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染血一夜尽惶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慕言没有回答,抬起头眼中的有一丝兴奋的光闪过,却快速的隐去,没人发现。

    她双手握拳,骨节发白,正在拼命的控制那种扑上去咬他们的欲望,她的内心在苦苦的挣扎,不想变成吃人的怪物。

    旁边的人就这样议论开了,不过她却没听到一样,看起来有些傻呆呆的。

    “队长,这里是开战的地方,众所周知北苍山方圆数百里没有一户人,开始就发生了莫名其妙的事情,大家都怀疑是桑夷搞的鬼,现在月上中天,正是我等疲累之时,我怀疑她是桑蚁派来的奸细,来刺探军情的。”

    有人开口下面的人都是一阵复合。

    “是啊!队长这事儿不得不防啊!依属下愚见应该把她格杀当下。”有人高呼。

    “不妥,应该把她带去见许副将。”有人反对。

    “好了,我自由主意,大家都给我打起精神,各就各位,今夜事关重大不容闪失。”

    将这些议论声压下后,他严肃的说。

    然后伸手扣住了那个女人的手腕拉着她朝一个方向走去。

    穿过错落的营帐,她跟着他不做声的走了很久,路上似是遇到了一个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她没有去听,然后感觉中是转了个弯。

    当眼睛被光所刺痛,她才回过了神来,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似乎是一个居寝,一路走来,杂乱无比,然而这里却是华丽而整洁。

    正中摆着红色的桌子和椅子,都是用名贵的红木制成,雕龙刻凤,做工精细。一张铺着不知名兽皮的大床,足够四五个人平躺,旁边有香料在燃烧烟雾弥漫发出阵阵幽香。

    上首位摆着一架书台,文房四宝齐全,错落有致,摆放讲究,做工精细,档次之高,几乎不亚于朝中贡品。

    “来人啊!给这位姑娘打水来!”

    一个男子有些阴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个婢女应声远去。

    门帘被人掀起,露出了一张带着病态苍白的脸,五官端正算得上清秀。

    赵慕言转过身,目光没有焦距,没有发问。

    男子疾步走了进来,一脸微笑,目光有些意味莫名的上下打量着她。她没有理会任由对方肆意轻薄。

    不得说,婢女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水打来了,冒着热气,发在木屐上。

    “退下吧?”

    男子挥了挥没有什么肉的手,扔过去了一块物什,打发走了婢女。

    “姑娘,请。”

    他看着对面如同失了魂的她,脸上挂着微笑,夹杂着雾气,微微弯腰做了一个手势。

    赵慕言缓缓抬步,机械的走了过去。

    看着倒映在水中自己那邋遢的脸,沉默了片刻,埋下头,将脸陷了下去,用手拼命的搓着,似乎想要洗净某些纷扰。直到呼吸困难才抬起了头。

    水珠从光洁的脸上滑落,打湿了那片布料,一种若隐的美露出,可谓是秀色天成。当脸上尘埃尽去露出那张苍白而极美的脸时,对面一直看着她的人却是直了眼。不停的搓着手,样子有些失态。

    他很佩服自己的眼光,就那么惊鸿一瞥,却是人间绝色入手。什么嫔妃佳丽,哪里极得上眼前的美人儿,都是些庸脂俗粉,还是什么千挑万选简直不堪入目。

    “敢问姑娘芳名?”

    赵慕言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神情呆滞,不知道有几人是被其刺破了喉咙,那种恐惧的表情依旧在眼前。

    “那在下就先介有礼了,本人姓魏,名贤,当今陛下正是家父,承蒙雅士抬爱‘风流君子’就是我了,不过区区奉承言论,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他说到最后居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很是得意。见到佳人依旧是面无表情,他的脸上不由划过了一丝怒色。

    心下一发狠,用强了,不过这么个美人儿,用强的话确实有些失了风度。不管了,反正哥哥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想到这里他再也忍受不住身体的燥热,想要一亲芳泽,便猛地朝着失神的赵慕言扑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

    他扑过去的身体却倒飞而回,砸在了那张兽皮大床上,滚了几滚。脸上一个清晰的指印浮现。

    赵慕言就算神志迷离,直觉也告诉她这个人对她意图不轨,这是人最原始本能。眼中有凶色浮现,整个人瞬间气息大变。

    一步步走了过去,缓缓的伸出了手,这一刻她那少得可怜的神志又再一次沦陷了,凶相毕露。

    吓得魏贤本就如纸的脸色更加惨白,如同白玉,毫无人色。

    “你别过来,我是当今烟国太子,这次平掉桑夷回去就将继承皇位。站住,你想干嘛!外面有千军万马,只要你从了我,我一定纳你为妃,不封你为后。你要是敢乱来你今天注定死无全尸。朕登基之日必将你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他那威胁带着惊恐的话还来不及说下去,整个人就飞了起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而去,直接撞在了对方伸出来的手上,脖子一紧他瞬间呼吸抑止,身体离地,乱踢一气。

    下一刻他就感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刺骨的痛,喉间咕咚,鲜血溢出,从嘴角滴落。

    ‘咔擦’

    他如同开始死去的人一般,瞬间苍老了五十岁,脸色乌黑,生机断绝,只有鲜红的血液从脖间缓缓流出。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死在了赵慕言的嘴下。

    “啊!杀人了!”一声毛骨悚然的尖叫响起,正是开始的那个婢女。

    此刻的她表情惊惧的看着面前的一幕,看着那个被活生生咬碎头骨的太子,死相让人心跳停止。浑身软的无法后退一步。

    赵慕言一晃来到了她的面前,这个花样年华的婢女也死了。

    这里的声音引起了外边守卫的注意,一声高坑的哨音响变整个军队,引起一阵大乱。

    看着外面的人墙,赵慕言表情麻木,神情呆滞,似是有人操控一般。目光涣散的望着周围的人。

    “不好了,太子殿下死了。”

    一个士兵查看以后,捂着胸口一边呕吐一边大喊,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让他的胃一阵痉挛。

    所有人为之变色。

    “什么太子死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全都纷纷举起兵器,一脸凶狠,愤怒在眼中燃烧。

    一个全身盔甲的人推开了士兵,小跑着进去了,不到一秒,他也脸色难看的出来了,朝着人群大吼起来。

    “把这个凶手给我拿下,定让她受尽折磨,尝尽万毒噬心之苦,凌迟处死,为殿下报仇,也为我等寻得一丝生机。”

    听闻这声爆喝,所有人都不再犹豫朝着她冲来,一股杀气迎面袭来,如同利剑刺得人肌肤生疼。

    她依旧没有丝毫动容,看着这些人,还抬手抹了一下嘴角。近前的士兵均都是一僵,不知何故一股寒意竟涌上心头。不论如何都驱散不开。

    还没有等他们手起刀落,享受断手断腿的快感时就见到离目标最近的两个人已被掐住了脖子,有鲜血从那双手白皙的指间流出,色彩十分刺目且可怕,他们嘴里均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似是痛苦。

    下一刻看到的人统统为之色变,心胆俱裂,他们看到了什么,自己的战友被面前这个美丽且有些瘦弱的女人活活的咬死了。死相凄惨瞬间苍老,宛如一晃眼就经历无数春秋一般。

    全都不自觉的挥刀朝着赵慕言劈砍而去,可是到在离她身体尺许远的地方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撕扯,所有兵器瞬间化为齑粉。

    所有人都是一愣,瞬间后退,脚步踉跄。

    “撞邪了?”

    可是后面的人却是疯了一般朝着这儿涌来,因为他们的太子殿下被前面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杀死了。皇帝若是降罪,他们都得陪葬,甚至是株连九族。

    是前面这个人断了所有人的生路和大好前程,所以眼下都是不顾一切,如痴如魔,状若疯癫。没有人能够淡定,包括开始哪位队长嘴中的许副将,回去以后也许最先遭殃的就是他和他的家人了,所以他最先失了分寸。

    没有人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就是算刽子手也不会列外,面对死亡降临自身他们就会比常人更加恐惧和难以接受。

    当然皇帝也不会恼怒的为了太子做出杀尽军队这样让黎明百姓心寒的事,除非他想亡国,最多就是杀一些该死的人,至于太子,众所周知历来的皇帝不可能只有一个儿子。

    “姑娘,现已三更,一人在此是为何?”

    一个队长模样的人拨开人群走了过来,看着狼狈不堪的她,神情愕然的问。

    就这样她在这周围来来回回的猎杀美食,宛如隐入黑暗中的恶鬼。

    也不知吃了多少人,她身上那没有什么光泽的毛发消失了,尾巴也不见了,恢复成为了以前的样子。

    脸上满是污垢和灰尘辨认不出本来的容貌,全身一层薄薄的衣物破烂不堪,看起来衣不蔽体,似乎不着寸缕,就这样缓缓的漫无方向的走着。

    她颓然蹲在了地上,脸色苍白,用力撕扯着披散的如同杂草般的头发,嘴里发出一阵阵哀鸣,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身体不受控的瑟瑟发抖。

    她的声音传出,引起了远处士兵的注意,不一会儿就围过来好多的人。

    她没有理会,如同行尸走肉。

    嘎吱,额骨碎裂声响起,鲜血一下子涌入了她的嘴里,她不知道是什么味,只知道这不是那种美味的味道,近在咫尺,她却没有吃到,只差一点点的直觉让她一定要吃到,就拼命的吮吸着。

    慢慢的她吃到,暴躁的心情不由好了起来,愉悦在满是绒毛的脸上荡漾,鲜血顺着她的下巴往下低落,染红了一路的白毛。

    只是瞬间她又暴躁起来,因为能满足这种欲望食物实在是太少了。将手里拧着的人一丢,又朝着倒在地上的士兵走去。血红的眼睛里闪着莫名的兴奋。

    她的神志似是又有所恢复,身体一顿,神情依旧有着淡淡的木然。陡然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她浑身颤抖,入坠冰窟,一阵恶心涌出,喉间似有腥甜。

    再也控制不住,哇哇的呕吐起来。

    一声大喝,已被巡逻的士兵所发现。

    她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冲了上去,一队士兵死于非命,全都表情惊惧,双眼暴突,头骨碎裂,死相凄惨。

    此刻的赵慕言,脑中混乱,只知道面前是美味的自己渴望的食物。

    张开嘴,一口咬在了他的额头,那种感觉似是得到了发泄,让她的欲望稍微减轻了一丝。

    近了。

    她看清了面前是一片片望不到尽头的军营,火光冲天,嘈杂声震天,似是议论着什么,她脑子迷糊,大摇大摆的靠近。

    “什么人”

    一阵阵骨头被咬碎的咔擦声不绝于耳,鲜血染红地面,让人颤栗和惊悚。

    看着一地的死人,她面无表情,吸了吸鼻子,朝着一个方向行去。速度之快如同风吹过。

    “妖怪爷爷,不,大仙,小人不知您在此地,有所冒犯,还望饶命啊!”

    他看着面前朝着自己走来的怪物,立刻虔诚的如同见了神明的信徒般跪立,用有些结巴的声音颤抖的求饶着。

    可是他没有说完话脖子就被一只爪子死死的掐住了,锋利的角刺入了皮肤,瞬间鲜血直流,恐惧蔓延整脑,让他忘记了疼痛,只是惊恐的望着面前的怪物。

阅读妖—言晨宿命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龙王传说独断大明末世恋爱法则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海贼之一刀必灭重生之最强弃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