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心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了笔记电脑,看起了比言情剧还要大人的电影,这种事情她只有一个人睡的时候才会偷偷的看,而是戴上耳机看,看着里面那些男女做着远动。

    那种认真度比平常看言情剧来的更加的认真,动漫,真人,耽美无所不看,小时候之所以在客厅看,那时因为到了睡觉时间还能被沈木抱着回房,现在长大了又是自己一个人房间了,她也就不会自己一个人在那空荡荡的空间里还妄想他的拥抱。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门外想起了敲门声,然后是扭动门把推门进来,当看着正起劲的时候猛然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沈木,她惊慌的啪的一声猛的盖上了电脑,哎呀,怎么会忘记上锁了呢。

    “爸……爸爸,有什么事嘛”,她现在心里还存着一点侥幸,那就是电脑还插着耳机,可是她知道电脑盖盖上,那些限制级的画面还在播放着,要是电影里面放出的声音被他听到,她基乎都能想象的到他惊鄂和铁青的表情。

    “安安,怎么了,你怎么看上去这么紧张啊?”沈木一边说一边往床边走去。

    “哈哈哈哈……”她无比心虚的干笑了几声,“爸爸,有嘛,可能是刚才看教学视频看的太认真了,爸爸你又突然出现,有点吓到我了。”她蒙蒙的凭着第一反应说道。

    沈木欣慰的笑着点头,“安安真乖,这么晚了还在学习,已经九点,晚上不要学习太累,否则明天就起不来了,早点休息……”。

    “好……好的爸爸”,她灵机一动话锋一转,“爸爸,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嘛”。

    “哦,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我明天不能去接你,怕你怪爸爸。”

    “不会啊,爸爸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不能来接我,可能那件事情真的很重要,所以我不会怪爸爸的。”

    沈木欣慰的摸了摸沈安子那柔软的头发,“嗯,安安长大也懂事了,爸爸很高兴,那不要学习太晚,晚安”,说完他在她的唇边亲了一下,就走出房间关好了门。

    “呼,幸好没有被他发现,否则以前装的那些天真无辜的样子不就自破了嘛,所以在今天她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看片子时,记得要锁好房门。

    可是在有一天还是被沈木发现了,看着那沈木震惊错鄂,失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终于知道这次完蛋了,不管她怎么哄,怎么道歉,他都对她置之不理,当然这只是后话。

    她摸了摸刚才被亲吻的嘴唇,她甜蜜的抿笑着,关好了电脑,携着这份美好的感觉入睡。

    翌日,夏天的早上空气还是很清凉的,整个令人身心舒爽,可是躺在床上的沈安子却感觉要睡他个天翻地覆才肯罢休,所以这也是沈木每天最头痛的事情。

    她有很严重的赖床跟起床气,所以每次都要”三翻四请”的把她叫醒,直到看到她肯起床进浴室了才能放心去做早餐,以前有次把她早醒,就以为她会很自觉得去洗漱换衣服了,结果在楼下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她身影,发现不对劲的走到她房间,原来她在睡回笼觉。

    等出现在楼梯口,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沈安子一边揉揉还有些惺松的睡眼,然后晃晃悠悠的往楼下走去,对着客厅刚做完早餐的沈木说了声早安,可是生理反应的还是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哈欠。

    “怎么,昨天晚上学习到很晚嘛,看你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嗯,也不完全是了,只是没有睡在爸爸身边,我经常会失眠的!”沈安子语气透露着无比的认真,可是在沈木转身去倒牛奶时,她粉嫩的嘴唇扬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

    沈木拿过牛奶跟玻璃杯,放至沈安子的餐桌前,一边回答道,“胡说,爸爸又不是安眠药或安眠曲,怎么还能让你安然入睡啊。”

    “那是当然,爸爸的怀抱有催眠的功效,以前睡觉都睡的香喷喷的,都怪爸爸,说安安已经长大了,要独立一个人,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失眠了”,她再一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

    看到沈木听完直摇头,她不甘心的再加一句,“你不知道五岁的时间已经养成了习惯了嘛,突然叫我自己一个人肯定会不适应啊,不适应就会害怕,害怕就会失眠,所以这都是爸爸的错!”说完,她还自我肯定的点着头。

    “别贫嘴了,你这适应都过了三年了,怎么还没适应好啊,赶紧吃早餐,离爸爸的上班时候快要到了,否则送不了你去学校了。”

    如他所见,一听这话,沈安子这才会闭上了嘴,专心的解决盘中的早点,这招每次都屡用不爽。

    吃完了早餐,喝完了牛奶,沈安子起身向着对面喝着咖啡的沈木伸出了手掌,“爸爸,给我点钱……”

    沈安子至从在六岁的时候,就被沈木从他房“赶了出来”,原因是她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跟他一起睡觉,要学会自己一个人睡觉要独立等等这一些俗的不能再俗的话。

    可是每次她都找各处理由爬上他床,比如天冷了,再比如打雷,装生病,想尽一切办法就是为了爬上他的床,可是上次利用感冒最后把自己搞的苦不堪言的那种经历她不会再试,所以今天只能自己回房睡觉。

    “徐妈再见”,沈安子嘴甜的喊道。

    徐妈在玄关处换好自己的鞋,看了看客厅就坐准备晚餐的他们,她欣慰的笑了笑,“安小姐真乖,”说完就打开门走了。

    餐桌上,沈木一直等着沈安子碗里的饭吃完,这才清了清嗓子才转首看着她,“安安,明天下午放学我就让李叔接你回来好不好,爸爸明天有点事。”

    “哦……”,沈安子不要看她这么小,其实她很会察言观色,看到沈木的声音里带着一抹严肃,她也就识趣的不再多问,只是在看着他的眼神里还是多了一种探究。

    想起刚才车上的那只口红,难不成是女人?,这样一想,她就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你放我不管,不过明天下午要偷偷请假了”,心里做好决定,明天就这样行动起来。简单的收拾了碗筷,当然只是放进洗槽台上,等着明天徐妈洗。

    沈木跟往常一样,先去浴室洗了个澡,就进了书房整理公司文件。

    “嗯,爸爸,你猜,那个徐妈有没有已经备好饭菜了?”她忽略刚才的那抹不适,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打趣的问道。

    “嗯,我猜,还没,桌子上应该还只有三个菜……”,沈木配合的说。

    沈安子抓过沈木手腕上的手表,不以为然的说道,“我猜徐妈应该已经做好第四个菜了,还有一个汤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

    “为什么啊,有什么事嘛?”闻言,沈安子放下了筷子,秀眉之间好像因为这件而微微皱起了眉。

    沈木看着沈安子那副盯着自己看的表情,他每次都会被她看的有点心慌,他正了正自己的身子,“明天就是有点事,小孩子不懂,不要问那么多。”

    “嗯,辛苦了。”沈木点头。

    徐碧也就是徐妈,是这里的保姆,平常只要负责打扫卫生跟做午餐跟晚餐,事情忙完就会回家。

    “哦,原来是这样啊”,沈安子把口红递给他,“以后不要再让那个秘书……阿姨坐我们车了,车里都是很刺鼻的香水味,安安不喜欢!”她故意停顿了秘书与阿姨之间的顿字,她很生气,非常的生气,可是她却要装做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好,以后不让了,让秘书阿姨自己开车……”,看着沈安子那仿佛要把他看穿的眼神,他在心里直冒冷汗。

    “快了快了,还有一个汤马上好。”

    沈安子转头看向沈木,秀气的眉毛往上挑了挑,仿佛在说,瞧,我猜的没错吧,一副沾沾自得的欠扁表情。

    徐妈烧好了最后一个菜,端上桌,她就解下身上的围裙,向沈木微微弯了身,“沈先生,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之所以他们会这样猜测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每年每天,几乎都是差不多这样的频率。

    当他们走进家门,换好家居鞋,沈安子像是早有预料到一般,但会明知故问的向厨房里的除妈问道,“徐妈,菜还好了嘛”。

    她有些害怕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想法,她怕他会生气,会说她思想迂腐,然后就不要她了,会把她丢到一个离他很远的国度,不能见他,不能在他身边,所以她很害怕让他知道,所以时不时会露出一些天真浪漫的表情,化解一些偶尔的尴尬,这种本领现在她也练就的炉火纯青了。

    车子已驶入庭院,沈安子下车准备关门的时候,无意瞥到了副驾驶座位下的一只口红,她知道这是沈木在外面的女人的,她会装做惊讶的拿起来,看了看,然后再问,“爸爸,这车里怎么会有口红啊?”

    “额……那个,那个可能是今天跟秘书在外考察时,她无意掉落的吧。”

阅读萌妻偏执爱,总裁请接招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这就是铁甲之黑科技大师百无一用是荔宣[综]贝克街生存记案中有诡冷面总裁的全能高手七零年代文工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