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马槊初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鲍太平不待徐宁回应,已经催动战马,马槊夹在腋下,径直冲向军中的方文斌。

    方文斌马战中处于劣势,被一应骑兵簇拥着,且战且走,闪电赛龙雀,当真是宝马,速度及其之快,人马结合为一体,如同离弦之箭,眨眼间已经杀方文斌面前。

    方文斌听得马蹄声斜刺冲来,回头看时,见一少年已经杀到眼前,一副汉家男儿打扮,不知是敌是友,正待开口发问,那马速度太快,眨眼间已经到了近前,马槊向前一个突刺,方文斌便被刺翻在地。

    投来南军在奚兵和渤海兵的围攻下,本就处于劣势,眼看着首领被斩杀在阵前,不禁方寸大乱,顾不得还击,只顾着乱作一团。

    鲍太平并不恋战,催动闪电赛龙雀,却将方文斌一队宿卫骑兵裹在垓心,只做环形奔跑,一根马槊不停的挥舞,且跑且呼大声呵斥:“我乃大宋访辽使者,方文斌叛宋已经被斩杀,胁从不问,投宋者今日免死!”

    奚兵、渤海兵,着实凶猛,素称三人顶一虎,辽国对反叛者及其严酷,众人叛军料定必死,不曾想,昔日背叛的大宋,居然还这般的仁慈,与其被辽国斩杀,莫不如回归故国,免遭辽兵杀戮。

    叛军在慌乱之中,终于看见意思活命的希望,完全忽略鲍太平说的是“今日免死”,并非明日也可免死。

    “当啷!”一名骑兵十夫长丢下兵器,大呼:“我愿降宋!”

    一人带头,众人跟随,一队骑兵,竟然纷纷丢下兵器,表示投降,鲍太平与徐宁两匹战马,左右奔逃,就像是草原上的牧者,裹挟着一队降兵,就像驱赶一队迷途的羔羊。

    一众宋军长枪手,眼看着自己将领,二人二马,便俘获敌方一队骑兵,齐声发出喝彩,声震云霄。

    “徐教头!”鲍太平槊指叛军中的首领道:“那个方文斌反叛大宋,他不应该死在辽国人的刀下,应该死在大宋制裁之刃下。”

    徐宁是血性的汉子,久不上战场,刚刚厮杀一番,也觉得并不过瘾,可任务在身,不敢恋战,听鲍太平如此说,便知道鲍太平要去乱军中取敌酋首级,他官阶没鲍太平高,阻拦不得,却道:“甚好,我与你同去。”

    眼看着王府宿卫在军前建立起一道防线,叛军又跟奚兵、渤海兵战做一团,喊杀之声震撼耳膜,鲍太平便觉得胜券在握,没必要急着走,像落荒而逃一般。

    闪电赛龙雀就在不远处,又踢又刨,长鸣不已,极力向鲍太平处奔,两名禁军拉扯不住,竟然被赛龙雀脱着走。

    那马奔到鲍太平近前,便变得温顺起来,打着响鼻,低着脑袋往鲍太平的胸前蹭。

    鲍太平忍不住的翻身跳上马背,便觉得浑身力量得到极大的恢复。

    无他,只因鲍太平习武初期,腿上有伤,下盘一直没有练的稳健,周桐才根据他的缺点,开蒙练习步战用的双刀,双刀在手可以更好的遮挡下盘,鲍太平感觉极度乏累,全因腿累所至,此番坐下,便觉得力气有所恢复,望着叛军胡乱的军阵,便又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鲍太平从禁军手中接过马槊,马槊一挥,赛龙雀便像通人性一般,扬起前提,长鸣不已,人衬马,马衬人,马壮人俊,当真是威武雄壮的完美组合,惹得一应枪手齐声惊呼。

    需知道,鲍太平试验震天雷出现安全事故,爆炸声搅扰的馆驿鸡犬不宁,还是徐宁在树上发现受伤的凌振,徐宁对这爆炸声再熟悉不过。

    徐宁一身雁翎宝甲,骑着一匹黄骠马,手中一杆金枪,大呼:“狗贼,安敢侵扰大宋官员!”一马当先,跃马冲入敌群,如同猛虎入羊群,长枪所过,挡着皆死。

    二百如林一般的长枪手,紧跟着杀到,与敌军战作一团。

    鲍太平知道,这赛龙雀通人性,见主人有危险,便狂奔而来,两个禁军拉着不住,而今到了主人面前,便生死一处,温顺起来。

    鲍太平抚摸着赛龙雀的脖颈,赛龙雀极其享受,就像是久别重逢的生死好友,态度及其亲呢。

    鲍太平与徐宁在大门处汇合,二人相别不过半日,却是大难重逢,说不出的喜悦。

    徐宁待住战马,长枪一挥舞,大呼道:“奉童枢密令,务必救的协律郎大人性命,协律郎大人快跟下官走。”

    但见叛军密密匝匝围着一处宫殿,徐宁便猜想是鲍太平的所在,当叛军潮水一般的涌进宫殿,徐宁心中一阵黯然,料定救援不急。

    猛然听得两声震天雷的爆炸声,徐宁更加笃定鲍太平被围困在宫殿之内,而且还活着,不禁脸上闪过一丝欣喜。

    徐宁在外,鲍太平在内,两面夹击,叛军左右不能救援,被杀得人头滚滚,潮水一般退去。

    徐宁身后紧跟着一队精悍的契丹兵,乃是南院大王萧显的王府宿卫,只因萧显治军严明,宿卫只负责萧显主持政务的前院,未有萧显亲口命令,宿卫不敢擅入女眷密集的后院,此番见宋军冲了进来,宿卫首领便顾不得禁令,紧跟着冲了进来。

    斜刺里,杀声震天,两路兵马聒噪而来,正是燕京城中最精锐的奚兵和渤海兵,素有三人顶一虎的称谓,叛军便无暇顾及鲍太平等人,自身性命难保,只好分兵迎战两路兵马。

    正史上,童贯帅军联金灭辽,攻打辽国的燕京,却损兵折将,大败而归,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在征讨方腊过程中,大宋禁军精锐折损严重,伤了大宋的筋骨。

    而现在禁军金枪班,乃是大宋天子近卫,由徐宁做总教头,不只是皇帝身边的花瓶,是大宋精锐中的精锐,对付一应叛军,结成密集的长枪方阵,以一当十。

    童贯听闻燕京兵变,叛军攻打南大王院王府,便知道鲍太平陷入危险。出使辽国的团队很多,但大多数是工匠和商人,真正能作战的军队并不多,充其量也就三四百的禁军。童贯本没有余力救援鲍太平。

    可鲍太平刚刚识破辽国假冒金使的骗局,算是救过童贯,而且鲍太平出奇准确的预测到辽国的国情,童贯还指望鲍太平保他平安回汴梁呢。况且鲍太平是公相蔡京、隐相梁师成双重举荐的官员,鲍太平又吹嘘其跟高俅等人关系莫逆,童贯思量再三,还是决定派徐宁领一队禁军宿卫,万千在乱军中救回鲍太平性命。

    徐宁跟鲍太平畅谈半夜,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听闻去就鲍太平,欣然领命,带着二百精锐的禁军金枪手,在王府门口处,汇合十名鲍太平留下的禁军,直接冲入王府。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霸天武魂极品透视学生宇宙级大反派超能小农夫都市之老子是首富他脾气不好[电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