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两个人讨价还价,说得十分热闹,这时候一个少年插话进来:“妈,我要上厕所。”许太太骂他:“懒驴上磨,就你事多。”老李老师朝后院一指:“喏,厕所在那。“少年”嗯“了一声,”蹬蹬蹬“就朝顾如珍所在的方向跑过来。

    那少年跑得很快,眨眼就到了顾如珍跟前。他看到顾如珍,当即一声“啊呀“,顾如珍也是一个“啊呀”,当时就傻了眼。

    如珍目光如炬,一眼望过去,把许子义看了个清楚明白。那是一张很俊俏的脸,而且俊俏得前途无量——这人皮相美好骨相极佳,谁知道他未来会好看到什么地步?

    如珍活了十几岁,在这之前她眼里和心里就没装过男人,所以她看天下男人都是佛性超然,众生平等一个模样,无非是有的老一点,有的嫩一点。然而眼前这个男孩肯定是区别于众生的,他如此与众不同,以至于跟顾如珍甫一见面,就狗啃一样啃开了她的心房。

    情窦初开的顾如珍,睁大眼睛定定地望着许子义,中邪一般地看着他,而许子义同样不淡定,他惊天地泣鬼神的向母亲求助:“妈呀,这里有个女鬼!“

    许太太说:““你真有耐性。我听人说,这房子闹鬼呀?”老李“呸”了一声道:“哪有闹鬼?“许太太道:”不闹鬼?可是外面的人都说,这房子里有怪声。“老李又”呸“了一声,然后说:”什么怪声?那是我老李自己闲着没事,拉二胡玩玩。”

    许太太笑道:“哦!我知道了。那么,你看这房子要多少钱才出售呢?”老李道:“三十万。”这个数字显然出乎许太太的意料,她沉吟了半响才说:“这所房子老旧成这样,买了也要翻新重建,你就起卖一块地皮,哪里值得这么多钱?”老李道:“许太太,你这话说得不对,历来卖的就不是房子,卖的是地皮啊!要以平常而论,这几间破屋怕是只值四五千块钱,但这个位置,这个地段,收你三十万不多。”

    “大概是有人的,我且再叫几声试试。“

    顾如珍抬手拍门,嘴里大喊:“有人看房。“始终不见有人出来,顾如珍起了不良的心思,她想比起蜀腴那个烟熏火燎的小世界,这里倒是一处清静之所,自己大可以躲在这里,痛下苦功,努力提升阮咸成绩。

    顾如珍的宝贝爹妈,一个好吃懒做,一个惹事生非,然而都身怀绝技,尤其擅长偷香窃玉和偷汉子。大概是拜父母所赐,如珍的身手也好,她轻而易举地爬上院墙,踩着院墙走两步,再向前一跃,跃上槐树的粗树枝,攀着树枝往前挪几步,就可以跳了。

    顾如珍想起外宅太太待自己的种种好处,心中大为触动,及至她见到那株木本绣球,感触就更加深了。节气一到,花自开自落;人们的聚散,又是依循什么样的标准呢?

    此后顾如珍常到荒宅里去,也没别的事,就是弹弹阮,看看花。蜀腴和这所宅院之间,隔了一扇小门。门后杂物堆积,并不容人行走,所以顾如珍想到这个小世界里去,还是需要爬墙的。

    这日饭点一过,如珍攥着两只卤猪蹄,背着阮咸出了蜀腴,轻车熟路地爬墙上树,踩着槐树的粗树枝娴熟前进,就在她将落地未落地之际,却听前院脚步踢踏,走进来几个人。当先一个女人声音:“老李,你看这房子有不少日子了吧?”随后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回答:“哎呀,不瞒许太太,我看这房子看了有两年多了。”

    顾如珍年纪最大,理所当然扎根后厨,一扎就是十几年。十几年烟熏火燎,居然没熏出她的烟火气,熏出了一个风花雪月小美人。在容貌上,如珍继承了她那对父母的特点——金丝雀的妈和软饭王的爹,爹妈共同的特点是靠脸吃饭。

    长相的好处,顾如珍暂时体察不到,她为情所苦,因为许子义很是烦恼。许家是在蜀腴开张后七年搬来的,原来住着个富户的外宅。顾如珍的母亲,就是个外宅,那位外宅太太大概是看出她流淌着外宅的血液,很喜欢顾如珍,有事情找她。没有事情,也要找出来事情来找她。

    这所外宅位于蜀腴的东北角,不大不小的一个院落,院中葱葱笼笼,种着各色花木。花木之中,有一株木本绣球,每年的四、五月间,也就是书上所说的“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季节,木本绣球生出一枝枝的细叶子,细叶子托出雪团一样的硕大花朵。

    从前有人住的时候,她落脚的地方是块空地,现在,空荡荡的地上长满了草,草足有三、四尺长,人跳下去更不怕了,因为脚下预铺了一层绿毯。

    顾如珍站在那绿毯上,呆了一呆,片刻之后她抖擞精神,迈步往里走。记忆中生机勃勃的大院子,现在没有一点兴旺之气,所过之处皆油漆剥落,破旧不堪,秽土瓦砾堆积,阴霉之气触鼻。

    顾如珍心中一动,这户人家我熟呀!她不由自主,走到门口,正待拍门,却见大门上贴着招租的帖子。对于外宅太太的情况,顾如珍是知道一点的,但所知并不详尽,更不知道她已经搬家了。

    看到这招租贴子,顾如珍吃了一惊,她在门前踌躇良久,想走又不肯走。贴着门缝向张望,里面空荡荡的,站在那里地听了一会,也没有什么声音。顾如珍十分奇怪,她想竟然要招租,怎么连个看门的人也没有?

    白三奶奶不让顾大昕进门,顾大昕气愤之余,也是无可奈何,被迫接受了现实。不过她时间资本雄厚,自信比白三奶奶能熬,又有肉身金刚护法——她那几个圆头饱满的宝贝儿女,竟然不急不躁,跟白三奶奶打成了战略相峙。

    相峙是相峙上了,然而人生于世,要穿衣,要吃饭,为了应付这些现实问题,顾大昕跟白三奶奶相峙之余,用体已钱开了个小馆子,她自任主厨兼襄理。几个孩子,按年龄大小分派职务,小的做领位做门童,大一点的,在后厨房帮忙。

    为什么选这样乐器呢?因为西洋乐器太贵,不贵的中式乐器里,扬琴、箜篌不易携带,易携带的笛箫又太常见。至于琵琶、三弦和二胡之属,也是因为学习的人多,往上走的机会相应稀少。阮咸不一样,经魏晋名士阮咸改良的汉代琵琶,有格调。明清以后渐渐失传,会弹的人不多了。总而言之,懂这门乐器并且弹得不差,机会大把前途无量——其实是顾大昕心疼钱,不肯在学费上下本。

    顾大器只要女儿有书可念,顾如珍是年少懵懂,读书一事,就这么定了。然而阮咸是弹拨乐器,免不了要叮叮咚咚的,顾如珍在蜀腴没法练习,第一年的期中考试成绩极差。她的阮咸老师,因为只有她一个弟子,对她格外严厉,训斥了半年小时。顾如珍是个要强的,嘤嘤泣泣地从学校出来,也不回蜀腴了,背着阮咸,在大街上且看且走且哭。

    这时是四月中旬天气,满街的树木抽发出了嫩绿的新芽,突地平地堆起一片红色,那是新开的小桃红,然后徒然眼前黄光耀眼,原来是一片迎春花海。顾如珍被春色引诱,不知不觉走到一户人家门前,只见那户人家粉白的墙上,伸出一串枝繁叶茂的细叶子,细叶子中间,捧着一丛丛雪样的绣球花。绣球花被微风摇撼着,好像是在对顾如珍点头,那意思是说,我们又见面了。

    顾如珍觉得绣球花没什么好看,细叶子更没什么好看,细叶子和绣球花在一起,却十分好看。外宅太太得意没几年,失了宠,这个地方也就成了她的冷宫。外宅太太不愿在冷宫里住,另寻了一处小房,搬过去住了,大宅挂牌出售,然而因为房价不菲,一时半会,无人应承。

    原先这个院子有主人的时候,顾如珍还不大光顾,如今俨然废院,却意外地成了她的乐园。顾如珍除了在蜀腴做厨娘,还是一个课业繁重的女学生。她爹顾大器来过旬阳几次,没别的话,只是嘱咐妹妹,不能放松女儿的学业。顾大昕很以为然,在讹了哥哥一笔钱以后,末了拿了些出来,把侄女送到本地一所艺校学弹阮咸。

    白三奶奶身为资深主妇,活了六十五岁,见惯世情,自己也成为世情的一部份。当初儿子要和顾大昕结婚,她就不赞成:“外省小妞娶不得。”

    至于为什么娶不得?白三奶奶自有其理论。她认为各地的风土不同,在不同风土中长大的人,兴趣爱好脾气甚至口味,也都完全不同。白三奶奶是本土化的强力支持者,她说:“还是要本乡媳妇好。实在不行,本省的也可以。异乡人总有点不合式,你娶了不受用。“

    姚破禅彼时跟顾大昕打得火热,各个方面都很受用。他不理母亲的告诫,非要跟顾大昕在一起。白三奶奶无可奈何,被迫接受了现实,如今儿子亡故,现实也就翻转了过来。

阅读山河海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变形记之神级天王五神天尊透视小邪医如影谁行都市之武道系统帝国BOSS甜甜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