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诡异的墓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会怎么选哪?

    是选择离开?还是会选择留下来,继续这永无止境的游戏?

    是承受着身体上的痛苦?

    还是选择心灵上的折磨?

    不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会怎么选?

    我曾经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自己选择牺牲自己去救ice,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刻,我真的会义无反顾的去这么做吗?

    答案同样是不知道。

    人性有的时候真的是最经不起考验的。

    或许,我经得住所有的考验,用行动证明我足以保护我心里的那个人。

    又或许,我怯懦了。

    屋子里另外的那两个人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整件事屋里已经又恢复到了那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没有一丝的风,没有一丁点的声音,整个石屋就像是一口棺材一样,将这里和外界隔绝。

    而隔绝的不只是这些,它隔绝的是一种希望,一种对生的希望,一种的对自己的希望。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躺回到了地上。

    ice是不是刚才已经发觉我在这个屋子里了,她最后出去时说的那段话,看似是说给另一个我的,其实,是说给我听的。

    过了半天,我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我边上那个人的身上滚落了一样东西,一个很小很不起眼的东西。

    “这是什么?”我弯下腰伸手捡起了地上的那样东西,托在手里一看,发现这竟然是一把很古老的黑色钥匙。

    “这是什么地方的钥匙?”我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一把钥匙?它有什么用?”

    我一边琢磨着将这把钥匙揣在口袋里,一边缓缓的蹲下来在地上那些身穿黑衣,而此时我才发现,这地上的这些黑衣人口袋里面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把这样的黑色钥匙。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把钥匙?难道……”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石室的外面传来了一阵尖利的叫声。

    这声音凄惨无比,又似痛苦万分,就好像是数百只恶鬼同时吞噬一样。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在这个地方,除了我之外,能发出这个叫声的就只有ice了。

    “这……这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难道是ice?”

    想到这里,我连忙捡起地上的那个木棍,一瘸一拐的走出了这间石室,可是,当我走出这间石室的时候,我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因为,此时我眼前的地方竟然已经不再是那间摆着六口棺材的大殿,而是一间幽暗狭长的墓室。

    墓室很长,足足有五六十米,但却窄的出奇,宽度最多只有四到五米左右。而在这狭长的墓室之内居然摆着四五十口棺材。

    漆黑的棺材,漆黑的棺盖。

    每一口棺材都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的大小,一样的宽窄,一样的诡异无比。

    在每一口的棺椁前面,都跪着一个人,一个干枯瘦小的干尸。

    这些人都是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跪在这棺椁的前面,他们右手高高抬起按在那黑色的盒子之上,头却低的很深,就好像是一个最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在临死之前忏悔自己曾经犯下过的罪行一般。

    墓室之内的墙壁上,每隔十几米有一盏油灯。

    油灯当中的火光很暗,一灯如豆,风吹过那一盏盏油灯,让那里面的火光飘摇、晃动,就好像是无数的鬼影在幽暗无比的石室内跳跃、晃动、摇摆身姿一样。

    而最让人感觉到奇怪的是,在这些黑色的棺椁上面都摆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这是哪里?”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惊诧的自言自语道。“这些小盒子又是干什么的?它们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我说着走到了离着我最近的一个棺椁的跟前,身手摸了摸那上面黑色的盒子。

    这黑色的盒子是由木头制作而成的,可不知为何,当我的手摸到它的时候,竟好像是在摸一块万年寒冰一般,一股难以形容的寒冷之意从的手掌霎时间传遍了全身。

    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也随之而来,那力道竟好像是要将我整个人的灵魂吸进这木盒当中一样。

    眼见如此,我心下大惊,可是,那木盒竟好像是在一瞬间与我的手融为了一体一般,无论我怎么挣扎,那木盒竟丝毫没有被我甩脱的意思。

    相反,我越是挣扎,越是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滴血液,每一滴水分都被吸入到了那木盒之中,而我挣扎的越快,那木盒吸的就越快,到了后来,我竟已全然没有丝毫力气了。我整个人的灵魂似乎在这一刻已被一同吸进了那黑色的盒子里。

    我缓缓的跪了下来,和旁边那些诡异的干尸一样的跪了下来。

    我缓缓的低下了头,同样是那些家伙一样,将头低的很低很低。

    只不过,我并没有丝毫忏悔的意思。

    我低下头,只因为我在此时突然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原本已经死了的人,而此时的他正在慢慢的活过来。

    这个人正是我身前那木棺中躺着的家伙。

    木棺原本密封的十分严密,可是不知为何,当我跪下来的时候,我竟然可从正面看到里面这棺椁里面的一切,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隔着玻璃探望一个身患重病的病人一样。

    只不过,此时里面的躺着并不是什么病人,而是一个早已死去的人。

    这木棺中躺着的是一个女人,只见这女人身穿着一件淡绿色的丝质长袍,长袍的外面套了一件透明的薄纱,上身外还套了一件金色的网状马甲,头上带着一顶金色的凤冠,脚上没有穿鞋,脚踝处带着一对雕凤的足环。

    她的手上拿着一面镜子,镜子背朝上,上面绘制两只似蝴蝶又不是蝴蝶的东西。

    此外,在她的身边就什么都没有了。

    看样子,这个女人应该是一个达官贵族的千斤,否则她死后不会有这么高规格的下葬礼数,可是,为什么她死后没有被埋在土里,而是被人弄到了这个地方?

    她棺材上面的盒子又是什么东西那?

    我本来有无数个疑问在心间徘徊,可是,随着那盒子将我体内的血液吸的越来越多,我的意识开始一点点模糊,胃也开始跟着抽搐,一股股难以抗击的呕吐之意不断侵袭着我的大脑,试图摧毁我意识上的最后一道防线。

    但说也奇怪的是,随着我身体里血液与水分不断的被吸走,那棺椁里的女人,也开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她那原本干涸枯萎的皮肤,竟奇迹般的复原了。

    只是依稀的听见,她在喃喃的说着“如果是我,我又会怎么选哪?会怎么选哪?”

    是啊!

    她这话好像是在对我说,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语声中满是感慨和孤独之意。

    “似真非真,似假非假?”另一个我看着穿黑衣的ice皱着眉头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难道不明显吗?”穿黑衣的ice转过身看着另一个我,过了很久,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想在纷繁中分辨那些是真,哪些又是假,你就必须有它才行。”

    “你说什么?”另一个我被穿黑衣的ice这话问的莫名其妙,他皱着眉头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穿黑衣的ice叹息着转过身,“我不知道你会怎么选……不过我……”

    她此时已推开石壁上的那道门走了出去,她的语声渐行渐远,说到后来,我已经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了。

    她说着从怀中缓缓的掏出了一样东西,缓缓的递给了另一个我。

    另一个我皱着眉接过了黑衣ice递过的那样东西,拿在手里看了半天。由于我在的这个位置角度问题,一时间还看不太清楚那个东西是什么,我只能悄悄的将头抬起来,透过身边那个人的肩膀望过去。

    只见,此时的另个一我手里拿的赫然竟是一个漆黑无比的木盒。

    “可是……”另一个我看了看穿黑衣的ice,又看了看自己手里那漆黑的盒子,过了很久又接着问道:“可是这个东西应该怎么用哪?”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穿黑衣的ice说着朝那道石门缓缓的走了过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另一个我,说了一句十分莫名其妙的话,“如果是你,最后的时候,你是会选择继续下去?还是会结束这个游戏哪?”

    “什么?镜花水月?那是什么?”另一个我开口问道。

    “你不懂吗?”穿黑衣的ice回过头看了看另一个我,语声中似乎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变化,只听她缓缓的接道:“似真似假,似我非我,一切是近在眼前,又如水中捞月。镜花水月,哪些是真,那些又是假哪?”

    她的语气中虽然充满了疑虑和怀疑,不过,此时的她却好似又不能不选择信任眼前的这个怪人。

    身穿黑衣的ice缓缓的点了点头,她抬起头望着那墙上的壁画和复杂繁琐的爱因斯坦公式,喃喃的说道:“至于到时候怎么选,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这是什么东西?ice从哪里弄来的这个东西?”我心中暗想。

    而我刚想到这儿,另一个我就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镜花水月!”穿黑衣的ice缓缓的说道。

    木盒很黑,黑的好像可以吸收所有的光。

    木盒上没有任何图案,甚至可以说连一丝花纹都没有,那样子看起来诡异至极。

    何去何从谁人知

    诡异墓室谁人造

    “什么?其中一个人必须用自己作为祭品?”另一个ice看着身穿黑衣的ice冷冷个的说道。

阅读寻陵计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鬼眼妖后:狐王乖乖就擒!冥道怪谈洪荒都市之我的老婆是圣人重生八六幸福军婚病弱长公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