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外争国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鲍太平道:“王爷放心,对于这些先叛宋后叛辽的反复小人,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哼哼!”萧显冷哼两声,心道:令我满意的结果就是杀掉,难道你费尽把他们弄回去,就是要换个地方杀吗?却又指着骑兵的马匹道:“这些马匹,可是我辽国的军产,小东主不该带走吧!”

    大宋速来缺好马,几十匹优良的北地马,鲍太平看着就眼热,可鲍太平也知道,这是违禁品,辽国是不允许这样优良的战马流入大宋的,此刻带得走,出关也得被扣下。

    “南院大王!”鲍太平笑容可掬,一副无赖相,道:“访辽使团正缺马使用,这些马便算是借给童枢密,你也知道,大辽国是不允许这样的好马流入大宋的,待使团归国,便归还大辽,太平猜想,慷慨的南院大王,应该不会拒绝这样小小要求吧!”

    萧显又刚受鲍太平救命之恩,鲍太平说的都是肯定句,鲍太平这么一说,萧显真不好意思拒绝鲍太平的要求,萧显可是茅房拉屎脸朝外的汉子,反正马不会出关流入大宋,借又不是不还,不言语便是默许。

    “南院大王,后会有期!”鲍太平马上冲鲍太平一抱拳,转过身去,大有一种旗开得胜的畅快。

    常言道:鞭敲金镫响,高唱凯歌还。正是鲍太平此刻的心境,只想唱一首嘹亮的凯歌。

    可辽国刚刚平息叛乱,萧显又死了儿子,鲍太平想想还是不要唱歌,吹一段箫吧,便下意识的去后腰摸玉箫。

    咦?玉箫呢?

    鲍太平摸了空,猛然想起来,吃酒的时候,郡主萧楚若好奇玉箫神奇,要父王哭便哭,要父王笑便笑,鲍太平怕那萧楚若再唱祝酒歌让他喝酒,便把玉箫借给郡主把玩,以长辈的语气呵斥道:“去,一边玩儿去”,当初说好的,记得还回来,俨然郡主是把这事情忘了。

    这玉箫,可是师师姐赠与的,若是丢了,怕回汴梁师师姐问起来,不好回答了。

    “咳咳”鲍太平刚走出不远,便打马悠悠的回来,此时萧显等人尚在殿前目送,鲍太平冲着萧显赧然一笑,径直去萧楚若面前,准备讨要回玉箫。

    萧楚若疲惫的脸上,漏出一抹娇美的笑容,手中握着玉箫,在唇下吹了一下,凶巴巴道:“不是走了嘛?怎么又回来了?莫非舍不得本郡主?”

    呸,不要脸!谁舍不得你?

    鲍太平冲着郡主笑了笑,试探着问道:“小子的玉箫,不知道郡主玩够了没有?”

    “没有!”萧楚若调皮的像个孩子,像是生怕玉萧被抢走一般,将玉箫藏在身后,却又道:“这么急着要,莫非是你心上人送的?”

    鲍太平在李家教坊、崔家教坊往来穿梭,看得上她的姑娘多的去了,哪一个也算不上心上人,李师师是救命恩人,鲍太平并非没有被李师师的美貌吸引,却总感觉像是姐姐,趴在李师师肩膀哭泣的时候,更感觉李师师像个长辈。

    “我没有心上人!”鲍太平急着要回玉萧,笃定道。

    萧楚若却将精致的银翘腰刀握在手中,脸上闪过一抹娇羞,道:“又不是心上人送的,有什么珍贵的?本郡主用着金道跟你换了!”说罢,将金刀往鲍太平怀里一塞,转身就跑开了。

    莫名其妙?谁同意跟你换了?可惜了,没了随身的乐器,寂寞如何排遣。

    “王爷!”鲍太平冷眼去萧显,坚定道:“你都听见了?他们确实触犯大宋法律在先,也表示愿意接收大宋的法律制裁!”

    辽国重金招徕北宋降兵,如今被撞破,萧显本就觉得理亏,而今一众俘虏纷纷认罪,萧显便再无话可说,算是默许。

    “呵呵!”萧显笑的很尴尬:“辽宋世代友好,两边百姓往来自由,小东主如何断定他们在大宋触犯过法律呢?”

    对于这些叛国者的审判,事关国家主权,鲍太平拿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争回这些俘虏的审判权,对一应俘虏道:“说,你们可曾触犯大宋的法律?”

    此时这些叛国者,已经得到鲍太平活命的许诺,便将身家全部交付给鲍太平。

    “我杀了上官,抢夺了军饷,畏罪逃亡辽国。”

    ……

    一众俘虏,争先恐后,各说自己的罪过,表示自己十恶不赦,务必请鲍太平带回大宋,接收大宋的法律制裁。

    “呜呜!”一人哭泣着应道:“回王爷的话,官家已经与大王子、二王子一道战死了!”

    萧显早就知道两个王子战死,此刻呼唤管家,乃是平时的习惯,强压着心中的悲痛,一脸黯然不肯做声。

    鲍太平猜想,萧显一会还得哭管家,还得哭死去的两个儿子,着实麻烦,鲍太平真不在乎萧显的那点赏赐,又炭火铜锅在燕京开起来,害怕没有大把的银子?

    一人扯着脖子高呼:“小人何止是触犯大宋法律,小人在大宋杀过人。”仿佛在大宋越罪孽深重,越能活命一般。

    “我杀两人!”另一人争先恐后道。

    “南院大王!”鲍太平义正言辞道:“若是太平没猜错的话,他们在背叛你们辽国前,可是大宋的子民,他们在大宋或是杀过人,或是放过火,已经初犯大宋的律例,为了逃避大宋的法律,这些才逃到你们辽国来的,宋辽世代友好,我还想要问问南院大王,为何要收留大宋的罪犯?”

    宋辽世代友好,那是书面上扯淡的官话,彼此之间都在后背捅刀子,都想削弱对方而壮大自己,辽国在干,宋国也没少干。

    鲍太平在马上,也扬天一声慨叹:“可惜我从汴梁带来的生死兄弟,若非王不府不许他们代刀进来,我的生死弟兄安能惨死三人,挂伤四人?”

    萧显知道鲍太平牺牲不小,慷慨道:“可惜了大宋的好男儿,本王优厚抚抚恤!”抬手大呼:“官家!官家!”要拿重金酬谢鲍太平。

    “不过嘛……”萧显眼中满是杀气,一指被鲍太平俘获的叛军,道:“他们反叛大辽,应该由我辽国法律制裁,小东主不可将他们带走。”

    鲍太平并不是想庇护这些叛国者,而是想将这些叛国者带回去自己杀,杀给那些叛国者看,这就是背叛祖国的下场,显然,留给萧显杀,便达不到这个效果。

    此是关乎国家主权,鲍太平必须据理力争,哪怕就在王府斩杀这些叛军,也得是用大宋的刀子。

    鲍太平举手抱拳道:“猜想王爷该有很多后世料理,太平今日不便打扰,至于其他事宜,我们来日再谈无妨。”

    中年丧子,换作是多硬的汉子,也扛不住这种悲伤,萧显不过人前故作坚强罢了,巴不得鲍太平快点走,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辽国南院大王萧显,在一应赶来的王府宿卫的簇拥下,终于醒酒,摇晃着沉重的脑袋,后悔不迭:“酒真不是个好东西,若非小东主仗义相救,萧显全家,恐怕已经死于乱军之下。”说罢,泪如雨下,扬天大哭:“可怜我的宿卫将军虎尔都,若被本王醉酒,安能惨死啊!”

    其实萧显心中最心疼的是他两个成年的儿子,被乱箭射杀在屋内,此刻却痛哭自己宿卫将军,上演好一出刁买人心的大戏。

    鲍太平读过《三国演义》,看过曹操哭典韦而不哭长子曹昂的典故,便知道萧显举动很假,可萧显一应宿卫却不其中缘由,毕竟现在还没有《三国演义》问世,纷纷为虎尔都之死感到惋惜,更认为萧显是重情义的王爷,肯将性命舍弃与他。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九转道经御鬼者传奇穿越之医倾天下薄情总裁上错床美漫世界霸王轨迹如影谁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