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诡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胖子更是一惊,后退了两步,才盯着那双让人有些发毛的眼,嘴角肌肉微微跳动。

    看了一眼旁边脸色发白的母亲他急忙伸手捂住了母亲的眼睛。

    一边的赵慧瞬间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了下来。

    ‘小姐,小姐!!’

    她在心里不断地喊着,一只手紧紧地拽着衣角,布料的丝路瞬间被绷的笔直,像是下一刻就会被撕裂开来。

    浑浊的油灯被胖子撞上的桌子一震,暗沉的光立即变得摇曳起来,将几个人的影子晃动的纠缠在了一起,如同几只恶鬼在相互撕咬着,诡异而复杂。

    老人只是凝视了一眼,便垂下眼睛,伸手打开了随身带来的木匣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些不明液体,将赵慕言被鲜血覆盖的双眼洗净。

    诡异的场景才恢复了本来该有色彩,双眼紧闭没有丝毫异常,如同普通人那休眠中的眸子,整间屋子依旧是那么昏暗,颜色单调而安静。

    只有那扭曲而裘结的肌肉让人动容,那种痛苦似是所有人都感受了。

    老人微微张开了嘴巴,似是吐出了一口气又似是松了一口气般。不仅是他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吐了一口气,那种诡异的视觉实在是有些吓人。

    “老人家,我姐姐她怎么样了?”

    一边的赵慧见此是急忙开口问。

    老人摇了摇头,然后掰开那双闭着的眼睛,里面是一片血红,程度比外面的颜色还要浓上几分,那种红色看起来有些妖异,像是某种液体围绕着眼睛中心在缓缓流动,形成了一个微弱的漩涡,又像是凌厉的眼神在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一股寒意透体而来,直戳她的心脏。赵慧感觉很熟悉,是小姐愤怒时才会表现出的。就是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如自己这般,她也没有多问,只是偏头看了看其余三人,见他们都神色如常,不由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难道小姐只是针对自己?为什么?’

    本来在看到老人这个举动她心中本来还有些不安的,生怕小姐那双与众不同的眼会带来什么麻烦,然而事实并非她想的那么糟糕。

    “被利器所伤,充血过度导致的,至于会不会失明现在还不好说。”

    老人又指向那中心处道:“看到了吗?这里才是关键。我这里有一株从山中深处采集到的草药,有些年头了,曾经村里有人也是眼睛受伤,这株药草只用了三片叶子就有所奇效,这件事啊大牛他们娘俩应该还记得。”

    一旁的胖子闻言是一个劲儿的点头,急道:“李爷爷那你还犹豫什么,赶紧给这位姑娘用药啊!”

    “是啊!老身记得是村头大有他爹,那眼睛啊都说是保不住了,李老听说后不愿意看见乡亲遭受这种苦难只花了几天就给人治了回来。大牛他叔啊,你看还是给这位姑娘用一些吧?不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双目失明啊!”

    “真是可惜了!好吧!好吧!也算是物尽其所能了。不过老朽也不敢保证是否能够治愈,只能先试上一试,实在不行在想别的办法吧!”

    老人微微摇头,满是皱纹的脸上是苦笑连连,语气中也满是不舍。

    赵慧是激动地无以复加,浑身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既然答应了老人也没有多做惋惜,很快便从木匣的最深处取出了一个被油纸层层包裹的木盒。

    盒子打开,整个屋子瞬间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香气,直透人的心灵,多吸一口都觉得灵魂都飘了起来,所有人都是双眼放光盯着木盒里面的物什。

    这是一束清秀的只有两片血红叶子的怪异植株,它的杆是碧绿的,有拇指般粗,几寸长,如同翡翠,几乎可以透出里面那错落排列的经络,根茎是白色的像是被一堆的绒毛簇拥着。

    仔细看去还真的有几处长叶子的地方被人掰了去。

    老人拿出了一个铁窝,让赵慧将其碾碎…

    很快赵慕言的头上就被老人亲手换上了新鲜的绷带…

    赵慧看着这一切心中满是感激,奈何老人说什么也不要报酬,最终她只好和胖子一起做了一顿丰盛晚餐招待老人。

    老人临去时告诉她三日之后他会再来,这三天中不论病人发生什么都不要去拆除绷带也不要打湿水,不然一切都白忙了,世上也很难在找到第二株这种药了。

    她目送着老人远去,虽不知那药能否对小姐有效果,但心中依然满是欢喜,直到黑夜中再也没有老人的背影她才转身进了院子。

    只见此时那张脸上的双眼都被浓稠的鲜红覆盖着,那是人的鲜血。

    血液似乎还没有干涸在那个肌肉扭曲裘结的地方勾勒出了暗红而刺眼的轮廓,那双眼睛似是睁开的,又像是紧闭的,又像是蛆虫在蠕动着,十分诡异。老人的双眼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默然的一凝,眉头微皱。

    “姑娘这是何意,看不起老朽吗?既然大牛家肯收留你们,说明你们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徒,看在大牛娘的份上这钱我也不能收啊!在你们富贵人家十枚金叶倒是算不得什么的,不过在这小地方或许就是一场灾难啊!”

    老人表情严肃,把她的手推了回去。

    她看着这个慈祥脸上带着微笑的老人心中涌起了一丝感激,真是一位可敬的老人家啊!

    一行人来到了赵慕言所在的屋子,一盏油灯在黑暗的空间中闪烁着微弱摇摆的光,整间屋子看起来有些昏暗。

    老人坐在了床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先是把了一下脉,然后伸手解下了那只带着血污的袖子。

    露出真容的赵慕言那张美的不似凡人的脸让大其他人都是看直了眼睛,然而美中不足的是那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上此时却是出现了本不该有的瑕疵。

    老人看到守在院子门口的两人时先是微微的一愣,目光在那个女子身上停留了片刻,朝着大胖子踏步上前开口道:“大牛,听说你家有人眼睛受伤了?”

    “是的,李爷爷,您终于回来了,快进来,病人就在里屋。”

    大胖子是抖着一身肥肉,跑了过去。

    为自己开始的想法感到有些羞愧,还以为老者开始的话是有意的,不过是想要一些好处。

    她嘴唇微动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老人却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多说了。

    “不管如何还是谢谢您能过来。”

    她说着从口袋掏出了十枚金叶递了过去。

    他告诉二人自家爷爷在大早上就出门了,估计得等到日落时分才会回来。

    她闻言不由露出了失落的神色,当二人把来意说明后少年说等他爷爷回来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他的。

    “谢谢您啊!老先生。”

    她急忙低下了头,恭敬有加。

    “姑娘客气了,老朽还不知道有没有那个本事承你这声谢啊!”

    “嗯!走,先去看看病人再说别的。”

    老人疾步走了过来,冲站在一边的赵慧点了点头。

    日落西山红霞飞,太阳余温不再,天际只留下了一片火红,美的令人陶醉。

    在鸡犬回笼时一个满脸慈祥满头白发的老者背着一个比他背还宽大的木匣子终于是姗姗来迟。

    下午时分她和大牛敲响了那个老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俊俏少年,自称是老者的孙子。

阅读妖—言晨宿命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九转道经薄情总裁上错床天下豪商小夫小妻小仙人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重生之最强弃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