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花枝招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当他看见一群艳丽的姑娘,笑逐颜开疯狂向他跑来的时候,马植眼中的泪花终于忍不住落下,心道:大宋对我这归来的游子着实热情啊,打马向前,准备迎接汴梁姑娘的欢迎。

    熟料,那些姑娘竟然当马植是空气,径直绕过他,却将鲍太平团团围住,让马植羞愧难耐。

    “小教师!小教师!”

    二三十浓妆艳抹的姑娘,热情洋溢的将鲍太平连人带马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叽叽喳喳起来。

    “小教师,看姐姐今天特意为你化的妆,喜欢否?”

    另一个姑娘搔首弄姿,摆弄着头饰,故作娇羞道:“一位官人送奴家的金钗,奴家从未插与人看,特留着插给小教师看哩,小教师可喜欢?”

    “小教师离开汴梁那日,姐姐还曾为你落下两滴眼泪,小教师可还记得奴家?”

    “听说北地姑娘泼辣,来,让姐姐看看,有没有被玩坏!”一姑娘说着,边去拉扯鲍太平的裤子。

    鲍太平被一应姑娘们娇声浪语吵的头都大,却看群外的凌振笑眯眯的看着他,目测凌振大小长短正合适,何不用凌振解围?

    鲍太平拿定主意,指着凌振对一应姑娘道:“姐姐别闹,姐姐别闹!看这位凌官人,乃是枢密院甲仗库的副管库,人俊钱多,姐姐们还是好好招呼他吧!”

    “不要!不要!”凌振恐惧的双手挥舞,白眼一翻道:“某家又不喜欢女人,小官人慢慢享受吧!”一指街角的男风馆道:“那才是某家的去处!”说罢,径直打马去了!

    哎!这个没义气的!

    有姑娘瞟了一眼凌振背影,不屑道:“切!黑雀廖光的,连胡子和眉毛都烧焦了,跟个鬼奴似的,有什么好稀罕的!”

    哎!此时的凌振被火药崩了,确实跟帅不沾边了。早知道如此,便把爱臭美的许贯中带回来了,许贯中那样的白面小生一定能给鲍太平解围。

    鲍太平被姑娘们烦的不行,只好将眼神递给杨二郎。

    杨二郎读懂眼神,欣然领命,刷拉扯掉上衣,漏出密匝的肌肉,挤进人群,大吼道:“诸位姑娘请上眼喽……”

    话未说完,“哎呦!”杨二郎惨叫一声,被姑娘们踩在脚底下。

    面对着这些热情的姑娘,打也不是,骂也不是,鲍太平鼻尖冒汗了,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左推右推,推出一丝空隙道:“诸位姐姐,敢问哪一位是妙脆姑娘啊?”

    姑娘们如同被兜头泼了冷水,喧嚣戛然而止。

    感情小教师已经有了意中人了?不是我也不是她,偏偏是那妙脆姑娘。

    人群最后边,有个姑娘跳着脚,像是怕鲍太平看不见他一般,兴奋道:“小教师,小教师,我是妙脆,我是妙脆啊!”

    鲍太平对妙脆挑了挑眉毛道:“你回去准备准备吧!明日我去跟崔妈妈说,小教师要替你赎身了!”

    “啊?”妙脆瞬间石化,不知道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两行晶莹的泪滴从眼中滑落,喃喃自语道:“妙脆何德何能,蒙小教师看中啊,呜呜!若我那张家三郎回来,我可如何交代啊?”

    姑娘们不解妙脆心事,醋意大行,崔念奴鼻子一哼,冷冰冰道:“亏姐姐疼你一回,你竟然选择别人。”说罢,挤出人群,将一百两的银票塞在妙脆的手中,扬长而去。

    “小教师,你个大骗子!奴家伤心了!”又三二人离去。

    更有脾气大着,迁怒于妙脆,将妙脆姑娘团团围住,要质问妙脆,究竟给小教师灌了什么迷幻汤,她和小教师的情义起于何处?

    鲍太平耳根终于清静,一抹脑门子的汗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眉开眼笑却对众人道:“姐姐不要迁怒妙脆姑娘,我这是替我的好兄弟张三讨一房老婆呢!”说罢,得了空隙,打马便走。

    替别人赎身?那姑娘们不是还有机会?

    姑娘们方才反应过来,丢下满脸泪痕的妙脆,拔腿便追:“小教师,你个大骗子,让姐姐教你当男子汉!”

    鲍太平、马植、凌振一行人自北门入城,鲍太平和凌振久居汴梁,除了对城市感觉亲切并无太多感慨。

    马植久居燕京,第一次来汴梁城,早被汴梁城的富庶感染,眼中泛着激动的泪花,颤抖的嘴唇似乎在说:大宋啊,沦落北国的游子,终于回家了。

    “妈妈,你看我插这个簪子可好看?”又一个姑娘打扮完毕,在崔妈妈面前风骚卖弄。

    ……

    小教师长大了,姑娘们早早有赌约在先,一百两银子的彩头,赌谁能最先把小教师哄上床,姑娘们都不想错过今天这个机会。

    店家吆喝的声音,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往来熟人的唱喏声,滚滚的车轮声,嘚嘚的马蹄声,汴河上船家的号子声。

    颜色艳丽的花轿,端庄典雅的官轿,往来华行人各色艳丽的绫罗绸缎,店家的招牌幌子,富贵人家的粉户户朱墙。

    汴梁城喧嚣依旧。

    “哎呀!”念奴姑娘无精打采的抱怨道:“妈妈呀,奴家沦落风尘数年,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奴家兴奋?莫非道君皇帝要到崔家教坊选妃不成!”

    “非也!非也!”崔妈妈一脸的狡黠,卖弄道:“据老身得到可靠消息,小教师回来了,今早便可进城了!”

    “谁?妈妈说谁回来了?”崔念奴不确定的问道。

    ……

    汴梁城繁华依旧,粉墙朱户,色调明快,残雪和薄冰掩映着护城河,杨柳迎风傲雪,烟雾氤氲处,楼阁殿宇,鳞次栉比。

    “莫抢,这盆是我的洗脸水!”两个姑娘因洗脸水真论起来。

    “哎呀,你怎么能穿我的短濡?”又两个姑娘因为穿错衣服争论起来。

    二三姑娘慵懒的推开开房门,如妙脆一般的迷离,衣衫狼狈,云鬓凌乱,依着栏杆,只是抱怨。

    崔妈妈眉飞色舞道:“小浪蹄子,老身若把好消息告诉尔等,尔等必然兴奋。”

    沉浸的崔家教坊一片惊呼声,房顶堪堪没有被掀翻。

    模样俊美的小教师,吹的好箫,唱的好曲,谱的好词,一去北国数月,总算是给盼回来了。

    慵姑娘们懒的眼神烟消云散,换上闪着光芒明眸,脚下像是生了风,“噗里噗隆”的梳洗打扮起来,欢快紧张的清晨进行曲,盖过所有慵懒和迷离。

    “小教师,太平郎啊!”

    “哇——”

    汴梁城崔家教坊,晨光刚刚照进窗棂,教坊一片安宁,姑娘们过午方才熟悉打扮,此刻正在甜美的梦乡中。

    崔妈妈不知道有什么喜事,挂着十足的笑意走进教坊,刚进大门,便开始高声嚷嚷起来:“姑娘们,快些起床梳洗打扮喽!”

    妙脆姑娘睡眼迷离,打着哈欠推开房门,抱怨道:“妈妈呀,这才什么时辰啊,让我等安生睡个早觉吧!”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NBA之超级经理人杀手老公俏千金你比星光美丽梦里见过你特种兵之至尊阎罗代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