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又捞香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师师纤指一指前门,鲍太平便已经明白,人上的了墙头马却上不去,身份今非昔比,已经不用再怕李妈妈当他是小木驴儿了,给李师师谱一曲,李妈妈还要付五十两银子呢,而且李妈妈曾经跟崔妈妈在街上大打出手,便要是争鲍太平去家里一坐呢。

    汴梁城已经没有周邦彦,目前给青楼谱曲最牛叉的,就得算是大晟府的协律郎鲍太平,各家教坊都争着让协律郎大人谱上一曲呢。

    ……

    大浴桶蒸汽氤氲,鲍太平坐在李师师家的浴桶中,双手搭在木桶的边缘,感觉前所未有的熨帖,一路的风尘和疲惫,仿佛顷刻间挥之不见。

    李师师的贴身丫鬟莺莺、燕燕,两个小妮子长大许多,二人嬉嬉笑笑,两双柔软的小手,在肩膀上轻轻的揉搓,有一搭没一搭的与鲍太平搭话。

    莹莹撩着热水,惊道:“小官人身子骨结实了很多,全不似上次羸弱了!!”

    燕燕往鲍太平身上打着香皂,也道:“小官人一去北地数月,给奴家讲讲北地的风土人情了好?”

    鲍太平见燕燕在打香皂,想起上次的囧事,忙道:“小姐姐,这次香皂可要拿住了,切莫落入水中了!”

    燕燕脸色微红,娇笑道:“那可不一定呦!”说罢,一阵慌乱,粉拳在浴桶中砸出来一片水花,嗔怒道:“官人非要说笑,真真又掉了!”

    莹莹道急道:“哎呦!哎呦!快些捞啊,迟了便化入水中!”

    唉我去!不会吧!又来?

    两个小妮子脸色红润,便将小手伸向水中。

    可是,香皂明明从后面掉下的好不好,怎么两双小手伸到前边了呢?

    几乎在两双小手入水的同时,鲍太平就感觉敏感的地方被抓住,不知是惊讶还是喜悦,鲍太平眼睛瞪得老大。

    李师师怒次冲冲的从里屋走出来,怒道:“两个小妮子,在做什么?”

    两个小妮子脸色红润,松脱了手肃立一旁,胆怯道:“香皂落入水中,捞香皂啊!”

    李师师指着赫然在地上的香皂道:“香皂在地上,何事落入水中了?”

    “哼!小姐姐占我便宜!”鲍太平腾的一下从浴桶中站了起来。

    “哎!”李师师摇头叹息,弄得头上的装饰叮叮当当作响,却道:“平时也不肯见个人影,有难处才想起姐姐来了,不知太平郎前世欠下多少风/流债啊,来吧来吧!姐姐再给你遮挡一番!”

    墙虽然不高,鲍太平也翻不过去,急道:“墙有点高啊!姐姐抛丝绦下来啊!”

    崔家教坊的姑娘三十多人,一人一百两那就是三千多两,莫若与某位崔家的姑娘做个扣,分一半彩头也是一千五百两……

    呸呸呸!太不道德了,而且这跟出卖色相没有差别,太折损身价了。

    忽闻巷口人声,“眼看着往哪巷子里跑了,姐妹们,追啊!”乃是崔家教坊的歌姬追到了。

    哎呀!疯了疯了!

    这些歌姬一定是疯了,看来以后出行,一定得多带护卫啊,杨二郎那么壮的汉子,都被姑娘们踩脚底下了,人少根本拦不住啊,而今又得去李师师家躲一躲了。

    “嘿嘿!”鲍太平漏出一副贱笑,像招财猫一样跟李师师抱拳:“求姐姐收留!”

    廊檐上的风铃,被风铃吹的叮当悦耳,角楼的栏杆处,李师师在两个丫鬟的簇拥下,衣袂翩跹,美人傲寒风,正凭栏笑眯眯的看着鲍太平。

    “嘿嘿巧了!”鲍太平没想到能遇见李师师,乍见玉人,尴尬的抱拳笑道:“原来姐姐也在这里,嘻嘻,多日不见姐姐,姐姐别来无恙?”

    李师师笑靥如花,红唇轻启:“太平郎随童枢密出访辽国,看这风尘仆仆的,莫非是刚刚回来?”

    鲍太平一阵头疼,在大街上,被一帮歌姬追,这算怎么回事啊,好说不好听啊。好在鲍太平并不注重虚名,可那也不好啊。官员狎妓不算作风问题,反而在唐宋颇为盛行,场面闹的如此大,倘若被哪位御史给参上一本,那就师问题了,没准鲍太平会成为下一个柳永,永不叙用。

    鲍太平想打马就走,却又听那些姑娘道:“你们往那边追,我们几个去小教师家门口堵他去!”

    啊?有这事儿?

    难怪那些歌姬如此热情,感情小哥我被拿做当赌注了。眼看着崔念奴给妙脆姑娘塞了银票,还以为这些姐妹重情义,听闻妙脆要被赎身,送银子做贺呢,原来崔念奴以为妙脆赢了彩头,却不知道鲍太平是帮张三赎的妙脆。

    鲍太平四下打量巷子,觉得异常熟悉,猛然想起,当初被牛二等人追到他这一条窄巷,鲍太平累得跑不动,正是在这条巷子偶遇李师师,李师师从墙上垂下丝绦拉他上去,在李师师家躲避半夜,躲过了仇家的追杀,却也遇见周邦彦和道君皇帝,闹出一系列的笑话。

    时过境迁,故地重游,鲍太平感慨万千,下意识的向高墙的角楼处张望,他曾经像死狗一般,在那个角楼里躺过。

    鲍太平被歌姬们追得如此,李师师如此说,鲍太平还不好回答。只好如实道:“姐姐你是知道的,我在崔家教坊的那些女徒弟,听闻我回来,堵在城门,非要给我接风洗尘……”

    鲍太平当初被牛二等人追打的时候,偶遇李师师时,差不多也是这一般言辞,明明被仇家追打,衣服都被扯破了,鲍太平说是熟人请客吃饭,鲍太平急着见李师师不肯赴宴,反而让太热情的朋友扯破了衣服。

    “果真如此吗?”李师师心性聪明,同样的言辞说两次,李师师怎么肯信:“奴家怎么听说,崔家教坊的歌姬们在拿太平郎做赌呢,以一百两银子为彩头,哪位姑娘第一个哄太平郎上床,其他姐妹便要给那姐妹一百两的银子,莫非太平郎被崔家的歌姬追的如此急?”

    “是!刚刚进城,还未曾禀过母亲呢!”

    李师师道:“太平郎走的如此急,莫非特意来看望姐姐的?”

    鲍太平奔马走了好远,走进窄巷,回头看时,崔家教坊的歌姬们没有追来,才勒住赛龙雀信步由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回一趟汴梁,被一帮歌姬追,像是留宿为给钱一般,鲍太平想想觉得可笑。

    遥想第一次来汴梁城,被牛二、鲍大郎、丐七、李家家奴合伙追了半夜,累得跟哈士奇一般,今日被歌姬追,总比被仇家追要好,就是传出去名声不太好。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龙王传说独断大明实力至上的种植之旅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直死无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