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是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于鸿怪叫一声,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捡起手电筒反转身体照相对方,下意识以为僵尸会怕强烈的光线。

    “别照我!”

    苍老低沉的喝声传来,于鸿这才看清,面前是一位衰败岣嵝的老人,满头的白发泛着银光,扭曲皱纹如蜈蚣一样在他褐黄色的皮肤上伸展触足,一双紧紧眯着的眼睛被抬起的手臂遮挡,那只手瘦如枯木,不满青紫色的斑点。

    于鸿见对方是人,将手电筒放低,捂着胸口站起身,阴恐的气息缠绕着身躯,久久不肯散去。

    “大爷,不好意思。”于鸿谦恭的说道。

    老人驮着背,幽幽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于鸿犹豫几秒,对老人仍有些忌惮,撒谎说:“我是一名警察,来自牡市,到断崖镇来调查一桩案件,后续的警力随后将赶到这里,还希望老人家能够配合,我们会提供相应的报酬给您。”

    “哦......”老人沉着脸没有说太多的话,转身吃力的招招手“那跟我来吧,我家里还有地方。”

    于鸿沉思着,天色已晚,金语宅是信件上的地址,里面会不会有危险自己也拿捏不准。而且黑暗中想要调查寻找求救人很困难,于鸿不想让自己身陷险境,面前的老人枯如残烛,毫无战斗力,比起宅院要安全的多。

    老人见于鸿没有动作,迈开瘦弱的双腿向断崖镇深处走去,于鸿不在犹豫,前行跟上老人的步伐。

    “呀——”

    天空中一声诡异的鸟鸣响起,幽幽冷风中,上方的断崖只能隐约看到轮廓。

    于鸿一手提着电脑包,另一只手握着手电筒,跟随老人来到了断崖下峭壁边缘的一栋小房内,说起来小房的位置已经远离断崖镇的范围百米,两侧种植着庄稼和小菜,翠绿的嫩芽在黑暗中泛起一层荧光,不知不觉就会让人联想到尸体死亡后表层的“鬼火”。

    一座小房子,进门便是厨房,里面摆放着破烂的锅碗瓢盆,脚下是土地,左右两侧两间屋子,只有铺着草席的土炕,被虫子噬到腐朽的棕色木桌上孤零零燃着一盏油灯。

    昏暗的灯光下,老人从厨房拿出两块近乎发霉的馒头端了上来,于鸿连忙拒绝说:“大爷,我自己带吃的了,借宿一夜就好。”

    老人见他不收,面无表情的抓起一个就往嘴里塞,口水滴滴答答落到地,好像没有托生的饿死鬼一般。

    于鸿目瞪口呆看着他的吃相,感觉有些不礼貌,岔开话说:“大爷,镇里还有多少人?”

    老人黄如油蜡的牙齿沾着馒头屑,沙哑道:“算上我,还有四个老不死的。”

    “他们都住在镇里吗?”

    “这里哪还有什么镇,就剩下破烂的房子和我们这些即将入土的人了。”老人抬了抬发白的眉毛,“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人来这里,你是城里的人吧?”

    于鸿说:“嗯,牡市的。”

    “牡市?”老人摇摇头,“不知道,离这里远吗?”

    “几百公里。”

    “听不懂...你们警察来这里想干什么?这荒郊野外,有什么案子破吗?”

    于鸿见老人搭起话茬,长舒一口气,说:“大爷,您不提我也正要问,咱们断崖镇上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或者你们生活中见没见到奇怪的人,听到奇怪的声音?”

    “人?我说了,好多年没见过外人了。”

    “您确定没人来过吗?”

    “没有。”老人眼神牟然坚定,又转瞬化作一丝浑浊,将声音拉长,诡异的扭曲着干瘪的嘴唇说:“人是没有...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您指的是......”

    “这里啊,死过好多人,冤魂厉鬼离不开,就会天天晃荡转悠,他们能算人吗?”

    不知不觉,于鸿的脑海中刹时闪现“深夜毒蛇”聊天框内说的话:“没有人进过你的家。”

    他说的是没有“人”,那会不会是......

    想到此处,于鸿身躯陡然一震,冷汗顺着侧脸滑落而下,不禁咽了口吐沫,呆呆的看着老人怪异的表情。老人似乎对他的表情很满足,将手中的半个馒头继续往嘴里塞着,“啪嗒啪嗒”的咀嚼声中,于鸿看到一只扭曲着身体的蛆虫从馒头钻出,随即便被老人一口咬碎,爆出黄色的汁液,异常恶心。

    老人却毫无反应,吃完一个馒头后擦了擦嘴角“你不要乱走,镇子里晚上不安全,山高皇帝远,野鬼常出没,这是上一个来到这里的外人告诉我的。”

    “上一个?”于鸿颤抖着询问:“他最后怎么样?”

    “就埋在我的菜园里,当肥料。”

    “啊?!”

    于鸿防范性向后挪动身体,老人打了两个哈欠,没有多言就走出了房间,似乎在他的眼里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大惊小怪。于鸿意识到这里的险恶,上一位外地人虽说不一定是被老人杀死的,但他没有活下来,一定是遭遇了什么。

    于鸿从电脑包里掏出一把短匕首,这是他为了保护自身在半路特意购买的,夜不能寐,只要到天亮,一切都会好起来。

    他安慰着自己,躺倒在土席上玩弄手机,想给苏念发短信,却发现信号格已经被打上了大大的、红色的“X”。

    暗道一声糟糕,于鸿蜷起身体缩在土炕的角落处,鼻孔钻进烟灰的味道,夜色浓黑,屋内手机光亮一灭便伸手不见五指,他闭上眼睛辗转反侧,脑子里尽是深夜毒蛇给他的那句话。

    会不会不是深夜毒蛇的错,进入自己家的,真的不是人......

    那双手异常冰冷,就像是太平间的死尸,死死的扣住他的肩膀.....于鸿能感觉到,这双手的主人正在靠近自己的脖颈,他的脑海中瞬间闪现过无数恐怖电影中的僵尸,汗毛倒竖,猛地的乍起扑向前方。

    “啊!”

    “什么鬼地方。”

    于鸿喃喃念道着,抬起头,上方的长形牌匾行书三个灰扑扑的字令他不禁后退两步,一阵阴风袭过,身躯不自主战栗几下。

    ——金语宅!

    他的脚步不住的后退......

    “嘭!”

    于鸿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东西,他身体一怔,忽然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于鸿瞪大双眼,口中的手电筒掉落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想要转过头,却因过度紧张无法动弹。

    明亮的车灯成为夜晚中断崖镇内唯一的光,颠簸的路况行进艰难,最终于鸿被挡在一巨石前无法前移,下车检查,若想搬离石头需要很长的时间,犹豫后于鸿回到车内将电脑包和必备的物品带到身上,决定徒步入镇。

    车灯熄灭,手电筒的束光暗弱,不足以照亮周围的景象,只能顾着脚底不至于跌倒扭摔。于鸿小心翼翼的走着,周围破旧的房屋摇摇欲坠,荒草丛生,不时耳畔传来“嗖嗖”的动物移动和鸣叫。

    于鸿脊背泛着凉气,虽然他走过许多恐怖的地方,但面前的寂静荒凉给他一种别样之感,仿佛是一个噩梦,越向前走,他的心里越发毛。

    于鸿急忙将手电筒塞入嘴里,从兜里掏出信件一看,信件上的位置就是面前的这座宅院!

    一瞬间,于鸿的心跳加快,恐惧如种子在身体里生根发芽,穿插过每一寸皮肤。

    于鸿寻找着自己能够住宿的地点,夏末时节,不知为什么断崖镇的温度却比牡市低了太多,阴冷渗人,如果在车里怕是要烧上一夜的油,附近又没有加油站,回城的路途成了最大的问题,于鸿可不想成为徒步旅行者。

    前行约半个小时,在镇子的中心地带,于鸿见到了一处巨大的宅院,沉重的木门沾满灰尘和蛛网,如死去的巨人般倔强地屹立不倒,门前两座石兽狰狞可怖,硕大的头颅两只眼睛如灯笼一般瞪着,血盆大口獠牙突出,好似随时会奔跑过来将自己撕碎。

    后至清末,多地军阀利用此地倒贩烟土,而镇中一大户因此突发横财,在整个湘北名声大噪,最后竟然养起私人武装,并向途经之人收取过路费!直至民国,此大户突然消失,而断崖镇便再也没有什么大新闻,镇中人纷纷迁徙至城里,记载也逐渐消失。

    于鸿对这样一个镇子并没有多大的好奇心,在他眼中沧海桑田最正常不过,多少曾经繁华一时的国家都埋进黄土,何况一小镇?

    “哈哈。”

    想到此处,于鸿不禁笑了起来,无人的夜是发泄情绪最好的时间,可以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眼光,亦没有人会出现。

    越过倒塌的石头,手电筒的光芒下出现一条石路,比起刚刚的坑洼走起来要轻便许多,两侧木质的房舍瓦碎门破,微风一过,众多木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与虫鸣、风声凑成一曲幽美的葬曲。

    “这里...自己似乎来过。”

    脑海中突然蹦出的想法吓了于鸿一跳,记忆中自己只生活在牡市,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难不成是前世的记忆?

    断崖镇。

    于鸿在镇外踌躇良久,等到最后一丝光亮被滚滚黑暗吞噬,才驱车进入小镇内。

    来时,于鸿在网上查了相当多的资料和信息,据传断崖镇始建于清初时期,是某个明朝富户为了收留战乱中流离失所的百姓、士兵而建,凭靠天险多次阻挡清军的袭击。直到雍正年间,才被清军抚剿之策打动,规划为一镇。

阅读放开我的尸体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磕瓜子不,星际大蜜蜂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医虐渣快穿直播间灵异第九局铠甲勇士之青帝侠超神学院之三魂七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