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奸臣当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可长亭内只有一张石桌,石桌早已经被先道的客人占据了。石桌很大,完全可以容纳数人,花白须便要求与壮年同席。

    那客人年纪不到四十岁,直裰仗剑,只顾着闷头独饮,被来人打扰抬起头端详半晌,离席惊道:“子非张少尹乎?何故到此啊?”

    花白须此时也认出那人,道:“子非李御史乎?何故在此独饮啊?”

    李御史道:“吾已非昨日之监察御史,现被贬谪出京,出任沙县税监,惭愧,惭愧!”

    张少尹道:“吾亦非昔日之开封少尹,贬任兰州税监。”

    李御史,名叫李纲,字伯纪,号梁溪先生,官拜监察御史。宣和元年汴梁大水,因上书劝谏皇帝注意内忧外患,皇帝以所言不合时宜为由,贬李纲出京,担任沙县税监。

    张少尹,名叫张叔夜,字嵇仲,官拜开封少尹。他本没有什么罪过,因其堂弟张克功曾上书弹劾蔡京,导致蔡京罢相,张叔夜受从弟牵连被贬谪出京,担任西安盐监。

    旧相识,又是同样的遭遇,二人见面,大有想见恨晚之意,于是同席对饮,各抒发心中愤懑。

    李纲脾气爽直,借着微醺的酒劲,牢骚满腹:“监察御史,干的不就是上书直言的事情吗,我何罪之有啊?‘一封朝揍九重天,夕贬沙县路八千’嘿嘿,昏君,昏君啊,枉我十年苦读,进士出身,满脑子忠君报国,却英雄无用武之地!哎,哎!”

    张叔夜已经五十多岁,不似李纲年轻气盛,多几分沉稳,劝谏道:“伯纪兄正值壮年,宦海浮沉世之常情,日后还有大把机会。可老夫已经年近花甲,遭遇奸臣当道,因从弟弹劾而被贬出京,恐怕老夫再无出头之日,时也运也命也,奈之何哉!奈之何哉!”

    李纲替张叔夜惋惜:“想嵇仲兄昔年访辽,以射术技压北国,真乃大宋之豪杰,坐罪遭贬,实在可惜!可惜啊!”

    “昔年虚名,不足夸,不足夸!”张叔夜谦虚道:“许是老夫的功名是赐进士身,未经伯纪兄十年寒窗之苦,纵然被奸臣打压,老夫也看得淡了!自古邪不压正,奸臣又岂能长久当道,留着青山在,早晚还有升迁报国的机会,伯纪兄当少些戾气,日后必有飞黄腾达之日。”

    李纲经过劝谏,便也不似先前一般消沉:“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我等贤良之士,被贬谪出京,恐怕奸贼昏君弹冠相庆,我也没必要自寻烦恼,淡然处之吧!”

    “来,伯纪兄,再吃一杯,此一别,一奔西,一奔南,恐怕后会无期也!”张叔夜举杯道。

    “轰!”

    蒙的听见外边一声炸响,酒还未曾吃,张叔夜笑道:“我等尚未离京,便有人鸣炮庆贺了!”

    “岂有此理!”李纲刚刚压下的怨气再次爆发,刷拉一声,跃起抽出宝剑,怒气冲冲道:“嵇仲兄少坐,看我去寻个说法来!”

    ******

    ps:张叔夜被贬官在大观三年,可能跟李纲从来没有过交集。金军一围汴梁,李纲主持东京防务,张叔夜在山东做官知府。金军二围汴梁,李纲因援太原失败遭贬谪处京,而张叔夜勤王的军队达到汴梁。为了行文需要,将二人写作有交集。另,张叔夜射箭厉害有史可查。

    汴梁城外,十里长亭,承载着迁客骚人,离愁别索的所在。

    一名被贬谪离京的官员,胡子花白,身穿直裰,腰间仗剑,带着几名随从走进长亭,想喝几杯愁酒,再远眺一番繁华汴梁,兴致若好,也可赋词两手。

    说罢,皇帝起驾,一应大臣跪送。

    待銮驾远去后,王黼对蔡京耳语道:“老太师,这鲍协律抢了朱冕的彩头,卑职心中实在气愤不已啊!”

    在杭州奉旨搜罗花石纲,激起江南民变的朱冕,是蔡京恩人。

    “不过?”王黼又问道:“联金灭辽之事,陛下总说再议,再议,老太师何以断言此计划可行呢?”

    蔡京捋着白须,眼中闪出贼光:“收复燕云十六州的丰功伟业,哪个帝王不想啊,无非圣上宠爱童枢密,担心童枢密的安全,等童枢密回来,便是计划执行的时刻!”

    ……

    “一发弹丸便是一百两,陛下钦定采买二百发烟花,岂不是白银两万两!”蔡京道。

    道君皇帝只图太子大婚庆典隆重,确实没算100*200=20000的数学题,此刻才知道是两万两银子的巨款,觉得价格确实太高,可天子一言九鼎不能出尔反尔,踌躇道:“这个鲍协律,朕怎么觉得,以前在哪见过呢?”

    那是在延福宫宴春阁的酒宴上,鲍太平奉旨进献一曲《精忠报国》曲,激昂悲壮的旋律,给道君皇帝听得踌躇满志,待鲍太平退下后,道君皇帝才想起鲍太平没有行跪拜礼,心中老大不爽,因为几个宦官给他物色了新的歌姬,道君心中的不快,就被寻欢的喜悦代替,将所有不快,连同那首激昂澎湃的曲子,忘的一干二净。

    蔡京语重心长道:“王丞相啊,联金灭辽的计划早晚要实行,海上出使金国九死一生,这还用我教你吗?”

    “哦!”王黼恍然大悟,漏出十足谄媚,竖着大拇指道:“老太师果然老奸巨……哦,不,老太师果然高明,让这鲍协律死在颠簸的大海之上!”

    “嗯……这……”群臣语塞。

    “朕累了!”道君皇帝抻着懒腰道:“呵——这个鲍协律呀,等太子庆典之后再议吧!”

    “奇淫巧技,便得皇家两万两采买,拿着朝廷的俸禄,又赚官家的钱,实在是大逆不道,我看其脑后有反骨,久之,或为朝廷祸患啊!”蔡京又进言道。

    “两万两银子,朕答应过他吗?”道君皇帝眉头微蹙,泛起糊涂来。

    奸臣当道,向独善其身都难,鲍太平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将当朝宰相王黼得罪了。

    老宦官太傅梁师成,跟童贯同出身宦官,属于一个利益集团,觉得鲍太平是童贯器重的人,得买童贯面子,出言道:“吾皇陛下,臣听闻这鲍协律跟童枢密出使北国,还是有些功劳的,中书省只给鲍协律的母亲封了诰命,对于鲍协律的封赏,拟定等童枢密归国一道论功行赏,如今大功尚未封赏,却要因小事开罪于人,臣以为不妥。”

    道君皇帝思路被几个近臣打断,便不在考虑究竟曾经在哪见过鲍协律,顺着几个近臣的思路道:“无非十六七岁的少年,已经做道朝廷七品官员,可谓皇恩浩荡,不过,除了这个鲍协律,诸位卿家,谁还能为太子大婚盛典,增光添彩?”

    丞相王黼奏道:“陛下一言九鼎,成命不能收回,莫若?等鲍协律造完太子大婚的烟花,臣寻他个由头……”说罢,王黼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要寻鲍太平的晦气。

    王黼跟鲍太平没有梁子,全因为鲍太平的烟花,抢了朱冕鳌灯的圣眷,让他要保举的人显得没那么光辉奕奕,这便是跟鲍太平结梁子的地方。

    鲍太平颀长的身形,消失在灯火阑珊的夜色中。

    蔡京忘着鲍太平远去的背影,眼睛眯成一条线,进言道:“陛下,臣看这鲍协律虎背狼腰,似有豺狼之相,并非良善之辈!”

    道君皇帝捋着龙须笑道:“无非十六七岁的少年,懂得些奇淫巧技罢了,老太师何出此言啊?”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御鬼者传奇海贼之疯狂探索重生之完美未来网游神话三国之逆天玩家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小夫小妻小仙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