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故国声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鲍太平觉得,就算自己血溅燕京,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得。

    果不其然,箭雨过后,杀声漫天,投来南军再次掩杀过来,如潮水一般的涌进殿来。

    “三哥,震天雷准备!”鲍太平虚脱无力道。

    叛军吃了震天雷的亏,再也不敢像刚才一样密集冲锋,只是慢慢的向前靠拢,将众人团团围住,将鲍太平等人压迫得后退,却畏惧张三手中仅有的两枚震天雷,逡巡不敢向前。

    两军竟然隔着三米距离,叛军不敢来,鲍太平无力反击,两军竟然形成对峙,气氛异常压抑,空气似乎凝固,仿佛是暴雨前短浅的宁静,空气安静的异常,鲍太平只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声。

    蓦的,院子中传来一串得得得马蹄声,院子中的叛军一阵骚乱,马蹄声由于及近,听得院内一人大呼:“鲍协律何在?徐宁奉命前来救援!”

    紧跟着就是一阵兵器碰撞之声和喊杀之声。

    绝望中的鲍太平,听得真切,这是来自祖国大宋的声音,出访辽国仪仗——大宋皇家禁军金枪班总教头徐宁的声音。

    异国他乡,力竭被困,这两声铿锵有力的男儿人,鲍太平听来,比当初鲁智深断喝李妈妈家家奴的声音还要感人,世间恐怕再无声音比这动人。

    “三哥!还等什么!”鲍太平大呼道。

    “好勒!”张三脸上泛出笑容,点燃仅有的两枚震天雷,丢下敌群。

    叛军吃过震天雷的亏,见震天雷丢来,便本能闪躲,可屋子只有那么大,又能闪躲到哪去?

    “轰!”

    “轰!”

    最后的两枚震天雷在敌群中开了花,鲍太平牙关一咬,大呼:“攻”,用尽最后一丝余力,挥舞双刀,再次杀入敌群。

    历史上北宋是被金国灭掉,也是金国的铁蹄促成华夏最屈辱的一页——靖康之耻,而辽国存在于金国与宋国中间,如今宋国战备松弛,辽国多一分抵抗金国的力量,便为宋国准备应对争取一分的时间。

    儿辽国的国运未尽,鲍太平为争取在燕京埋下日后北进的细作,好不容易打通辽国南院大王萧显的关节,准备在燕京开两家火锅店,萧显一死,一切布局都付之流水。

    “岂有此理!”萧显大怒,一把推开女儿,刷拉一声抽出腰刀,要做厮杀状,却醉得太重,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鲍太平毕竟只有十五岁,虽有名贵的中药打熬筋骨,又有名师周桐指点,可毕竟尚未成年体能有限,他第一次战场搏杀,每一刀用的都是全力,翻子拳大开大和,及其耗费体能,鲍太平做的多是凌空攻击骑兵的动作,此刻只觉得嗓子冒烟,浑身虚脱,拄着刀,一动也不想动。

    冷眼去看身边带来的伙伴,伤痕累累,大多力竭,剩不下几分战力。

    踌躅满志的少年,试图改写华夏最屈辱的一页,不让让金国的铁蹄南下,不要让汴梁城女无洁身,此刻,似乎一切都是空想,只要敌人一个重逢,未曾享受过人间风花雪月的少年,就要葬身在异国他乡——华夏未曾收复的幽州城。

    鲍太平也在思量,而今所做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方文斌抵挡不住辽国的高官厚禄,背弃大宋而投靠辽国,对于这样的叛国者,鲍太平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鲍太平觉得,只这一点,就算血溅当场,也值得了。

    敌人虽然退却,不过是暂时的,鲍太平猜想,敌人绝不会善罢甘休,大呼道:“退后,小心弓箭手!”

    可能两个王子发泄的太过专注,根本没有听见鲍太平的话,又或者,根本不听鲍太平的号令,竟然不为所动,依旧找寻倒地的伤病补刀。

    不出鲍太平所料,鲍太平话音未落,漫天的箭矢便雨点般射来,满屋的血泊中,如同插上一片白油油的狗尾草,一根紧挨着一根,密密匝匝的羽箭翎毛,衬托着满地的鲜血红底,白得吓人。

    张三一脸的严肃,手中抓着两枚震天雷,冲着鲍太平耸耸肩,鲍太平便知道,具有强大杀伤力的震天雷,只剩下最后两枚了。

    鲍太平料定,箭雨过后,敌人必然再次冲锋,鲍太平掂量着手中的筹码,料定再无抵挡敌人一次冲锋的可能。

    萧显挣扎着起身,却见满屋子狼藉,揉着惺忪的睡眼,惊讶道:“这是怎的了?”

    “父王!”萧楚若的泪水终于汹涌而去,搀扶着摇摇欲倒的萧显,道:“投来南军哗变了!”

    刚刚不可一世的叛军,在震天雷的震撼声中,和绝地反击双重打击下,地上尸体横陈,满地血流,叛军抵挡不住,竟然潮水一般的退去,尚有余力的甲士,争先恐后的跳出窗外,殿内只剩下被震天雷炸伤的伤兵,捂着各自的伤处,一片哀嚎之声。

    两个成年的王子,不知怎的,此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挥舞着弯刀,在伤兵间尽情的发泄心中的愤恨,只顾着砍杀地上的伤兵。

    “哥哥!”萧楚若一直手持短刀,护卫着幼小,眼看自家人倒在血泊中,一声惨呼,想去去救援,鲍太平双刀在手,没有余手,肩膀只一撞,如同撞在绵软的小羊羔上,便将萧楚若撞翻在地,大声呵斥道:“不要命了!”

    萧楚若倒在地上,咬着嘴唇,愤恨的看着鲍太平,眼中泛着泪花,晶莹剔透的,却不肯落下。

    “呵!”蒙的听见一声哈欠声,见那萧显大醉初醒,摇摇晃晃挣扎起来,大呼:“这酒吃的痛快,哈哈!”

    “保护王子!”王府管家一声惨呼,想去箭雨中去保护两位王子,可是已经迟了,三人身上中了密密麻麻的羽箭,鼻口流血,齐刷刷的栽倒在地,绝无活命的可能。

    大殿在高处,弓箭手在低处攒射,大殿的后边的角落,便是弓箭攻击的死角,鲍太平身未着甲,未敢冒险,此刻已经退到死角的边缘,双刀挥舞,格落两支稀疏的羽箭。

    三枚震天雷在狭小的空间爆炸,其杀伤力是惊人的,尤其在拢音的宫殿内,鲍太平离的很远,都被爆炸声震的一阵耳鸣,其震撼力远远大于其杀伤力。

    萧显几名成年王子醒酒多时,未曾参与战斗,一来尚在醉酒迷茫中,二来一直在保护幼小的弟妹们和醉得人事不省的萧显,此刻叛军杀道近前,方才抽出佩刀,加入团战。

    鲍太平等人虽然人少,却是绝处反击,陡然增加几个王子和家奴,不似刚才散兵作战,而是把全部的力量积聚在一处爆发,鲍太平一声令下,众人紧随鲍太平之后,冲进被震天雷炸的七荤八素的叛军中,长枪腰刀,如入无人之境地,挡者皆死。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通天神捕爱上傲娇女同桌都市狂人不冷血的影重生之创业网络帝国荣耀:王者在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