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 长亭对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叔夜黏着花白的胡须将迅雷弓递上去,道:“太平郎用老夫的弓试一试,老夫昔年便是凭借此弓,技压北国。”

    昔年辽国人射箭败在张叔夜之下,便要看张叔夜的弓,被张叔夜拒绝了,鲍太平赶紧接过弓,冷眼看,此弓并无过多装饰,平淡无奇,唯独在弓背处,麻绳缠绕的缝隙,隐约可见数层不同材质的夹层,便知道此弓非同寻常。

    鲍太平用尽全力开弓,也只开到七分,由衷的赞叹道:“好弓!好弓!”搭上羽箭,开弓七分,羽箭强劲而出,箭羽没入树中,并非洞穿,鲍太平却射出比先前更强的穿透力。

    射箭,全靠臂力,却受弓的材质限制,倘若弓的劲力不住,满弓也射的不远,穿透力不强,唯有强劲的弓,在十足的臂力开满后,才能射的更远,破甲效果更好。

    鲍太平归还了弓,三人重新回席,虽然都是文官和伶官,谈论却多是行伍之事,张叔夜更讲述在西北立下的边功,听得二人津津有味。

    唯独李纲,御史出身,并未有行伍经验,领兵作战之事,便空有热情而无从插话,偶尔插上一两句,也是书生气十足不和常情之语。

    鲍太平席间安慰张叔夜道:“别看嵇仲先生年事已高,早晚还能高升,至少也能做到知府!”

    “老夫借太平郎吉言!”张叔夜笑道。

    李纲也打趣道:“莫非太平郎会相面?且看伯纪仕途如何?”

    “我看啊,伯纪兄能够做宰执,日后若要应验,切莫忘太平今日金玉良言!”鲍太平也打趣道。

    家丁领命,奉上宝弓,张叔夜操迅雷弓,连发三箭,羽箭迅猛,三箭皆贯穿三十步外的柳树,只在柳树上留下三个空洞,满座皆惊。

    “嵇仲先生果然神射!”鲍太平志在学习,并未得得丢人,赞叹道。

    “兵在于精而不在于多也!大宋失去长城固有屏障,又缺少精良的骑兵,游牧民族会利用骑兵的优势,远程奔袭后方,谁肯跟你一命换十命?”

    鲍太平本想用二战马奇诺防线说事儿,一想说了两人也听不懂,顿了一下,续道:“宋辽百年和平,大宋军队久无战事,不习兵戈,战力还剩下几何?战端一开,生灵涂炭,百姓所受之苦,又岂是庙堂高官所能体会?”

    李纲极力想找到反驳的语言,却无言以对,憋的面红耳赤。

    张叔夜曾经以箭术惊叹北国,射箭乃是他的强项,听闻大喜。

    鲍太平便从随从家丁身上取下一张弓,控满弦,射了三箭,三箭全定在三十步外的柳树上,请张叔夜指点。

    张叔夜并未发表言论,只是接过鲍太平手中的弓拉了拉,摇头道:“此弓太软,劲力不足!”对随从吩咐道:“取老夫的迅雷弓来!”

    鲍太平举起酒碗,与李纲碰杯道:“啥也别说,都在酒里了!”

    张叔夜也举酒碗道:“万语千言,凝聚在酒碗之中,看似有形却意境无尽,妙妙妙!老夫当以花甲之年,与二位知音同销万古之愁。”

    三五碗酒下肚,李纲便开始提出感兴趣的话题:“太平郎,协律郎的职责莫过于为皇家谱词作曲,摆弄这火炮有何用处?”

    张叔夜毕竟老成,已经觉得二人话不投机,赶紧做和事老岔开话题:“我等位卑言轻,无力参与国家决策,无非雅兴所致的空谈,吃酒!吃酒!”

    鲍太平无意得罪李纲,只是觉得李纲的为人有点偏激,轻易言战而不论胜负,更把人命看的太贱,便也顺着张叔夜的坡下驴:“素闻嵇仲先生善射,太平也曾学过七日射箭,可否请嵇仲先生指点一二?”

    鲍太平道:“远交近攻,收复大宋失落的燕云十六州,本无可厚非,若我朝能够亲贤远佞,富国强兵,联金灭辽取燕云十六州易如反掌,若我朝依旧如此,奸佞横行,内外交困,联金灭辽,恐唇亡齿寒,引狼入室啊!”

    “咚!”李纲拍案而起,愤然道:“我朝人口庞大惊人,倘若以十命换金国一命,恐金国已经亡国灭种,我朝人口还剩下半数哩,太平郎何出此言啊!”

    鲍太平向来好客,何况是对待日后牛叉闪闪的人物,杨二郎骑着闪电赛龙雀去了,没片刻功夫,热腾腾的炭火铜锅便摆在石桌之上,三人推杯换盏,打开话匣子。

    李纲吃了一口火锅,眼中泛着泪花道:“太平郎不以我二人遭贬谪的身份而轻慢,却以如此丰盛的酒宴款待,知音难觅,伯纪感激涕零!感激涕零啊!”

    张叔夜道:“近日朝堂热议,辽人李良嗣(童贯为掩人耳目而给马植起的名字)进献联金灭辽之策,太平郎心怀大志,不知太平郎有何看法?”

    “李良嗣?莫非嵇仲先生说的是辽人马植?正是太平一路护送归国!”鲍太平道。

    张叔夜兴致大兴,道:“老夫昔年也曾出访辽国,还曾以箭术惊叹北国,太平郎此番跟童枢密出访辽国,当对联金灭辽更有独到的见的,还望协律郎不吝赐教。”

    “哎!”鲍太平虽然未被贬谪,却也觉得朝中奸臣当道,他一身本事无用武之地,慨叹道:“满朝之中,奸佞横行,如伯纪、嵇仲之贤才都要贬谪出京,何况太平乎?空有一身保国拓土豪情,又有何施展之地呢?有火炮利器,不知自荐何处,胸中有治国安邦之良策,却不知与谁诉说啊!”

    李纲、张叔夜都遭遇贬谪,此刻在朝堂之上没有发言权,也只能摇头叹息,叹息自己,也是叹息鲍太平,感同身受,别无他法,只有借酒浇愁。

    十里长亭,春寒料峭,张叔夜、李纲、鲍太平同席对饮。

    按照官阶,鲍太平正七品的官阶是最高的,毕竟沙县的知县也就正七品的官,鲍太平的官阶空前绝后的比李纲、张叔夜高。

    张叔夜、李纲二人本要推鲍太平做首席,鲍太平却知道二人日后都是牛叉闪闪的人物,不敢装十三,推说自己年幼,坐在最末,二人正处于被贬谪的人生低谷,反而觉得鲍太平极其照顾他们情绪,是个善解人意的俊美后生。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武大唐之富可敌国前任成了超级巨星怎么办[娱乐圈][综英美]去吧,皮卡丘!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都市之连呼吸都变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