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初次杀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难道就是洪洞县里无好人的现代列车版?手上使了一点劲儿,我把诡刺攥的更紧,然后看着振振有词的中年组长说:

    “这就是准备不讲道理了?我可不相信以你这个年龄的公务人员会看不出这里面的弯弯绕,你侄子......”

    正在说话之间,我左手腕上的恶犬之噬忽然发烫,随后脖子后面因为身后温度的降低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我想也不想,手上的诡刺一翻,向着身后猛扎,而我的眼睛始终盯着前方三人。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了中年组长“动手”的命令声。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气,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雷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急急如律令。”二号这时一手用桃木剑挑着一张黄色符箓,一手五指变换掐着各种法决,嘴里还念着道家咒语。

    而三号就简单多了,抽出一柄军刺急进几步,向着我贴身靠了过来,军刺挥手间朝我的肩窝猛刺。

    我们几个人几乎同时动手,因为距离的原因,我的诡刺最先击中目标。

    “啁啾”,身后传来一声怪异的声音,同时我前方的中年组长闷哼一声,脸色瞬间白了,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眼瞅着是受到了重创。

    这时三号的军刺已到,眼看着躲是躲不开了。

    我心下恨极,体内的戾性被激发了出来,不退反进,主动地让对方的军刺扎入我的肩窝,然后乘着对方一愣神的功夫,反手将诡刺从三号的肋部刺入,然后上挑。

    二号因为要念符咒,所以反而速度最慢,不过在我刺中三号的时候他已经完成准备,桃木剑上的黄色符箓瞬间燃尽,虚空之中一道青雷劈了下来,击中我的胸部。

    肩部和胸部接连受创,加上动用诡刺连续两击所做的献祭,我再也支持不住了,身体被那道青雷劈得连连退后,最后“噗通”一声跌坐在了车厢地板上。

    发生的这一切说起来慢,实际上绝对不超过三秒。

    此时再看,中年组长坐在地上捂着胸口猛喘,嘴角的鲜血已经流得前胸都是,应该是受伤不轻。

    三号仰面朝天躺倒,不过和刚才不同的是,此刻他满头白发,皮肤干枯萎缩,身体枯槁干瘦,已经没了呼吸。

    唯一没有受创的二号好像也因为动用了雷咒而身体绵软,只能扶着旁边的座椅勉强站立。

    顷刻间,一死,两重伤,还有一个失去了战斗力。

    车厢中只剩下几个人的喘息声,老王和呕吐小姐姐被眼前发生的一幕给惊呆了。

    这时,我手腕上的恶犬之噬吊坠里,那只怂货恶犬之灵屁颠颠地跑了出来,对着空气猛然一吸,然后一脸满足地回归手链。

    原本头痛欲裂的我在恶犬之灵回归手链时,感觉一阵阵阴冷的气息从手链回馈进我的身体,精神一下振奋了很多。

    刚才两次献祭,我分别付出了精神了、生命力、血液三种物质,此刻只有精神力补了回来。

    而取得的效果是击杀一只恶灵级鬼物,击毙三号这个活人。

    麻痹的,哥们儿这回够本了!

    第一次杀人,我居然没有任何不适!

    想想也是,能坐在尸体堆里,抽着带人血的烟卷,还有什么是不能适应的?

    其实刚才非常的凶险,中年组长应该是养鬼人,而且对方的鬼物是恶灵级别的,乘我不注意溜到了我背后偷袭;二号则是道家传承,利用符箓远程攻击;三号估计是特警、军人之类的,依靠的是近身格斗。

    真不能小看这样一个战斗小组,配置几乎完美。

    就像打网游组团刷怪一样,肉盾、法爷、刺客都特么齐活儿了,而我就是那个倒霉的小怪。

    强忍着身体的虚弱,我勉强站起身,紧紧地握住诡刺,再度和对方对峙。

    一击,我的诡刺只能再发出最后一击了。

    这还要感谢干妈喂我的那啥,才让我有了三次动用诡刺的能力。

    不过之前两击,要了两条命。

    一条人命!一条鬼命!

    我完成了先前对自己的要求,那就是要么不轻动诡刺,动则必分生死!

    “小兔崽子,你是异化者,你灭了我的恶灵,今天你必须要死!”

    中年组长坐在那里冲着我发狠,不过我不是很在意,只要这货敢上前,我就敢把诡刺最后一击送给他。

    不过,他说的异化者是什么意思?

    “咯!咯!咯”的声音传来,我侧身一看,才发觉老王这白眼狼在一边浑身哆嗦,上下牙正打架呢。

    看了看他的满头白发,再看了眼地下三号的死状,心中顿时了然,原来之前老王老了几十岁全是诡刺的功劳,他和三号的唯一区别就是当时的我还没喝那啥,能力略有不足,才让他捡了一条命。

    我的视线在老王和他二叔之间来回溜达,最后轻轻一笑。

    “原来你们真是叔侄啊,都是一个套路,只会偷袭!”

    正在我们僵持的时候,又有人进了12号车厢,我看了一眼,确认对方是人类而不是鬼物,就不在意了。

    “老张,快来帮我一下。”

    中年组长发出惊喜的呼叫,不过他努力了两下最终还是没有站起来。

    “老王,是你?”来人听见王组长的声音,马上走了过去把他扶了起来,然后打量了一下四周。

    “怎么你们二组就剩下两个人了,你们的三号呢?”

    我在边上一听他们居然认识,立马觉得尴尬了。

    这一波我该怎么破?

    中年组长眼见他侄子被我问得没话了,适时地接了一句。

    呵呵,我被对方的话给气笑了。

    不是不敢背锅,不过这莫名其妙的锅咱哥们儿不愿意背。

    我转头看向老王,直接问他,“好吧,我是给了你一下,这个我承认,至于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我是真不知道,不过你为什么不和你二叔讲讲我弄你的原因?”

    “我......我不就是向......向你借个手机吗,你......你就......"

    “另外,你怎么不说说这之前我把你从鬼物手底下给救出来的事儿?”

    老王被我给问得没话说了,不过看向我的眼神却越来越怨毒。

    “小子,就算是我侄子不对,但你也不能动用凶器伤人啊,这国家可是有法律的,现在你把凶器放下!”

    “小子,我侄子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中年组长的声音听着很阴沉,看了这次是真的无法善了了,这称呼可是又变了,从最开始的“小伙子”,到后来的“小兄弟”,直到现在变成了“小子”。

    “你问我?我说我不知道你信吗?”

    被我这么一问,老王的回答有些支支吾吾,更不敢和我对视。

    “呵呵,借手机?你们家借手机是四个人一拥而上的?还有你,假借鞠躬道歉,然后乘我不备先动手偷袭,你还有脸说是借手机?”说道这里,我的火也大了起来。

    他不说话我还没空搭理他,这一说我也是恼了,心说我为什么弄你,你个白眼狼自己心里难道就没点逼数吗?

    本来对这种人我也不想解释,不过想到眼前几个调查人员好歹也算是有关部门的公务人员,所以想了一下,决定还是把话说清楚。

    早知道这样,之前直接开搞不就完了,犯得着这么来来回回地摆造型吗?

    扔了烟头,我重新把诡刺甩出,然后看着眼前这仨货。

    中年组长一声冷笑,然后看向二号和三号打起了眼色。

    “二叔,真是这小子使得坏,之前他就是用现在手里拿着的东西给了我一下,然后我就变成这样了!二叔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老王这时插嘴解释,一边说着一边扯开自己的衬衫把胸前的伤口给露了出来。

    话说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呵呵!”

    看着重新摆出阵势,把我围起来的所谓调查人员,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可不就是五分钟前的翻版吗?

    哥们儿这支烟的还没抽完呢!

阅读我是一只鬼婴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官梯(完整版)洪荒玄幻之神级圣师幸孕蜜宠:妖孽Boss惹不起如影谁行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综英美]跨越了次元怎么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