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掌锢1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雕氏之三,离。

    说完,牵着夏菱,二人一一与旁边的雕廉飞二人说了几句之后,离开了坟地。

    司年冷眸对上夏菱方才身处的坟地,右手扬起红蔷,泥土倏然自己翻动,连被抛到远处的墓碑也飞速的旋转回来,重新树立在新坟面前。

    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完了。

    “大哥,你…”雕锐格年纪尚小,被不管是心理年龄,还是现实年龄都比他大的司年这么一呵斥,也是面红耳赤的,幸亏如今夜色浓厚,没人发觉。

    雕廉飞淡淡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走吧!”

    他得想想要怎么向爷爷他们解释三弟的事情。

    “你如今可理解了什么叫要你和夏菱受点委屈了吧!”

    司年的话使雕傲潭与夏菱陷入了不解之中,忽而,恍若一顿之后,想起来了这句话的出处。

    这曾经是七妹说过的话。

    大晚上的,跑到这个地方来,如果不是有事,哪个神经病的会跑到这里!

    眼前的一片薄薄的阴雾,让司年突然感觉到脊背发凉,转身就走,走时还不忘顺便的斥责了两声一直呆呆站着的雕锐格,然后才飞快的消失在了墓地边缘处。

    夏菱慌忙吞下自己已经在喉咙快要溢出来的话,垂下眼睛,拿开放在雕傲潭手心里的手,转而牵起他,动作弧度极小的摇了摇。

    雕傲潭会意,侧过头点了点头,又转过来道:“烦请司空小姐见到七妹,替我对她说声对不起,还有谢谢。”

    司年走到雕傲潭与夏菱旁边,却并没有蹲下来,面色清寒,启唇轻声却利锐的道:“你们最好是离开独梅,若是被夏家或文家知道,怕是又会有其他的事情,你们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雕傲潭与夏菱对视一眼,扶着夏菱站起身来。

    夏菱无措的接过戒指,又想开口问雕乐离在哪时,司年凝着眼睛看着她。

    “你们怎么还留着!也是,你们不走,伤的是乐乐,而不是你们。毕竟文涣然要的她,而你们不过只是那中间环节的两枚毫无思想的棋子,而已!”

    而已二字,司年咬字极重。

    “司空小姐,乐乐在哪?”夏菱直这身子,如今她已经毫不避讳道将自己的手放在雕傲潭的手心里了。

    司年轻轻的瞥了一眼二人,抿着唇瓣,一会儿之后眸子微垂,道:“她走了。你们还是快离开吧。”话毕,手心里出现了一枚样式古朴的储物戒指,递给夏菱,复又道:“这里有些你们可能需要的东西,有人交代给的。”

    清脆的声响回响在寂寥阴森的坟地里,随着这声响而来的,自然是那一声声飘游荡过的寂风。

    微活动了几下自己的手指,司年抬眼看着她在心中不是扎过多少次小人的人,见脸上红印色之浓,已经远远超出了昔时雕乐离的脸上的印记,于是转回了眼,低着声缓缓的无可奈何道:“回去时,记得涂药。”背着光将自己腰间带着的药膏塞到雕廉飞手里,转过身走开。

    雕廉飞闻言,脸色微僵,原本深沉如夜的眸子凝着些许的动容,手中药膏冰冷的触感,让他清醒,这一切,并不是梦。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官梯(完整版)太古龙象诀夜夜贪欢:神秘老公不见面软,化,物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重生末世:军长的最强甜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