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飞剑(求收藏,求花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时之间,风云变色!

    周围刮起一股强烈的旋风,附近弱小的荒兽,在这飓风之下,只是片刻就化为一团血雾。

    另一只浑身带着熊熊火焰,身长数百丈的巨擒见此,张开自己的利爪,迎着黑蛟的尾巴,就是一抓。

    双方一碰之下,并没有想像之中的巨大声响,而是以他们接触的巨爪和蛟尾之处发出一股强烈的冲击波,向着四周扩散。

    两头荒兽一击便分,周围的山头在它们分开之后才化为齑粉,纷纷扬扬散落。

    此时,巨响才传来。

    周围的树木在又一次的冲击之下有的被连根拔起,有的直接碎裂。随着又一波的气流袭来,秦平见自己的光幕依旧稳定,这才松了口气。

    随即,秦平就见到那一直追杀他的青年,只见青年此刻早已浑身是血,头发也凌乱的披散在后面。此刻正拿着一柄飞剑,往其中疯狂的注入灵气,抵抗着这一波冲击。

    秦平见此,一下就心动了,如果能抢过这柄飞剑,自己的逃跑能力,战斗力都会不一样,毕竟以他现在的修为来说,骨刀已经不适用。

    秦平试着向青年那边移动了一下,发现虽然缓慢,但还是可以移动,顿时大喜。

    慢慢向着青年所在飘去。

    青年此刻正在死死抵抗气波,见秦平往这边移动,顿时大急。想要远离,却因为气波的原因不能移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平的到来。

    秦平在刚才第一波的气波之下,除了玉佩,再无他物,来到青年面前也不敢大意。

    看准时机,秦平丢出一道风刃。

    在平时,这道风刃青年根本不会在意,抬手就可灭去。但此时,青年根本无法分心,只能眼睁睁看着秦平丢出这道风刃。

    骆驼可以负重很多前行,但当骆驼达到极限的时候,一根稻草就能压死骆驼。秦平此时的风刃就是最后一根稻草。

    在秦平的风刃打到青年苦苦支撑着的飞剑护盾上时,平衡终于是被打破。

    青年瞬间被气流吞没,但却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又幻化出一片光幕。

    青年死死的捏着一枚符篆,在光幕之中怨毒的看着秦平:“这枚符篆是我族中结丹后期老祖炼制的符篆,能抵挡结丹后期修士全力一击。本来这是我的保命之物,但你却让我白白的浪费在这里,在我死之前,我也要拉你垫背!”

    缓缓取出三枚符篆,青年咬牙切齿的盯着秦平“我这里还有两张相当于筑基大圆满修士全力一击的符篆,一张结丹初期修士全力一击的符篆,我不信你的护身符能够挡住我这三击。”

    秦平一直警惕着这青年的临死反扑,在青年散出光幕的那一刻,他就开始后退。只是在这气波之中,根本无法快速移动。秦平看到青年丢过来的符篆,只能够祈祷光幕撑住。

    见第一枚符篆没有打破,这青年不甘心,将剩下的两枚符篆一次性丢出来。

    一枚筑基大圆满,加一枚结丹初期的攻击符篆混合在一起,终于让秦平的光幕暗淡下来,但最终还是撑住了。

    青年见此,满脸的遗憾和不甘心,自己的底牌已经丢完,剩下就只能等死了。

    秦平确定青年再没任何后手,又是一道风刃,打碎了青年的光幕,青年快速消散,在消失之前,都死死盯着秦平,眼神深处还有着一丝后悔。

    秦平没有理会青年的眼神,要追杀他,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快速将青年的飞剑和储物袋纳入自己的光圈内。

    此时玉佩散发的光圈已经暗淡到了极致,秦平心中一凛,不敢大意,顺着气波冲击的方向,快速往外移动而去。

    当光幕最后消失的刹那,秦平刚好踏出气波的冲击范围。

    其中一只似蛇非蛇,头上有一只独角,全身通体黑色,布满片片鱼鳞,配合着那强劲有力的身躯,看起来爆发力十足。

    这荒兽顿了一会,就扭动身躯,甩动巨尾, 向着另一只荒兽狠狠砸去!

    但这些都是徒劳,只能稍微减缓死亡的时间罢了。

    “啊!”其中一人防御符篆用完,就被暴乱的气流撕裂,只能发出一声惨叫,连完整的尸身都未能留下。

    在这人之后,另外一人甚至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人就被气流淹没。

    秦平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就要死在这里了么?有点不甘心啊。希望义父一家安好,阿公,小平子来了。”秦平喃喃道,绝望的闭上双眼。

    等了一会,秦平发现自己并没有被撕裂,奇怪的睁开双眼,发现胸口的紫玉正散发着点蒙蒙光圈,将秦平笼罩在内。无论是气流带来的压迫,还是飞来的石头,都被光圈排挤在外让,让秦平免受气流冲击带来的伤害。

    秦平稍微安心点,顺着气波发出的方向望去,有两只荒兽正在对峙,这冲击正是由这两只强大的荒兽打斗所发出。

    秦平被追上之后,再次取出一枚攻击符篆,向后扔了过去,青年不免破口大骂,手忙脚乱之下,也应付了好一会。

    等三人灰头土脸的出来之后,秦平又已经走远。

    四人就这样,在一逃一追之下,秦平最终还是被三人追上,被围了起来。

    秦平也在气流之中拼命抵抗。

    他还剩最后一张防御符篆,此刻祭出来不到一息,光幕就破灭开来。秦平身上的衣服,储物袋,都在这光盾破灭的一瞬间被这冲击波撕裂带走,秦平炼体的体魄根本扛不住这气波的冲击,在气波之中出现道道血痕,肌体慢慢被撕裂。

    但光幕像此时是纸糊一般,刚一形成,就被撕裂。

    三人见此,脸色一白,不敢怠慢继续取出防御符篆,接着激发。

    有了这一枚攻击符文的拖延,秦平向前跑出去不少。

    “追,我必定将这贼子千刀万剐!”青年说完就朝着秦平掠去。

    异变突生。

    一股强烈的威压,混合着强烈的气漩冲击波,周围的树木都被连根拔起,掺杂着巨石,一瞬向着四人横扫而来。

    伴随着狂乱的气流,几人一下就被卷入空中。青年三人急忙取出防御符篆,快速激发,幻化出光幕,将自己包裹在内。

    青年冷笑道:“逃啊,怎么不逃了,你不是挺能逃得吗?”

    几人围着秦平转了几圈,正要动手。

    从青年打出灵决,再到青年祭出符篆,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看着手上这枚已经暗淡无光的符篆,青年大怒,显然没有料到秦平这么决绝,一下就丢出一枚攻击符篆。

    自己虽然地位不低,可这防御符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弄来的,加上这次出来他本就没带多少防御符篆。这次一下就毁去两枚,又怎能让他不心痛,对秦平杀心也更重。

阅读焚尘无境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绝地大唐我的分身儿子《葛二蛋传奇》逐鼎记刀圣传说都市神魔天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