少是在八级左右。

阅读寻陵计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海贼王之寂静果实娱乐之向往的生活九宫求道图茅山鬼王跑,你继续跑[穿书]我养的偶他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