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神秘来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自然清楚地行不能到这里,如今看到被于鸿带来,猜测出来一部分结果。

    于鸿对着苏念摇了摇头,示意并不是她想的那么美好。

    门口的动静将沈风也引了下来,当看到苦瓜脸的地行,忍不住打趣道:“呦,家主回来了,快快请进,小茹!死哪儿去了,赶快上茶,上好茶!”

    沈风浮夸的表演成为了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臭小子!我”

    于鸿眼疾手快,一把抱住地行,“于小子,你撒开我,我不打的他满地找牙,他就不长记性!”

    “消消气,消消气,念儿,赶紧把沈风嘴堵上。”

    “哦哦!好!”

    三分钟之后

    于鸿将自己出去后的遭遇告知苏念,当听到于鸿的方法,苏念两眼顿时放光,赞叹道:“鸿哥,你这办法真是绝了。”

    “唉”幽怨的叹息声传来,两人不自觉的看向了声音的主人,蹲坐在门口的地行老头。

    “呜呜呜呜呜呜!!”

    于鸿瞥了一眼被捆在凳子上且堵住嘴巴的沈风,“你快闭嘴吧,这也就是老头逮不着你,真要事在他地界,你估计够呛啊。”

    “呜呜呜呜呜!”

    苏念看到沈风的样子,猜到了什么,“鸿哥,他好像知道办法。”

    沈风一顿狂点头,于鸿走过去,将堵住嘴巴的布拿掉。

    “苍了个天了,我完全没有人权啊这是。”

    “你真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老头进到这个房子里?”

    沈风清了清嗓子,说道:“不就是进个屋吗?有什么难的。道门之中有一术法叫做续炁术,这术法的其中一个能力就是可以将个体与整体分离开来,而如果只是这样破坏的话,很多术法都可以办到,而续炁术最为神奇的就是,能让分离出的个体再毫无瑕疵的回归到本体。

    怎么样?神奇吧?”

    “恩念儿,你听懂了吗?”于鸿问道。苏念紧接着摇了摇头。

    “咳咳你俩一家的是想气死我,我给你举个不是很准确的例子,就像是做手术,续炁术是手术刀,它不仅可以将手臂从人身上切下来,还可以的更可以将断肢重新接续回去。”

    “续炁术,这法门都失传多少年了,其中一部分真意被旁门左道之辈得到都已经发扬光大了,降头师的飞头降,可不就是用的这个唉,还是说些实际的吧。”

    地行老头蹲在门口抽着烟,出言反驳道,于鸿走了过去,看到就这么一会儿。一整盒烟已经空了,看着那一地烟头他都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续炁术我好像会。”

    就在几人沉默之时,苏念突然开口,瞬间引起注意。

    “小丫头,你真的会续炁术?”

    “苏念姐,你”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老道士传度给我的法门,却是有一种与沈风说的很像。”苏念有些拿不准的说道。

    于鸿拍了拍苏念的肩膀,“没事,你只管施展出来,出什么事,有我呢。”

    “好!”有了于鸿的话,苏念变得大胆起来,其实她本就是个勇敢强势的姑娘,只不过愿意在于鸿面前收敛罢了。

    来到别墅外,于鸿递给了沈风一个眼色,随后沈风从兜中掏出了几张刚画好的符箓。

    “你还真是会挑时间,这几张是我下午刚刚画好的,我可没有苏念姐的那几下,只能提前备货咯。”

    嘴上说着,沈风以两指夹着符,闭上眼睛嘴里嘀咕着什么,符箓开始燃烧,随后被沈风抛了出去。

    当一层透明屏障撑开将几人笼罩在其中,于鸿出手将那束缚着地行的锁链抓出,其实说这是锁链,还不如说是一种规则的具现化。

    只不过这规则恰巧在无常术能控制的范围内,所以于鸿才能如此随意。

    于鸿与沈风各司其职,这时候便轮到苏念动手。

    苏念屏气凝神,按照脑中的炁运行的路径,在体内运转三周之后,在苏念的手腕处便出现了一圈符文,如同手镯一般环绕手腕。

    来到“锁链”前,苏念整个人已经被浓郁的金芒所笼罩,如同一尊金色神灵一般,所激荡出的气息让于鸿感到阵阵心悸。

    一把金色的剑影从苏念额掌中出现,随着她一声断喝,金色剑影从上而下直接将“锁链”斩断!

    “啊!!!!”

    地行的惨叫的响起,沈风大惊失色,苏念更是浑身一震,以为自己的术法不对,将他害了去。

    于鸿起初有些担忧,不过感受到这老头的气息一点都没有减弱,于鸿赶忙跑到地行身边,小声说道。

    “行了,您老都这么大年纪就别在这儿哭嚎了,还没死呢。”

    “啊没,没事儿了?”地行回过神,看到于鸿一幅不愿意认识自己的样子,其身后的沈风与苏念则是一脸的尴尬。

    地行从地上蹦起,摸了摸自己身上,丝毫不感觉到难看,激动的说道:“我突然觉得浑身轻松,是不是成功了?”

    于鸿捂着脸,指着别墅内,“行不行你自己去试试啊,问我们什么劲儿?”

    “哦对对对。”缓慢的向那敞开的门口靠近,不过这次地行多少要比之前痛快的多。

    当迈进别墅之后,再也没有那种要命的感觉,地行彻底放下心来,对着苏念说道:“小丫头,真有你的,你算是帮了我老头大忙了,以后你的事,只要在我的地界,我给你办!”

    “这话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于鸿在一旁小声说道。

    “咳咳都办!咱们不都是朋友了嘛!哈哈哈”

    就在地行有些得意忘形之时,苏念忍不住提醒道:“老前辈,这续炁术可不是永久性的,在一定时间内,你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地界修养的,不然可能后果会更加严重。”

    “恩,这个老头子我能想到,不过能出来一段时间我就已经很感激了,也不知道我那帮不肖子孙什么时候回来,算算日子可还是要好一段时间呢。”

    这一刻地行已经不再是什么地缚灵,完全就像是一个期盼自己孩子归来的老者,沈风忍不住说道:“这家伙从灵体转变到空巢老人的角色真快啊,对了老头,你到时候可别直接出现在你家人面前,大人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再吓到孩子。”

    “你小子的嘴巴怎么那么臭,要你提醒?!”

    “我这也是一片好心啊。”

    就在地行与沈风斗嘴之时,苏念的手机突然响起,看到上面的陌生号码,苏念略微迟,然后接通。

    于鸿坐在沙发上看着喋喋不休的两人正有趣,突然感觉到一旁的苏念有些不对,转头看向将电话挂断的苏念,于鸿问道:“怎么了?谁打来的电话?”

    “我也不知道,可是这个人认识你,他知道我和你在一起,让我转告你。”

    “转告我什么?”

    “九点半枫叶酒吧,他要见你。”

    于鸿猛地站起身,说道:“他有没有说自己叫什么?”

    苏念刚要摇头,突然猛地想起当时电话中有别人说话的声音。

    “我似乎隐约听到,有人说了句阮先生您的酒。好像是在这句!”苏念也是浑身一震。

    阮

    “这这也太巧了吧,就差一步啊。”于鸿挠了挠头,目前情况来讲,他已经不能再往上加锁链了,如果执意为之,说不定会让地行元气大伤,甚至直接消亡。

    “鸿哥,你怎么站在门口啊,唉?这不是地行前辈吗?”苏念走出,惊喜的说道。

    周围温度骤降,那若有若无的杀意让地行遍体发寒,赶忙装傻的说道:“唉这么冷呢,喝多了喝多了,于鸿小兄弟你带来的酒劲儿太大了,老头我断片儿了,失态失态哈哈哈哈!”

    憋了憋嘴,于鸿没好气的说道:“行了,别装了回你的房子坐一会儿吧。”

    地行果断答应,摩拳擦掌的跟着于鸿走着,当来到别墅前,地行不免感叹道:“哎呀天,狗蛋儿出息了,整了个这么气派的洋楼。”

    于鸿问道:“怎么了这是?”

    “到到界限了”心中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地行不得不出说出来。

    “啊?!”于鸿看着一脸蛋疼的地行,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于鸿看着地行闭眼咬牙的样子直接推了他一把,地行跄踉的向前走了三步,稳住身后回身骂道:“你特么要吓死我啊!”

    于鸿耸了耸肩,“看吧,这不是没事儿吗?”

    地行反应过来,顿时异常兴奋,“真真的!我能走出来了,哈哈哈!!于鸿,真有你的,以后你的事,只要在我的地界!你就说,我办!”

    “行了,以后不用可怜巴巴的在远处看着了,赶紧进去吧。”于鸿将门打开,站在一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地行十分受用,居然整理了下衣领,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去,然而,就在他再卖一步就能进入屋内时,地行生生止住脚步。

    “你是孤儿?那太好了,老头子我倒是不建议”

    “呼”手中黑炎燃起,于鸿眯着眼睛打量着地行,等着他把话说完。

    地行点了点头,刚才于鸿折腾锁链的时候,那传递过来的怪异感觉险些将他这把老骨头给拆了,一跺脚的功夫,地行带着于鸿回到今天他们见面的地点。

    再往前一步,就算是出了地行所束缚的区域,于鸿点了点头,地行深吸口气迈出一步。

    “停!你这老不正经的说话可注意点,这话可千万别在别墅里说。”于鸿赶忙制止地行。

    “哈哈哈,我懂,那丫头叫什么来着,苏念吧,挺不错的,对你有情有义可别负了人家。”地行咧嘴笑道。

    “得得得,怎么啰嗦的像我爹一样,虽然我都没见过我爹”于鸿佯装不耐烦的说道。

    于鸿笑道:“你先别说这么早,这种手段也是我一时兴起,有没有副作用我还不知道,不过,加上那三节铁链,你应该可以到自己的房子里去了。”

    “于鸿,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有个孙女长得不错,不知道”

    仔细揣摩锁链上的气息,于鸿以自己体内阴炁进行模拟。

    在耗时半个小时后,于鸿终于弄出了三节锁链,试探性的安插上去,发现果然可行,只是想往上加更多时,于鸿察觉到了强烈的排斥。

    于鸿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水,对着地行说道:“试试吧,看这回你能跑多远了。”

阅读放开我的尸体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洪荒之称霸万界末世修魂我成了主线任务文明科学系统三太子遨游都市木叶之天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