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许愿跟他在一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安安不要礼物,安安只要跟爸爸永远在一起就行了……”

    沈木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夹了一只大虾放在她的碗里,“吃吧。”

    沈安子对他给了一个无邪的笑容,心想,“爸爸,安安以后的每个愿意都会许跟你在一起,9岁许,10岁许……12岁许……年年生日都许,我相信上天总有一天会实现我的愿望的!

    刚入秋季,微凉的风吹佛过脸庞,不禁令人精神一振,原本萧条的树枝被挂上迷你彩灯,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好不漂亮,石子路被铺上红毯,庭院外的车辆聚集的越来越多,人流也越来越潮,让原本安静常态的空间变的嘈杂起来。

    室内,酒杯碰撞,交谈甚欢,华丽的服装点缀,让一简单的生日会变的商业化起来。

    位于二楼处,一个纤细的身影站立,一袭白色的衣裙,柔顺而微卷的长发及腰,秀气的眉毛,幽亮的眼眸,小巧的琼鼻,不点而红的樱唇,勾起一抹藐视的笑痕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厅的一切,“好好的生日搞成这样……”,她不爽的嘟喃起来。

    “安安,怎么了,今天是你16岁生日,你不高兴嘛?”沈木应付了下客人,看到楼上女儿一脸的阴沉,他走上楼,来到她身边问道。

    “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日,我只想我们两个人过,可是你每年都这样,找来一些不相干的人……!沈安子的语气明显透着不高兴。

    “安安……我……”还未等沈木说完,她扬声打断,“我知道了,你无非想说这是为我以后做的铺路,让更多的知名人士认识到我,好对我以后有帮助,可是还很早啊,我才16岁,你也才34岁,何必这么着急?”

    “安安,时间过的很快的,刚开始,你只是刚出生的小婴儿,现在一转眼,你就是16岁的小姑娘了,再过几年,你就结婚生子……到时爸爸也老了,怕以后会有人欺负安安。”

    “我不要嫁给别人,我不要嫁!”沈安子一听嫁人,她就来气,有种要把她往外推的感觉。

    “不过小晨不是外人,他从小跟安安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是小晨的话,爸爸就放心了,他对你这么好,他……现在是我生日,不要讲一些我不喜欢听的话好不好!”沈安子再次打断。

    “好好好,爸爸不说了,来,我们下楼切蛋糕……”,沈木牵着沈安子的手一步步的拾级而下,楼下大厅里的目光全纷纷的被那两个人吸引,一个美的宛如天仙,清纯却带着不该有的妩媚,一个俊美如神抵,挺拔的身材冠上儒雅斯文的气质,可却有种让人难以接近,这两个人无疑是一个自相矛盾体。

    沈木带着沈安子来到蛋糕面前,对着身边涌来的客人礼貌点头。

    这个蛋糕有三层高,漂亮而精致,可是却让沈安子毫无兴趣,上面插着十六根蜡烛,熠熠生辉,照映着他们二人虚幻的有些不太真实。

    沈安子双手交叉,跟着身边的人也都屏息以待,过了十几秒左右,她才睁开了眼,这是她对沈木生情以来,每年都会许的愿望,而每年都是同一个愿望,那就是跟沈木在一起!

    许好愿望,沈安子睁开眼,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沈木一脸宠溺的摸着她的头,柔声说道,“安安,生日快乐,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沈安子欣喜的接过礼盒,打开盒盖,里面是一条做工精细的白金手链,而链条间会有一个四叶草做隔段,漂亮而不俗气,看着她甚是喜欢,而她知道,这是沈木为她一人打造的,仅此一条,“爸爸,给我带上……”

    沈木接过手链帮她带上手腕,她高兴的举起晃着手臂,不吝啬的夸道,“只要是爸爸送的,我都喜欢,谢谢”,可是心里却在想,如果是一枚戒指,我就更喜欢了,说完,踮起脚尖快速的在他侧脸印上一吻,这个举动无疑让在场的各位都愣了愣神,不过想想他们是父女关系,也就没觉得什么了。

    场面无声了几秒,有人开口说,“沈总跟令千金的感情真好……”

    “对啊,真好……”,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附合道。

    呵,沈安子看着这些道貌岸然的人,小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待会看你们还要怎么圆场。

    一个站于沈安子右侧方向的少年却是冷俊着脸,特别是沈安子看着沈木的那种眼神令他感觉有些慌乱起来,其实这种感觉已经在他心里纠缠了好几年,每每说服自己,可是却总是说服不了,他试图的甩掉心里的那抹不安,“应该不会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这时,沈安子微转过身,对着那俊秀清爽的少年悦声说道,“希晨,难道你没有什么礼物要送给我嘛,我可是都看到了哦。”

    苏希晨有些羞涩的递给她一个白色的纸状,纸张卷起,还细心的绑着一条红色的丝带,打着蝴蝶结,“安子,生日快乐,希望你会喜欢。”

    沈安子接过图张解带打开,里面是一个画像,而里面画的正是自己。

    她认真的看着这幅画,只见画里自己穿着浅蓝色的连衣裙,带着一顶沙滩草帽,长发亦如被徐风吹起,群摆飘扬,背景是一个清透带绿的河溪,还有许多形状各异的小石子,她惊喜道,“这不是上次我们学校组织去乡间游玩的地方嘛……你把我画下来了呀?”

    “嗯……”,苏希晨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谢谢你,希晨,你把我画的太好看了,我好喜欢!”说着,还不忘再看画里一眼。

    苏希晨白净的脸此时有些羞红,“你本来就好看……”,他轻声嘀咕着。

    “小晨是画的越来越好了,长大后是要当画家嘛?”沈木在一旁夸奖道。

    “沈叔叔,别打趣我了”,他低头,俊脸微红。

    看她小心翼翼收起画像的这个举动,让苏希晨心里浮现一抹愉悦。

    沈安子切了块蛋糕递给苏希晨,“给你,怎样,够大块吧!”说着,秀眉还调皮的轻挑起来。

    苏希晨接过蛋糕,舀了一块,吃进嘴里甜滋滋的,可是她的下一个举动却让他嘴角的笑容给凝固了。

    “呵呵,好……好啊”,沈安子故作可爱的吐了吐舌头,掩饰了一分紧张,那家蛋糕店可在你公司对面哦,笨蛋爸爸。

    “再过一个月就是安安的生日了,安安想要什么礼物啊?”沈木拉着她的小手餐桌入座,细心的再把她的椅子推进,好让她能够的到。

    “对!”沈木被她惊的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只能本能反应。

    “所以爸爸的意思是,如果没有血缘关系,就能结婚做新娘子?”

    “是的……”

    “好”,他们一同往楼下客厅走去,沈木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担心问道,“你下午都没去上课,去哪了?”

    “我在我学校附近的小公园玩了,然后去了一家糕点店吃了抹茶蛋糕,那家蛋糕可好吃了……”

    “那下次带爸爸去吃吃。”

    “没有,爸爸没有骗安安……”

    “那小时候明明答应安安了,为什么现在又不能当真了!”沈安子紧抿着嘴唇,紧握起小拳头,那种虎视眈眈的眼神叫他心惊。

    “安安,我该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呢,我是你爸爸,你知道爸爸这个概念嘛……爸爸是安安的长辈,是跟安安妈妈共同的宝贝,所以安安不能当爸爸的新娘。”

    “那爸爸不许再骗安安喽!”沈安子仿佛终于听到了沈木再次的“诺言”,原本紧抿的嘴角再次扬了起来,可是却笑的沈木心里直发毛。

    沈安子收起了那副有些严肃的表情,又露出天真无邪的样子亲昵的挽住他的胳膊,“爸爸,安安肚子饿了,我们下楼吃饭吧。”

    “是!是!是!,安安说的对,有血缘关系是不能结婚的!”

    “那没有血缘关系呢?”沈安子狡黠的话锋一转,“比如我跟苏希晨,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所以长大后就可以当苏希晨的新娘嘛?”

    他吞了吞口头,组织了下语言说,“安安,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爸爸要跟你说清楚,以前……那是爸爸哄安安的,不能当真,安安是爸爸的女儿,不能当爸爸的新娘,因为爸爸已经有一个新娘了,就是安安的妈妈,这样说,你明白嘛?”

    “那爸爸都是骗我的喽!”

    哼,既然想耍赖,沈安子不爽的撇了撇嘴,“那是不是安安跟爸爸有血缘关系,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不能结婚的,是这样嘛?”

    “什……什么?”沈木被这血缘关系这四个字又再次呆住了。

    “难道不是嘛?”

    “那安安长大后呢?”

    “长大后也不能!”

    “爸爸答应过安安,长大后做爸爸的新娘,爸爸没有忘记对不对”。

    在此,沈木有种害怕想逃的感觉,这个戏言是在沈安子三岁时随口答应的,以为小时候的事一般长大了都会忘记,怎么这件事安安还记得?

    沈木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沈安子,那种眼神透露着无比的坚定,他在那尔虞我诈的商场,心思缜密的那些商业人士面前他都能应付的游刃有余,可是此时面对一个只有八岁的小女孩,他居然有些胆怯了。

阅读萌妻偏执爱,总裁请接招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下个路口今生不孤单山里生活乐无边重生天街好赚钱快穿之炮灰不爱吃盒饭我做驱邪师的那几年重回十七撩男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