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异化者和传承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异具,普通人通过认主血祭就能够使用,不过普通人不可能发挥出异具的全部威力,能够让三号的尸体变成这样的,只能说明异具的使用者也一定就是异化者。”

    听老张这么一说,我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一点道理的,当初诡刺认主时传来的信息中,并没有说明诡刺可以对活人造成这样的杀伤力,难道哥们儿真是哪什么异化者?

    “女士们,先生们!前方到站就是浏河市站了,请下车的旅客提前整理自己的行李,做好下车准备,您下车时请从列车运行方向的前部车门下车,浏河市站就要到了!”

    正在这是,列车到站的提示广播响起,终于到浏河市了!

    可能几分钟,可能只是几秒,恍惚间我感觉自己好像睡着了,等再次清醒,发觉自己正坐在一处铁轨边,不远处就是站台,而我之前所乘坐的那列动车正缓缓地驶入了站台,只是看着似乎短了一大截。

    长叹了一口气,心说亲妈哎,不知道咱娘儿两下回见面得哪年哪月了。

    打量了一下四周,发觉除了老张和他的两个同伴,就只有一个昏迷的中年人躺在一边。

    老张反应很快,迅速拨通电话联系了事先安排在附近的同事,并让两个手下把那个昏迷的中年幸存者给控制了起来,做完这些后,他走到了我的身边。

    “李乐,方便的话留个电话?”

    态度还不错,至少没有强行把我带到某个小黑屋,然后要求我交代问题神马的。

    “行啊张叔,您的把手机号码告诉我,我现在就打一个试试,。”

    老张把号码给了我,等我打完手机留了号码后,发觉他正看着我欲言又止,我乐了,“张叔,有话您直接说,把我当一普通晚辈就行了,没这么多讲究。”

    老张也笑了,说:“李乐,你既然是异化者,那有没有兴趣到我们部门......”

    这话只说了一半,但我听懂了,话说这个问题之前我还真没想过,不过既然他这么一说,我也没直接拒绝。

    “张叔,这样,这个事情容我考虑几天如何?我这么说可不是敷衍您,而是认真的,毕竟我曾经答应过我妈要好好的地把大学给读出来,然后再......”

    我这话还没说完呢,老张马上接过了我的话头:

    “好,好!一切都按你妈说的来,以她老人家的话为准,这样张叔的手机号码你也有了,有事情尽管给你张叔电话,我二十四小时开机的,至于列车上的事情你放心,张叔保证帮你给安排地妥妥的......”

    “......”

    看着老张逃也似的走开了,我也是有些迷了,心说这老张都这么大年纪了,咋就这么不稳重呢?

    琢磨了半天才想明白,老张这是误会我说的妈是产鬼周天心了,这特么......厉鬼级的威慑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在老张的同事带领下,我晃晃悠悠地下了站台。

    还别说有人就是好办事儿,否则就我这一身血哪有这么容易出车站啊!说不定早让人给逮到局子里去了。

    这么一来,我倒是真对老张的提议起了心思。

    要不,咱哥们儿也当一回公务员试试?

    让工作人员帮忙,在车站的购物中心帮忙弄了一件T恤,收拾妥当后我终于走出了车站。

    看着车站外车水马龙的景象,长出了一口气,“浏河市,哥们儿我回来了啦!”

    才这么想着,接着马上一愣。

    我为什么要用“回”字?

    “张叔,是这样的,我觉着吧我怎么看都是个正常人,为啥你和王组长都认定我是异化者?”

    老张没直接回答,而是转过身看着三号那有些奇怪的尸体,幽幽地说:

    听我这么一问,老张有些忌惮的看了我一眼,道:

    “异化者是相对传承者而言的。像我们这样的圈内人,都可以说得上是能力者。传承者很容易理解,凡是能力来自佛道儒这几家,或者阴阳、苗蛊、风水,出马这些,甚至包括所有有跟脚的特殊职业的,这样能力者都可以说是传承者。”

    “至于异化者,简单的理解就是如果你的能力非是得自人类传承,那你就是异化者。异化者相对传承者来说很少见,不过异化者的能力也往往不能以常理度之。而且绝大多数异化者的性格都会有点问题。”

    握草,老张忒不地道,这说着说着咋还骂上人了呢?你才不是人,你特么全家都不是!

    要不是看他也是无心说秃噜嘴了,就凭他这话现在哥们儿非使出杀招,召唤咱妈把这货给弄死。

    不过既然说起异化者,那对我来说有个就问题必须搞明白,就是凭什么他们都认为我是异化者,咱哥们儿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啊。

    “你说的这家网站,我也是刚才听你说了才知道,这次回去调查是一定的,不过我估计最后不会有什么结果,处理了这么多的类似事件,能有结果的真心不多。我们部门也不是万能的,能解决恶灵级的灵异事件差不多就是我们的极限了。”

    握草,这有关部门也不咋滴啊,这样一来不就是说,咱妈一个人就能吊打老张他们整个部门了?

    看我直撇嘴,老张大概也能猜到我在想什么,所以补充了一下:“你不要以为恶灵级的就容易解决,同为恶灵级的灵异存在实力差别其实很大的,极少数的一些特殊恶灵级存在甚至不会比厉鬼级的差。”

    听上去好复杂,难道是我的智商不够?见我有些迷糊,老张想了想补充了一下:

    “给你举个例子吧,僵尸总听说吧,就是人们常说的粽子,这玩意儿真存在而且我见过。正常人被僵尸给咬伤如果救治不及,则会尸变化僵。反之如果在没有救治的情况下不仅没有化僵,反而拥有了特殊的能力,那这个幸运儿就是异化者,其实异化者本身也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正常人类了。”

    原来酱紫的的啊,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异化者是什么鬼,好像之前那个死鬼王组长也这么说过。

    秉着不懂就问的原则,我向老张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一个国家的力量,这要是万一国家能够解决这件事情,到时候咱妈就可以离开这里来找我了,那哥们儿岂不是再也不用活得这么战战兢兢了?

    即使之前咱妈什么都没说,我也大致能明白,她老人家估计是没法离开的,否则的话列车上也不会有这么多灵异存在了。

    老张把手里的烟头掐灭,又重新点上了一支,惬意地来了一口,然后解释说:

    “也没什么可多说的,你是异化者,估计没有师承,而且年纪也小,所以有些事情不知道很正常。这个世界上也许真的有规则或者说是天道这种东西,厉鬼级以及厉鬼级之上的存在,基本上不会干涉普通人的生活,也没听说过它们会乱开杀戒什么的,否则这个世界早就乱了。而且它们自有一套规则,所以除非你进入它们的领域或者触发某些条件,否则的话一般人真接触不到这样的存在。”

    “至于那些可以媲美厉鬼级的稀有恶灵级鬼物,首先它们能够以虚化实,凭借这一点就已经具备了厉鬼级的特征了,其次它们不受规则约束,实力和智慧又极强,所以我们部门最大的敌人就是这样的鬼物。”

    这么吊?不会吧!

    这一下,我的好奇心也被老张的话给逗了起来,赶紧让他说的详细些。

    听了老张说的话,我还是有些不死心。

    “那青州爱灵网呢?这家网站有没有调查过?”

    之所以问这么多,不是说我有多大的好奇心或者说有多么地忧国忧民,唯一的理由,就是这趟灵异的列车和我新认的老妈之间有莫大的关系。

阅读我是一只鬼婴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太古龙象诀幸孕蜜宠:妖孽Boss惹不起清穿之四爷皇妃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兽神血脉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