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惊变和后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一场大火是以园中园为中心朝着四方扩散的,周围方圆一里被烧成了一片焦土无一人生还,园中园那一户人家一百零八口均都死伤殆尽。

    后来官府查了好几天依旧毫无所获,将其定位于天灾,草草结案。

    不过知情的人不免发出叹息,都认为这是皇室所为,因为园中园的主人,那位前朝的大佬……

    “离那个地方应该还有三日的路程,我必须要抓紧了。”

    老者这时脸上有着深深的后悔。转头朝着后方的天际望了一眼,似是有所感应,不由加快了速度。

    想起那一晚,那个恐怖的女人,他的身体瞬间感觉到一阵冰冷。

    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很陌生,又很熟悉,一时之间居然想不起来这个给他熟悉感的人究竟是谁?

    一百零八口人啊!均都丧生在了那个女人手中。仅仅一招自己就毫无招架之力。完全不是对手,只得遮掩气息,落荒而逃。

    他知道那个女人想要的是什么,是那块神奇的玉石,那块自当年犀牛河一役所得到的名为镇灵的奇特物什。

    想起犀牛河一役,老者的脸上浮现出了沉痛之色,这一切都是他造的孽,可是他却是没有办法再和自己的儿女解释什么,因为他们都死了。

    一个月的逃亡,为的就是去那最后的战场,去看一眼那有着熟悉感觉的土地,有着自己女儿气味的地方,尽管十几年来他已经记不清楚了,甚至连女儿现在的容貌在记忆中都模糊了。

    如果她还活着是否如十几年前一样,那么天真,整天拉着自己的手,让自己教她剑术的那个扎个小辫子的小女孩。是自己将她推入了这深渊之中,摔得粉身碎骨,却始终没有怨言。

    而自己却没有在终点等到她,这真是一个可怕的世界,不知多少人在其中磨灭了最初的本心,如果还可以重来,自己是否还会做当年一样的选择,答应那个条件。

    “青川,你还能往哪里逃,交出镇灵,留你全尸。”

    想到了那些事,老者满心惆怅,双眼隐约间有雾气弥漫,这一刻他后悔了,心中刺痛。

    还不等他继续想下去,一个女人冷冷的声音便传入耳中。

    急速奔走的身体顿了顿,停了下来。

    他也冷冷的转过身去朝着出声的方向望去,眼中闪着仇恨的火焰。

    “你到底是谁?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早晚会找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这么残忍!你,你不该杀死那些毫无关联的人,你真的会安心吗?”

    女子闻言,发出一声冷哼,一脸的讥笑。

    美丽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毫不在意的说:“区区几个蝼蚁,对于你自然是不会安心的,我这可是防患于未然。废话少说,交出我要的东西,否则定让你生不如死,抽魂炼魄,不得超生。”

    “你的威胁实在是太多余了。何言来生之谈?你也别忘想搜寻我的记忆,我虽然打不过你,但这点自信还是有的,那些记忆早就被我从大脑中磨灭了,你注定是一无所得。”

    看着那不似作伪的表情,女人微微的眯起来了那双凤眼,目光如利剑,闪着寒芒,冷然的看着那人。

    这场大火足足烧到了第二天午时才逐渐熄灭。

    当官府派人来查看时,所有人都说那一夜只听到了从这个方向发出了一声女子的怒吼。而大火也是不久之后突兀的燃起。由于火势太大,所有的人都称已经无法灭火了。

    不少街道上灯火闪烁,人来人往,嘈杂不已。各种青楼技寨前那女子发嗲的声音正在卖力的拉着过往的才子和富人,一切都很平常,整个城市在这如薄纱的月色笼罩下朦朦胧胧,隐隐约约,如梦似幻。

    园中园,此刻静谧的渗人,似是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屋檐下树荫中产生的黑色影子和轮廓宛若割裂了月光,成为了两个世界的界限。

    “啊!青川,你个老匹夫,真是该死!”

    睡梦中的人们被惊醒,骂骂咧咧的声音长短不一,婴儿的哭泣声更是尖锐刺耳,犬吠声从无法辨别的地方传出,宛如人的悲呼,连动物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一切事物都有短暂的混乱。

    一个时辰后,大火从园中园烧起,蔓延了几条街。

    火势熊熊,烈焰滔天,遭殃之人的呼救,动物的哀鸣…

    对面的人斜着眼睛扫了一眼,神色如常,眉头微微动了动。

    这里就是那东西的藏匿之地?但愿无误,不然真的就没有办法了,或许还有几年好活吧!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收回看着那片园林的目光,喝了一口酒。

    丑时三刻,这里突兀的爆发出一个女子愤怒的吼声。声音震荡了整个洛州城。

    当中夹杂着不甘和暴怒,一股杀气直冲霄汉,似要和月色争辉。这一刻那高悬的月亮似乎都暗淡了一下。

    两个人的对话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就连离开也是,宛如红尘中的路人,毫不起眼…

    月上中天,深山寂寂,洒下蒙蒙清辉,如同轻纱覆盖了整个洛州。

    其中一个脸色苍白,眉宇之间有些病态,精神有些不振,嘴唇发白似是受了风寒。

    仔细看去那坐在凳子上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一年了,这么多日子以来她真的没有再来看过,哪怕是靠近也没有过。可真绝啊!

    想到这里站起身来的人那苍白的脸上划过一丝痛苦,宛如刀刻上去一样,那么明显,无法抹平,下一秒他像是习以为常般的一闪即逝,丝毫看不出前一刻的表情。

    “你的伤又发作了,还是我扶你回去吧?”

    看着站起身来的人,他很随意的说了句,平淡的表情似在说着或无相关的话,听起来没有丝毫的诚意,感觉是冷冰冰的。

    一个面容普通,身躯佝偻的老者正疾步穿梭在山林中,头发披散,气色却是很好,不过有神的眼中却不时闪过仇恨的光芒。几个闪动便到了远处。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洛州、园中园。

    两个年轻的公子哥儿正坐在一酒楼中,眉清目秀,均都身穿黑袍。望着街道对面的园林相顾无言。

阅读妖—言晨宿命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九转道经变形记之神级天王极品透视学生都市至强者降临圣墟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