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世家(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顾大昕的酒劲也上来了,不再藏头露尾,她抖擞精神,继续跟顾大器捋自己的经历。说到狠诓了一把武小浪,跟着情郎跑到成都,连吃带住的玩了半年,也没感觉自己如何挥霍,手上的十万块钱,就蒸发了不见了。

    好在顾大昕并非千金大小姐,也不是第一次品尝拮据滋味,她撸起袖子,从路边摊练起,既卖早点,也卖宵夜,早出晚归,累得半死。而她捧在心尖尖上的青年,不肯跟她一起挣钱,说自己是做大事的人,君子远什么?

    “远庖厨。”顾大器看了妹妹一眼,心想你既有这个劲儿,做什么不成啊!自己的这个妹子,大概五行属贱。

    顾大昕太爱这位漂亮青年,宁愿自已风吹日晒。她在外面做苦力,漂亮青年在家也做苦力,不过此苦非彼苦,是为女房东出力,在床上下苦。这俩下苦也不避人,终于有一天,如愿以偿地被顾大昕捉奸在床。

    顾大昕练摊没练出名堂,练出了肺活量。她当即一声狮子吼,将狗男女吼下了床,然后冲进厨房,顺手操起斫骨刀,反手抽出擀面杖,连砍带戳,把那对狗男女杀了魂飞魄散。女房东胆战之余,想起自己才是房子的主人,遂纠结武装人员,将顾大昕礼送出境。

    顾大昕流落街头,起初十分痛苦,后来她想通了,她辜负武小浪,她那位负心汉再辜负她,这叫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自己该有此情劫。

    顾大昕越说越激动:“从前我是身在难中不知祸,还鬼迷心窃,忙着给负心汉预备出一天三顿的软饭。如今我算明白了,和这种男人扯什么淡啊?与其跟他瞎混,不如自力更生努力赚钱。等有了钱,别说个把男人了,就是这黄龙溪,这成都府,我爱谁就是谁。”

    顾大器听到这里,真心实意心疼起了妹妹:“妹啊!你受苦了,跟我回家吧!你哥哥我现在,也是今非昔比了。“

    顾大昕摇头:“我不回去。“

    顾大器想了想,问:”你怕武小浪再来缠你?“

    顾大昕还是摇头:”他?我心里没这个人,不怕他缠。我是在这里有买卖要做,所以不能离开。“

    顾大器想起顾大昕的买卖,他大皱眉头:”你那个肺片摊子,不开也罢。“

    顾大昕闻言大笑:”哥哥,你在老家做米贩子,在我看来,才是不做也罢。有什么意思?你一年能赚几个钱?跟你这么说吧,就算我坐这里什么也不做,平均每天,也有好几百块钱的进帐。”

    顾大器“咦”了一声:“还有这种买卖?”

    顾大昕道:“当然有了。我被人赶出来的时候,身上只有三百多元。我除了生活费,全买了纸烟。”

    顾大器忍不住了:“前时候水运不畅,下江的纸烟进不来,本地烟商坐地起价,价格很是浮动了一把,然而再怎么浮动,也不至于每天几百块的进帐。”

    顾大昕示意他稍安勿躁:“我卖路边饭的时候,就听说这个黄龙溪,那时候是有情饮水饱,,没想过要来。经过那一场情殇之后,我看破红尘,彻底沦为拜金主义者,除了挣钱之外,其它一概不想。

    我揣着我那三百多块,在街头犯了好几天的愁。这么点钱,想做大买卖,那是不可能的。继续卖我的路边饭吧,第一是伤心。第二,我的大小什物,让那对狗男女全扔了府南河,想要重新置办,我这不多的三百块,有相当一部份就要变成死钱。流动不了啊!钱如流水,流动不了的钱都是死钱。

    这时候有个大爷给我出主意,叫我卖纸烟。大爷说抽那东西有瘾,有瘾的东西都能赚钱。我心想不错,就投纸烟吧。这三百块钱的纸烟,不老少,一般的烟酒店吃不下,那个大爷就叫我来黄龙溪。“

    顾大昕对这名青年十分倾心,她起意救苦救难,然而顾大昕自己也不富裕,这个时候武小浪跑来纠缠。顾大昕说:“是他死撵不走,不是我撩的他。”

    这一部份的内容,武小浪早跟顾大器哭诉过了。顾大器综合妹妹方面的供词,得出一个结论:男的好色女的爱财,真是天打雷劈的一对儿!当然这话他不能讲,毕竟顾大昕是他亲妹子,顾大器沉吟片刻,总算找出了合适的措辞:“你撩他,他撩你,有什么打紧?接着说。”

    顾大昕也乐了:“哟!我做姑姑了。”她放下筷子,往顾大器杯子里添酒:“这可是大喜事!咱兄妹俩喝一个。“

    顾大器端起杯子滋了一口:”妹啊!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现在这条命都不是我自己的了,是我娃的。“

    顾大昕追问他:”是男娃还是女娃?什么时候生的?“

    “真明白?”

    “真明白!”

    就着大曲酒,兄妹姐互吐心声,不出半瓶的工夫,已经摸清了彼此的状况。顾大昕知道了哥哥在重庆的荒唐事,以及他为了重振家声而做的努力。顾大器也明白了顾大昕为何会流落此地。原来武小浪狂热追求顾大昕的时候,顾大昕认识了一个漂亮青年。这名青年容貌上乘,生活下等,好端端的人,竟然把日子过得精穷。

    顾大昕摆了摆手:“说来话长。等我做完这两单买卖,咱们找个地方,慢慢谈。”

    半个钟点以后,顾大昕引着顾大器,来到镇上最热闹的酒家,找了临街的一副座头相对坐下。店小二,此地叫法是”幺师“,走过来问:”两位,要点啥菜?“顾大昕说:”先把你们窖藏的曲酒,十年的,来两斤。下酒菜嘛,先上个杂镶拼盘,再来一份酸辣海蜇头,然后炒一盘连山回锅肉,一份辣子鸡,一份豆瓣肘子,一份干烧鲫鱼,还有……“顾大器拦住她说:”我们两个人,要这么多菜吃得完吗?“顾大昕微微一笑:“江湖儿女,今日不知明日事,吃的都肚子里,穿的都在身上。哥,你不用替我省钱,你妹子我如今虽说不是身家巨万,但请你吃馆子的钱,还是有的。”说完,回头又吩咐幺师:“上个汤。还有时令菜蔬,拣好的炒一盆。”幺师领命而去,顾大器道:“你的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吧。”顾大昕叹了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这里酸辣海蜇头,还算爽口,来来来,动筷子。”

    幺师行动迅速,眨眼功夫就送上酒水和冷盘。顾大器捏着筷子,不忙吃菜,朝妹妹鼻头上先点了一点:“你先前那句江湖儿女,很有点‘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意思。话是对的,只是不该你说。”

    顾大器喜迷迷地告诉顾大昕:“女娃。今天二月还是三月……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了,不是我生——哎呀,是我生的,但不是我进产房生的……你明白吗?”

    顾大昕点点头:“明白。”

    顾大昕不置可否的望着他,半响“哦”了一声:“哥……有日子没见,你越来越像我爸了。“

    顾大器笑道:“那是,因为我也做爸爸了。”

    顾大昕一耸肩膀:“跑了。”

    原来是情场失意!顾大器本来想安慰妹妹几句,然而听她语气,却是云淡风轻,心想这茬是痛过去了,自己不要找没趣,也就跳过此事:“那你跟哥哥说说,是怎么到这黄龙溪来的?”

    顾大器说完这句,开始切入正题:“我急于知道你的情况,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顾大昕挟起一筷子海蜇皮就往嘴里送,同时回答顾大器说:”我很好,你不用替我担心。“

    顾大器自从接受了父亲的身份,越来越有封建家长的自觉,:“好什么好?你要过得好,能到这里来卖小吃?“

    顾大昕嘴巴一撇:“你念的这句我知道,诗仙李白写的。同一句话,诗仙说得,我说不得,这是什么道理?”

    顾大器楞了楞,随即说道:“李白浪迹天涯,一辈子都没定性,他说这句名话,自然合适。你呢,不管是跟武小浪,还是为爱私奔,迟早是要安定下来,所以这话你说,不合适。“

    顾大器它乡遇旧知,遇到了妹妹顾大昕,他欣喜之余,也很奇怪:“怎么,你一个人?”

    顾大昕生意不坏,不断的有人光顾,她忙不迭的招呼客人,半天才抽出空回答哥哥:“我当然一个人了。”

    顾大器压低声音,:“你的小白脸呢?”

阅读山河海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极品的至尊六界小旅馆杀神白起在都市“活”在朋友圈的老公考官皆敌派神级编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