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掌锢1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觉得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自古以来,只要是个正常的男的就绝不会与异性保持纯洁的友谊关系。

    除非,男的的人妖,女的是女汉子。

    等会,易安睿身上带着刻着这么几个字的药瓶子,这个冰月寒和他是什么关系?

    亲人?情人!

    另一只手同样的挥过来,易安睿又喝道:“别动!”

    特别丢面子的,她又被喝住了,拳头停留在空中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又什么事!”

    眼睛无意间瞥到装着药液的那个精致的瓶子,瓶口处几个蝇头小楷字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冰月寒。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雕乐离的第一反应就是女名。

    名字取成这样,不是个女人,她都不信。

    一把的推开眼前那个不知名物体,捂着脸的雕乐离,表示她心都要碎了,话说毁容了怎么办,谁赔啊!

    她面前的那人不是别人,还是那个和她八字不合的绿葱!

    “该死的绿葱,你走路能不能看看路啊!”前面‘该死的’三人,她纯用喊的,后面脑筋回来了,意识到自己正蹲在别人家的屋顶上,硬生生的把原本怒气九曲黄河压低到像蚊子叫一样,一点气势都没有。

    “都肿成猪头了,还打打杀杀道不知道消停,还好我也不是个特别喜静的人,咱俩在一起也还凑合,没事我不嫌弃你。”边说着,边出储物戒里拿出一瓶透明的药液,动作轻柔的涂到雕乐离的脸上。

    脸上一阵清凉,原先的红肿似乎一下子都消失,雕乐离也不去反驳易安睿,她难得去反驳。

    易安睿轻松的用自己的大手包裹着雕乐离白皙的小拳头,啧啧的故作惋惜的说道:“暴力成这样,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呐!只能我勉为其难的把你收了。”完了,还一脸的勉强。

    看得雕乐离整个火气像上冲啊!

    这这么一陷,雕乐离感觉她这个脸都不好了,原本那半边残的,如今残得更厉害了。

    至少她觉得余痛还在。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雕乐离又扬起拳头,易安睿忽然一声‘别动’吓得她的手整个的僵直在半空,两轮眼睛眨巴眨巴的,出甚事了?

    “怎么感觉你的脸大得不平衡啊?”易安睿好奇的捏了下雕乐离的那半残脸,那痛苦,真是特么的很难言喻啊。

    “要不要我抽你几耳光,你就知道为什么脸可以大得不平衡了。”雕乐离倒吸一口凉气,很淡定的一拳挥了过去,半路被另一只手截胡。

    雕乐离握着拳头揍了几下眼前人的手臂,特么的,伤残病号那也是病号。

    等会,等会,脸残算吗?

    司年没说错,的确在午后的时候,雕乐离就离开了辰宿,不过并非是去辕城,而是偷偷的跑到了文家,文涣然的屋檐上,掀开屋檐上的一片瓦片,注视着里头的一切。

    不过一会之后,她就发现这一点卵用都没有,从她趴到人家屋檐上开始,这房间里就安静得跟那年她盗墓的那个千年古墓差不多。

    无奈的把瓦片又摆了回去,蹑手蹑脚的转过身时,准确的整个脸都陷到一片墨绿里。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宠你怎么讲诗家夫子王昌龄龙渊兵王磕瓜子不,星际大蜜蜂贵妾我真不会推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