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北地归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从辽国省下的三十二岁币,根本没有上交朝廷,竟然被胆大包天的童贯私下分了,蔡京、梁师成拿的都多,分给鲍太平二万两银子,没一锭银子都打着官银的烙印,鲍太平很为难,不收,等于孤立自己,收了,银子又烫手,鲍太平只有选择寄存在福田院。

    一应事情料理完毕,鲍太平聊起衣袍,跟一众老者踢其皮球来。

    鲍太平的身体比以前强壮很多,只是陪同老者们取乐,球场上根本不敢发力,生怕把哪个老伯撞坏了,而老伯们却兴致大兴,叫唤撒欢,踢得不亦乐乎。

    帅伯宝刀未老,带球要过鲍太平,鲍太平只是虚晃一下,并未真拦截,帅伯大喜,顺利过人,眼看球门就在眼前,帅伯凌空一记大脚抽射,要来个爽快的,然而,皮球没奔着球门,而是直接奔着大门飞了出去。

    好好的机会被帅伯这般浪费,帅伯捂着脸一脸遗憾,羞愧的前去捡球,刚走到大门口,向外只张望一眼,脚下生风一般的跑回院子,眨眼消失不见。

    帅伯这是怎的了?不会是又踢到人了吧?

    鲍太平离大门口近,便去观看,门口处,果然见一衣衫狼狈的女子,农妇打扮,怀中抱着躺在地上的少年,正在牛皮囊给倒地的少年喂水。

    鲍太平在一旁冷眼旁观,吩咐道:“秋霞,带人过去看看!”

    庞秋霞一身短衣打扮,聘聘婷婷领命而去,一旁搀扶倒地少年:“敢问这位姑娘,可曾伤到哪里?”

    那女子沙哑道:“吃的,有吃的吗,我弟弟是饿的!”

    “快!快去盛些肉汤来!”鲍太平赶紧吩咐手下,却觉得这声音特别的熟悉,不由得再次仔细打量那农妇。

    只见那农妇一身汉家村妇打扮,身材倒是不错,不过脸上抹了尘土,看不出本来的面目,腰间却明晃晃的别着一根通体碧绿的玉萧,上面点缀着红色的流苏。

    这根玉萧,鲍太平太过熟悉了,乃是当初李师师送给他的,后来在南院大王王府曾经最后一次吹奏,最后被唱祝酒歌刁蛮郡主萧楚若赖去不肯归还。

    当初的萧楚若,肤白貌美,衣着华贵,自然流漏出华贵的贵族气质,跟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农家女根本不沾边啊,然而玉萧就这样不和常理的插在她的身上。

    萧显被在辽国拿入诏狱问罪,全家籍没为奴了,鲍太平为此惆怅许久,甚至悔恨自己回国太早,未能有机会再次救援萧显的全家,尤其是那个活泼可爱,唱歌特别好听的萧楚若郡主。

    “萧楚若?”鲍太平试探着喊道。

    那女子抬起头,明眸扑闪,晶莹的泪滴滑落,在脸上划出白皙的沟壑,哽咽道:“小汉毛儿!”

    “本官在此存放东西,还望主持带为保密!”鲍太平道。

    “协律郎大人乃福田院大施主,协律郎大人尽管放心!”

    伴随着两个老者的欢呼,整个福田院的老者们沸腾了,脸上的皱纹仿佛都被喜悦抚平,各个神清气爽,比过年还要开心。

    鲍太平刚一下马,便被相伯帅伯等一应老者围住,嘘寒问暖的问个不停,鲍太平满面春风,与一众老者一一见过,说这个硬朗,夸那个年轻,惹得老者们越发兴奋。

    早有福田院的主持通慧和尚,拨开人群,仿佛见到财神已一般,笑面如花合掌道:“福田院主持通慧,喜迎协律郎大人前来布施,路途劳顿,还请大人先到明远斋吃茶。”

    “太平郎快些,多日未曾蹴鞠,今日当下场踢上几脚。”宝刀未老的帅伯嚷嚷着。

    明远斋门口,老者们密密匝匝将门口堵住,鲍太平与通慧主持分宾主落座,说了一通布施的粮米银肉数目后,鲍太平道:“想在福田院借两处房舍,存放些东西,还望主持通融。”

    通慧和尚笑道:“协律郎大人恁的客气,协律郎曾为福田院增盖多少间房舍?借用两间何妨!”当即拿过两把钥匙,交给鲍太平。

    “拱卒!”相伯道:“是啊!是有些日子没回来了!”也抬头向大路上凝望一眼,又道:“我预感着,太平郎今日就能回来!”

    帅伯握着棋子还没落下,凝望着相伯道:“何以见得啊?”

    相伯笑眯眯的撵着胡须,神秘兮兮道:“老朽昨夜夜观星相,算出来的!”

    鲍太平本在福田院住过许多日子,感念老者们昔日的照顾,自从小有资财后,便不停的来福田院布施,送米送肉,修葺屋舍,增盖房屋,毫不吝惜资财,算是不忘困苦时福田院的收留。

    “主持客气!”鲍太平逢迎道,在通慧主持的引领下,往院内走,还不忘跟老者们告假:“太平先与主持商议些事情,再来与老伯们说话!”

    帅伯兴奋的掀翻棋盘,拍掌大呼:“真真是太平郎回来了!输了百文不可惜!”

    并非相伯懂观星,实在是期运气太好,帅伯看时,车队还没转过来,偏偏相伯再看时,偏偏车队从路口拐过来,骗了帅伯一百文。

    “帅伯!轮到你了!”相伯提醒道。

    “哦哦!”帅伯从凝望中回过神,自语道:“太平郎有些日子没回来,老朽预感着,这几日该回来了!跳马!”

    帅伯道:“多日未见太平郎,心中想念的紧,若当真今日归来,便输你百文也无妨!”

    “说话算数,准备给钱吧!”相伯说罢,便起身兴奋的吆喝起来:“哈哈,又要改善伙食了,太平郎回来了!”

    帅伯再次抬头,重新看一眼刚才凝望过的大路,只见见几辆马车滚滚而来,眼看已经不远,车队前骏马之上,端坐着一风度翩翩的,正远远的他挥手,可不正是鲍太平。

    “开玩笑!”帅伯落下棋子,道:“昨夜你我临卧而睡,几时见你出去观星?”

    相伯道:“赌一百文,太平郎今日回来,不知帅伯敢赌不?”

    汴梁城外德胜坊,福田院的大门口,两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坐在台阶上下棋,正是相伯和帅伯。

    “飞相!”

    相伯走了一步棋,专注的盯着棋盘,酝酿着下招,等了半晌,不见对方走棋,抬眼催促,却见清幽帅伯撵着花白的胡须望着大路的远方。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镇鬼记向往的生活之天王巨星这就是铁甲之黑科技大师冰雪全能王综漫之最强冠名扬名东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