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淇17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从来就没有叫过父亲这两个字,到后来,大概巫曳也知道了缘由,巫曳只是仰天叹息了一声,像是一瞬间老了几十岁。巫曳走开了,与他擦肩而过,巫曳没有解释,他觉得巫曳是默认了。

    再以后,巫曳没有再娶,但这不能弥补巫曳在巫淇心里的残缺形象。

    从此,巫曳就不再那么缠着他了,他也乐得自在,只是偶尔,心里会有的空空的。

    他母亲步月刚刚生产完,身体虚弱,花力尽失,他与他母亲步月被巫容控制当做人质。步月抱着他,他清楚的感觉到步月身上有一种属于母亲的味道,可是步月最后死了,死在巫容的成名绝技墨莲剑下。

    巫曳回来时,巫容人马临阵脱逃,巫曳已经镇住了巫容,那时候,步月还没死。巫曳胜券在握时,他看见步月露出欣喜的笑意。

    巫曳其实可以救回步月的,但巫容的一个问题却让他与他的母亲步月真的阴阳两隔。

    再再后来,巫淇不想再待下去了,偷了巫曳的族令逃了出来。半路上被骨笛追了一路,骨笛让他把它埋在雪丘里,还被种下了召唤令,骨笛随时召唤,他随时出现。

    还好时令只有一次,还好只能一次。

    他出生时,失去了母亲步月,与父亲巫曳也从此就如同陌路人。即使巫曳从不明白为什么,即使巫曳对他有求必应,他却是一辈子都不愿意看见巫曳。

    他开口第一句话叫的不是父亲,而是已经不在许久的母亲步月。巫曳听见他叫母亲时,有过一顿时的呆滞,而他才几个月大的婴孩嘴角却勾起嘲讽的微笑。

    “巫曳(yè)他儿子!”巫淇懒懒的回了殷火几个字,他父亲是巫曳是玉鸾鸟族长,他母亲是青玉鸟族族长的幺女,步月。

    巫淇压根就不喜巫曳,他出生时,他父亲巫曳不在族中,巫曳的兄长巫容突然造反抢族长职位,整个玉鸾鸟族都被巫容控制了。

    他逐渐的感觉到步月的身体在变冷,脸色变得苍白。巫容本想将巫淇一起送下地府的,后来被巫曳及时阻止了,巫淇想,大概是因为自己是他唯一的子嗣吧。

    他清楚的看见了所以的这一切,他清晰的记得,步月死之时嘴角的那抹从不曾抿住的淡笑,如同一朵开的正盛的淡色海棠,温和,美丽。

    可惜,这一朵盛绽的淡色海棠,还没完成她来人间的使命,就已经凋谢了,败得那样的匆忙,仓皇。

    巫容问巫曳:是要夫人还是要族长之位?与要美人还是要江山有异曲同工的意思。

    巫曳选了后者,他从进来就一直没正眼看过步月,步月死了。抱着他死的。

    “是,我是玉鸾鸟族的!怎么了?”巫淇奇怪的看向殷火,他好像看不出来殷火是哪种鸟类。

    原来,他穿过来时知道自己成了高贵,圣洁[并不是]的玉鸾鸟时也是疑惑,世界上有一种鸟的叫玉鸾鸟么?然,后来才知道这个是个玄幻世界,不与现代一样,或许到现代时,玉鸾鸟族早就灭绝了。

    “你姓巫?巫姓是玉鸾鸟族族姓,你是族长的谁?”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人间天庭又死了一次兰亭乱[综]弱受养成 童叟无欺相亲结束后(娱乐圈)昧尸之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