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丢失的时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再撩拨他说话,我随手掏出手机,不过不是自己的,而是钱亮的手机。

    这是当时钱亮被断头后落在身边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捡,也许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吧,就像之前捡了张美美的脚链一样。

    看着钱亮的手机,想起高中三年和这个胆小的大块头相处的一些情形,感觉一阵唏嘘。

    揉了揉眼睛,输入了手机密码,这货的密码我知道是最笨的六个八,然后顺利地进入系统界面。

    想了下,我点开手机中的相册,一张张地翻看着手机中的照片。

    相册中有钱亮自己的自拍,有高考前的集体照,有我们几个好友单独的作怪照,还有我们的合影。对了,最新的一些是我们旅行出发前的合影和照片,看到照片里开心的自己,心里愈发难过。

    看着看着,发觉好像哪里不对,然后我反复地滑动屏幕翻看照片。

    最终,目光停留在那张旅行出发当天拍摄的五人合影之上,照片下方的拍摄时间显示是“2028年8月5日9点33分”,我悚然而惊!

    回忆起之前和赵鹏飞对话的情形:

    “今天几号?”我问赵鹏飞。

    “8月9号!”赵鹏飞回答。

    “那估计哪怕这服务员就是报道中的受害者,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几号出来的?”

    “8月7号?8月8号?对不起我脑子有点乱。”

    话说如果我们的旅行始于8月5号上午,从出发地到青州市小青山开车只需要5个小时。也就是说哪怕中间有绕路什么的,最晚我们也应该是5号当晚就入住了旅馆。

    但为什么郭鹏飞只以为我们是8月7号或者8月8号出发的?

    为什么我自己关于时间的记忆有些模糊而又下意识地不去多想?

    今天真的是8月9号吗?我们真的是在8月8号晚上入住旅馆的?

    如果是的话那8月5号到8月7号这三天我们又在哪儿?

    我看了看钱亮手机的时间显示,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核对了一下,没错!显示都是8月9号。抬头看了眼仪表盘上的时间,也一样。

    猛然间想到了什么,我打开车门跑向旅馆一楼大厅,然后在地下一堆狼藉中找出了之前服务员尸体手中的报纸仔细看了起来。

    8月6号的青州都市晚报,在第四版的角落有这样一则报道:“昨天8月5日下午16时左右,本市市郊发生一起交通意外事故,事故导致一对恋人...目前肇事者逃逸,事发地点监控因正在做例行...如有目击者请电话...”

    对不上的时间、交通意外事故、诡异的旅馆、我们的经历,这一切有什么关联?

    觉得事情重要,我回到车上推了推驾驶座上的郭鹏飞,把他从半梦半醒之中弄醒。他被我打扰了睡眠很不满意,瞪了我一眼。

    我马上递上手机和他说了关于时间的问题。

    这下郭鹏飞也认真了,话说尽管之前他说他什么都不关心了,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如果可能我们也想知道真相。也许是为了活下去,也许仅仅是要弄明白为什么我们要遭受这些。

    赵鹏飞快速地翻着手机上的照片,看完之后也有些糊涂,犹豫地问我:

    “刘乐,你说会不会是钱亮这个家伙手机时间设定有误?”

    “...”我觉得无话可说。

    想了下我还是解释道:“钱亮的手机是电信的制式,时间是自动校对的,反正比我的手表还准。所以说手机时间设定肯定没问题,我的手机和车上仪表盘都是显示8月9号,不信你看看你自己的。”

    “按照这么说,那今天是8月9号,我们是昨晚8月8号晚上才到这家破旅馆开的房,也就是说,我们从8月5号出发,开车开了3天才走完原本只需要5个小时的路程?”郭鹏飞问道。

    我“...”

    “或者说,我们大家都通过虫洞穿越了,然后一起丢失了3天时间?”郭鹏飞继续问。

    我“...”

    “再或者说,我们集体被人篡改了记忆?”

    我“...”

    不管怎么说,无论如何都无法解释这个问提,论想象力和脑洞我的还没有郭鹏飞大。

    但我有自己的想法,拿出报纸递给他,指了指那则交通事故报道问:“先不说怎么会有这空白的三天时间,你说那服务员尸体为什么要拿着这张报纸?他会不会就是事故受害者?我们丢失的三天时间会不会和这起意外事故有关?”

    “草!他是谁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是交通事故受害者总不会是我们造成的吧?车一直是我开的,你一直就坐副驾的位置,有没有撞人我们自己会不知道?”郭鹏飞也烦了。

    “我们自己很有可能不知道,因为我们丢失了3天时间,事故是在这三天之内发生的,没有记忆并不奇怪。”我回答。

    郭鹏飞不说话了,车厢内重新陷入沉默。

    然后,我们不约而同的打开车门,走到车头检查车子。

    想了一下,还是对他说:“如果我们这回都死在这儿,希望下辈子还做兄弟。”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我已经把他从好基友升格为兄弟了。

    “好!”这次郭鹏飞回复得很快。

    “一起!一起!”我回道。

    这不是敷衍他,我也是真的受够了。说完之后我率先起身向门外走去,郭鹏飞在我之后亦步亦趋。

    其实我们都绝望了,既要面对死亡威胁,又无法摆脱逃离。

    “我不关心这些,我累了。”黑暗之中传来他的声音。

    好吧,这就把话聊死了。

    其实我现在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想着如果下一刻我死了至少还有个兄弟陪着说说话而已。

    真想问问老天爷,这特么还敢不敢应验得再快一点?看着看着,察觉大厅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我仔细想了想,对了!服务员的尸体不见了。

    “鹏飞,快停下,服务员尸体不见了,你看下是不是倒在服务台后面了。”我冲郭鹏飞喊道。

    听了我的话,郭鹏飞停下手,木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开砸。

    回到车上,还是他坐驾驶座,我坐副驾。我们也不发动车子,反正都知道开也开不了多远就会绕回来。他闭目养神,而我则冲着黑暗中闪烁的“七天旅馆”霓虹灯招牌发愣。

    忽然间我突发奇想,拍了拍郭鹏飞的肩膀开口问道:“哎,你说,这七天旅馆中七天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们住满七天才能离开?”等了许久没听到他的回复,我以为他睡着了。

    出乎我自己的意料,对他的话我居然也从心里表示赞同。伸手拿过烟盒,也弹了一支点上。就这样,两个人一言不发地吐着烟圈。

    抽完烟,郭鹏飞静静地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我决定了,我要回我车里,就是死也要死在车上,我讨厌这个地方!”

    说来可笑,刚才我们还谈论着关于崩溃的话题,转眼间就这样了,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已。

    我是完全放弃,而郭鹏飞则是毁灭破坏。

    他发了一会儿呆,掏出我之前丢给他的烟,弹出一支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伴随着吐出的烟圈,幽幽地说了一句:“我已经不关心这些了。”

    “也是啊!”

    又发泄了几分钟,才慢慢停了下来,随意丢弃了手中的甩棍,走到我身边一屁股坐下。

    此时大厅里除了我们现在坐着的沙发,就没什么完好的东西了。

    我和郭鹏飞像疯了一样在整个旅馆一二三楼之间来回奔走,之前没有打开的每一个房间都被我们砸开了。

    没有!没有!没有!哪里都找过了就是没有!

    一个多小时后,我瘫坐在旅馆一楼大厅的沙发上,一脸无助地看着郭鹏飞狂躁地抡着甩棍砸着眼前一切可以砸的东西。

阅读我是一只鬼婴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兵王传说全能王牌重生之伟大驸马[综英美]有话跪下说吃掉这天地英灵之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