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何望切了一声,说:“算了,朋友妻不可欺。”

    在何望心中,赵品凛是那个妻。

    不再继续和何望斗嘴,韩咹咹说出了打电话给他的目的:“何望,你能不能帮我再约一下赵品凛。但千万不要说是我要约的,就说是你要约的,然后我不小心就遇见了你们。”

    何望听得云里雾里的,“什么鬼?”

    于是韩咹咹大致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何望说了一下,重点突出:“你说我对这个人一点都不了解就让他当我男朋友,我是不是脑袋秀逗了。”

    何望听后长叹一口气,接着道:“韩咹咹你这个包子!你说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怂啊?非得要和人认识个一年半载的才能谈朋友?你就大胆一点和人交往怎么了?现在人闪婚的都比比皆是。还有,你昨天不是还说你那个什么什么堂姐和相亲对象认识两个星期就结婚的吗?就你这性子,你是要急死我吗?”

    一口气说出那么长一段话,可见何望有多激动。

    可是,韩咹咹搞不懂何望激动个什么劲,“喂,你帮我约赵品凛。”

    “要约你自己约!”何望说完,啪地一声挂断电话。

    韩咹咹再打电话回去,对方显示忙音。

    看了眼时间,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韩咹咹沮丧地从天台上下楼。

    哪怕主编Jessica早上召集开会说专访的人是赵品凛,她韩咹咹也不至于拒绝掉他。

    主编助理的位置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韩咹咹胸口的老血差点没有吐出来。

    韩咹咹一边下楼,一边翻阅手机。

    页面停留在她和赵品凛的聊天对话里。

    他们两人的最后一句话是她发的。

    小咹子:【不用了,我想昨天晚上的闹剧就到此结束吧。】

    其实在发出这句话后,韩咹咹想他或许会挽留,即便是不挽留,客套几句话总该有的。

    可是他就干脆不回复她的消息了。

    这种默认的态度以及是最明显了,韩咹咹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现在韩咹咹的心里可是一万个后悔啊。

    哪怕时光倒流,她都要争取和赵品凛处好关系,这样,关于这次的独家专访或许还有戏。

    可是现在呢?

    正想叹气,韩咹咹听到楼下有人在说话。

    “Eli Zhao的专访我一定要得到,请你无论如何帮帮我。”

    说话的是赵柠,那典型的娃娃音,想认不出都难。

    韩咹咹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此时的她正在安全通道的楼梯上,不过刚好在赵柠的上一层。

    赵柠又说:“无论如何,我都想试试,因为我真的很想当主编助理。”

    韩咹咹垂下眼角。

    杂志社内明争暗斗的事情其实时时刻刻都在上演,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谁有本事谁就能往高处爬。

    韩咹咹从进杂志社的那一刻起目标就非常明确,她想当主编。

    这是从大学时期就确立的人生目标,她要去纽约时装周,巴黎时装周还有米兰时装周。

    韩咹咹来杂志社三年多了,她明白自己不能一步登天,所以最近的目标是主编助理。但是很显然,主编的助理并不是韩咹咹一人的目标。

    如今梦想就在眼前,只要成为了主编的助理,那么几年的国际时装周她就有机会去。韩咹咹真的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皮特,只要你肯帮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赵柠说。

    很快皮特的声音传来:“上床也可以?”

    韩咹咹心中一惊。

    只听赵柠撒着娇说:“我就知道你一天到晚的歪心思,当然没问题,我还可以帮你口。”

    三观破碎的韩咹咹,这一刻脑子里嗡了一下。

    紧接着,她放在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接着发出悦耳的音乐声。

    “谁?”

    韩咹咹下意识就打开自己前面的安全门跑了出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电话挂断。

    就这样,韩咹咹一直狂奔到卫生间里,气喘吁吁,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心跳平复下来之后,韩咹咹打开手机。

    刚才打给她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韩咹咹没多想,重拨回去。

    很快接通,韩咹咹道:“喂?请问是哪位?”

    那头顿了一下,说:“咹咹,是我,赵品凛。”

    算起来,这是他第三次说起自己的名字。

    希望她不要再忘记了。

    韩咹咹自然能够听出来是谁的声音,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时候的她简直激动地想要跳起来了。

    强装淡定,她说:“有,有什么事嘛?”

    “听说,你想约我。”

    下一秒,韩咹咹又恨不得钻到地洞里去。

    她硬着头皮,清了一下嗓子:“嗯,是的。”

    既然别人为了事业可以献身,那么她也可以厚脸皮。

    “我已经到了。”

    韩咹咹:“啊?”

    “五点半,我接你下班。”

    = = =

    韩咹咹是在办公室里磨蹭到同事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才下楼的。

    天知道,她刚才在窗户口的时候就看到停在楼下的那辆劳斯莱斯,可以说要多显眼又多显眼。这会儿她要是在一众同事的目光中坐上那辆车,那么明天一早就是一堆人的狂轰滥炸。

    不得已,韩咹咹只能编个理由给赵品凛。

    小咹子:【我这里还有一点点忙,大概还需要几分钟。】

    很快赵品凛回复。

    小赵子:【不着急。】

    韩咹咹不知道该哭该笑。

    可看到中午那条由她发送的消息后,她就知道自己笑不出来了。

    估摸着同事都走得差不多了,韩咹咹才从大堂出来,继而火速地跑到对面坐上车。动作一气呵成,半点不拖泥带水。

    一上车,韩咹咹就感觉到气氛不太妙。

    赵品凛看着她在笑。

    笑得那么……好看。

    紧接着,他靠近。

    韩咹咹不敢动弹,脑袋里一秒钟浮现昨晚他攀在自己身上时的场景。

    昨天晚上他就这么突然地就靠了过来的吧?没有任何预兆,将她迷得团团转。她到底是怎么沦陷的呢?其实到现在韩咹咹都不知道。

    “咔”地一声,是安全带扣子扣好的声音。

    韩咹咹不禁又脸红了。

    看来是她想多了。

    不对,她刚才是有所期待?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可是,他为什么还不离开。

    既然他帮她扣好了安全带,那就应该回去他的方向盘开车吧?

    “咹咹,抬头。”是赵品凛在对她说话。

    昨晚互相介绍,韩咹咹对于赵品凛这个名字是赞不绝口。可一想到自己那个被周女士随口取的名字,韩咹咹就觉得很无奈。

    明明都是称呼,有些人的听起来就高大上,像韩咹咹这种一听就显得很随意。

    可咹咹这两个字从赵品凛的嘴里念出来,好像摇身一变也显得高大上了。只因他好听低沉的嗓音,加上一股不知名的……宠溺?

    对,是宠溺,如果韩咹咹没有听错的话。

    韩咹咹抬起头,眼前就是他那张放大版的绝世容颜。

    他的目光皎洁,不带一丝情.欲。

    就昨晚韩咹咹和赵品凛接触下来的这段时间来说,应该说对他的印象是非常好的。尚且不论他仪态大方长相好看,光是行为举止都非常谦谦有礼。

    韩咹咹不禁想,何望到底是从哪里给她淘来的这个男人?

    可下一秒韩咹咹就内心在警告自己。

    不不不,绝对不能沦陷!绝对不能沦陷!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你们沦陷于赵品凛的美色之中,留言哦,乖。

    韩咹咹昨晚也是真的疯了,把何望的话记得牢牢的。

    “要不,介绍给你?”韩咹咹没好气地对何望说。

    韩咹咹的脸不禁一红,迅速转移话题问何望:“你是不是认识赵品凛?”

    “你猜。”

    计算着韩咹咹又要发火的时候,何望连忙又将话题转移回来:“话说,他的技术如何?”

    韩咹咹无奈。

    就知道何望这个家伙没有什么正行。

    不过何望昨晚说过的话她倒还是记得的,他说:“见机行事,如果对方长得太吓人就赶紧逃。如果对方长得还不错,就尝试着继续。如果对方技术好又长得帅,那么无论如何都要再约。”

    不提昨晚还好!

    韩咹咹忍不住对着电话嘶吼:“何望!你到底帮我约的什么人!”

    什么人,还不就是赵品凛。

    韩咹咹:“何!望!你是不是欠抽!!”

    “呦呦呦,有脾气,爷喜欢。不过,请不要企图躲过这个话题。我们昨晚说好的,如果对方技术不行,那么长得再帅都是百搭。”

    韩咹咹也是被何望弄得没有半点脾气,只是说:“没有啦。”

    不仅没有,昨晚赵品凛对她可谓十分温柔体贴,以至于今天一整天韩咹咹都飘乎乎的。她甚至还发疯地想过,如果真的和他一直保持那种关系,倒也不错。

    这家伙怕是昨晚喝死在酒吧了,下午两点钟还在睡觉。

    那头何望接起电话,睡眼惺忪,说:“小咹咹,你昨晚过得愉快吗?”

    韩咹咹:“……”

    这倒是没有。

    “是不是欺负你了?跟哥说。”何望倒还是一如既往关心她。

    眼下韩咹咹不仅知道赵品凛是何方神圣,连人家的三围都知道了。

    何望被吼地一个激灵,困意瞬间去掉了大半,说:“他欺负你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 = =

    韩咹咹终于打通了何望的电话。

阅读独家要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洪荒玄幻之神级圣师独宠残疾夫君:最强农家媳极品透视仙医超级神基因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重生之最强弃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