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怪物?车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吧!这声音让我有点熟悉,好像在梦中某只吊死鬼也对我这么来过一次,这是鬼语?!

    女人头颅认真地听着尸体的话语,然后脖子上的苍白鬼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仿佛在思考。

    没过多久,就继续以一种沙哑低沉而又诡异的声音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会明白的。”

    话音一落,那只苍白鬼手伸出覆盖在服务员尸体头顶,然后女人头颅控制着钱亮的手掌继续用力收紧,直到我们被勒得脑部缺氧。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真的就要死了,随后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闪过一帧帧画面。

    好像是在看电影,又像是在玩第一视角的游戏,我发觉此时自己附身成了另一个人,正从对方的角度,经历所发生的一切,或者说对方现在就是我,我就是对方。

    “燕燕,我真是太开心了,我们晚上就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爸妈。”这时的我正以另一个人的身份站在十字路口,一边等着红灯一边转头拉着旁边面容姣好女孩的手兴奋地说着什么,而女孩的五官和之前怪物的女人头颅一样,此时她正羞红着脸回应着。

    然后,女孩好像看到了什么,脸色逐渐转为惊恐,拉着我就要往旁边跑。

    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对方,一边走一边回头想要弄清发生了什么。

    入目的,是一辆黑色suv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向着我和女孩冲了过来。

    天旋地转,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剧烈的冲撞让身体飞向空中,视线不断地变换,最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此时耳中才传来尖锐的刹车声。

    应该是贴着地面吧,我从一个奇怪的角度看着那辆撞击自己的suv在滑行了好远才慢慢停下。车门打开,从前排驾驶座出来一个满脸煞白的女孩,她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随后副驾的门也打开了,下来一个大个子向我走了过来。

    我艰难地抬头,努力地想要站起身寻找刚才身边牵着手的女孩,想看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手一轻,却发现自己还拉着女孩的手,可是女孩却躺在距我5、6米之外,头部因为和地面剧烈的摩擦拖出长长的血痕。她躺着一动不动,整个身体奇怪的扭曲着,而我手里牵着的,却只是女孩的手臂。

    然后,一切陷入黑暗。

    也许几分钟,也许很久,当我附身的对象再次能视物时,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起交通事故现场,地下躺着一男一女生死不知。而周围,五个年轻人正激烈的争论着什么。

    五人的旁边,刚才被我牵着手的女孩正愤怒地看着他们,但这五人却对女孩视而不见。

    愤怒女孩的身体半透明,五官和躺在血泊中的女孩一样。

    我的附身对象低头看向自己,发觉自己的身体也正以一种奇异的状态存在。

    随后,画面结束。

    “呼”感觉掐住脖子的手有一丝松动,我贪婪地吸了一口气,感觉很奇怪,仿佛退出了游戏角色,我又是刘乐了。

    艰难地转动脖子看向旁边,却发现郭鹏飞正一脸复杂地看着那女人的头颅。

    刚才这一切,是那具服务员尸体的记忆吗?那种半透明的存在方式,是鬼魂吗?

    我脖子上的手再次发力,脑中的画面再现,场景转换。

    还是意外事故的现场,只是这回我就站在五个年轻人的旁边,正不断挥动着手愤怒地说着什么,但是没有人理我。

    有了刚才的明悟,我知道现在的我是以事故中受害女孩燕燕的身份和视角经历当时发生的情况,此时的燕燕也许已经是鬼魂了吧。

    五个年轻人好像达成了一致,走回那辆suv重新发动车子离开。

    燕燕也就是此时的我很愤怒,跟了上去用仅剩的一只手扒着车门不放。但没有什么用,五个年轻人看不见我,只是被带着一起行驶。

    通过燕燕的视角,我看到车内的五人还在继续争论着什么,好像意见不能达成统一,这次驾驶车子的换成了男子。

    suv开了好几分钟,车厢内的争论更激烈了。五个年轻人的情绪都有些激动,谁也没有注意到下一个街口是红灯,车子就这么直直地开了过去。

    “滴滴滴砰!”

    一辆大巴士从一侧重重地撞上了suv左边,高速的冲击使suv被撞的翻滚了起来,这又是一场交通事故。等一切都平息下来,出事大巴中陆陆续续下来几个惊魂未定的乘客,有人打电话报警,有人在叫救护车。

    燕燕也就是此时的我就在一边看着,看着有人维护秩序,看着救护人员的到来,看着从suv中被抬出的五个年轻人一一被送上了救护车。

    而就在此时,旁边的空间出现一道漩涡,把燕燕卷了进去。

    此时,掐住我和郭鹏飞脖子的正是钱亮那肌肉发达的两只大手。

    就见那具尸体仿佛活了过来,转动脑袋对着女人头颅飞快的翻动着嘴唇:“噗特卜特卜卜特噗噗特”

    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我们的这辆车应该是出过事故,这个没跑了,毕竟明显的证据摆在了我们的眼前。

    想了半天,我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的烟也抽完了,我冲着郭鹏飞苦笑:“大概除了老天爷,事情的真相不会再有人知道,而我们也会死在这家莫名其妙的‘七天旅馆’。”

    “我知道!”一个诡异的女声在车后座响起。

    强壮有力的手臂一下收紧,让我们来不及反应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就见车后座坐着一具半腐的尸体,和一个一个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怪物。

    尸体正是之前在旅馆一楼服务台消失的服务员,而怪物就让人惊悚了。

    确切的说,怪物由人类的尸体拼接而成,分别是钱亮的身体,和一个陌生女人的头颅,头颅上顶着带血的头皮和长发。而女人头颅和钱亮躯干的交接出还环绕着一只苍白纤细的手臂。

    烟雾缭绕中,旁边传来郭鹏飞的声音。

    “做个假设,假如说我们在8月5号早上开车出发,到了8月5号下午到达青州市市郊然后意外的发生了车祸,从而造成一对无辜年轻情侣的死亡。而路上的监控因为检修所以没有拍到我们,然后这对无辜情侣变成鬼魂因为不甘心而来报复我们,才会导致我们在旅馆里发生的一切,是不是可以这样推论?”

    听了郭鹏飞的话我不自觉地点了点头,确实这样的推论至少符合逻辑,而且他的发散思维我还真及不上,至少他说的内容有很大的一部分我刚才都没有想到。

    车里还有其他人!!!

    我和赵鹏飞猛地回过头,却被从车后座伸出的两条手臂一手一个掐住了脖子。

    而且,如果我们是肇事者,我们当时也根本不可能知道事发路段的监控正在检修,从而做出逃离现场的决定。

    两点说不通的地方又推翻了刚才看似合理的假设,使我们再度充满疑问。

    重新回到车上,我们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掏出烟,发觉只剩最后两根,我丢了一支给他,然后自己点上,一边抽烟一边努力回忆。

    “还有一点说不通的就是行为方式”郭鹏飞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着我继续说:“刘乐,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人,我不算好人但这种肇事逃逸的事情我还做不出来,哪怕我现在没有记忆,但我的为人不会变。这点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你也应该是了解我的吧。”

    是的,作为同窗三年的好基友我还算是了解郭鹏飞,就像他自己说的,他真不是会干出这样事情的人。

    退一步说,别说好人不好人了,在这个遍布监控探头的时代,正常人如果出了交通事故一般也都不会逃逸,毕竟逃脱的可能性太小了。反之逃逸后再被抓,那问题就严重了。

    “但这样的假设至少有两点说不通,第一点是时间:如果说8月5号下午出的交通事故,那从这个时间点开始一直到我们昨晚入住旅馆之前我们都在干什么?为什么我们现在都没有这个时间段的记忆?大厅里的尸体如果是8月5号的交通意外事故受害者,那他为什么拿着8月6号的报纸?他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死人去买报纸?这些细节都是有关时间的,但我们都无法解释。”

    我没有打断他,等着他下面的话。

    受损的保险杠,上面还有凝固的血迹。

    如果仔细地观察,就能发现车头引擎盖也有些微变形,这些无不提醒着我们这辆车曾经发生过碰撞甚至是撞到过人。

    这下我和郭鹏飞都没话说了。

阅读我是一只鬼婴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吉祥纹时间迷局重生之空间手环倾世舞妃要逆天只是对你认了真全职法师之异兽传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