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哭笑不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显出生在北方草原,却在汉地做官多年,思念故乡已久,本指望告老的那一天,回归故里,重温乡情,而今广阔的草原,大多落入金国之手,萧显再也无法回到他的故乡,看鸿雁漫天,看牛羊成群,看那美丽的蓝天白云,蜿蜒的河流和广袤的草原。

    凄美的《鸿雁》曲勾起萧显浓浓的乡情,跟即将到来的亡国之痛交织在一起,只化作汹涌的英雄之泪,夺眶而出。

    满座的王妃们,大多也出自北地,感同身受,何况夫唱妇随,一应王妃,纷纷掩面而泣。

    哭声此起彼伏,场面凄冷,酒宴的气氛,立马压抑起来。

    萧楚若嘟着小嘴,玉手掐着苗条的腰肢,凶巴巴的数落鲍太平道:“都怪你这汉人,非要吹这煽情的曲子,惹我父王和母妃落泪。”

    鲍太平吹曲的目的就想让萧显伤怀一番,却不知道萧显外表粗犷,内心却如此感性,并没想到一曲下来是这样的后果,鲍太平却理直气壮,很无辜道:“怎么怪我?我请示过了的,郡主和王爷都说要吹来的!”

    萧显抹掉泪滴,叹息道:“罢了!罢了!是我老了,想家了。镔铁打造的江山,也有腐烂之时,天道轮回,谁能更改?”

    楚若见父王止住了累水,便没那么凶了,却依旧很蛮横的好奇道:“兀那汉人,你手中拿着的到低是个什么物件儿?叫人笑便笑,叫人哭便哭!”

    兀那汉人?好像是战场上呵斥地方将领,听语气,是要砍对方首级的意思啊。

    鲍太平不想跟一个丫头片子计较,折煞自己的身份,随后道:“这是汉家的箫!”

    “箫?”楚若明眸闪闪,盯着鲍太平手中的玉萧,好奇道:“本郡主也姓萧,莫非这乐器专为我家而做?”

    额?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鲍太平别的不怕,真怕这姑娘再唱祝酒歌,再给他敬酒,见姑娘好奇,便将玉萧递过去,一副长辈的语气道:“居然郡主好奇,小子便将玉箫借给郡主把玩一番,记得一会还我。”

    楚若好奇的接过玉萧,仔细端详一番,见那玉萧通体碧绿,由整块玉石雕琢而成,下面坠着精美的流苏,心中爱惜不已,却听得一个长辈的声音道:“我跟你父王还有要事要谈,去,拿一边玩儿去吧!”

    楚若平时很刁蛮,在长辈面前,却是活泼乖巧的孩子,此刻注意力都放在玉萧之上,听了长辈的训斥,便乖乖的走开了,走出六七步,方才发现事情不对。

    回头看时,见身旁并无他人,刚才呵斥她的长辈,竟然是跟她一般大小的汉人,心中又羞又恼。可,父王正在跟那少年畅谈,此刻已经走开,也不好回去揪人家耳朵兴师问罪了。

    “哼!”郡主似是受到极大的委屈,倔强的扭过头去,一副:“早晚有你好看”的样子,嘟着嘴走开了。未及走到自己的席位,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萧楚若脸色一红,竟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越发显得娇美可人。

    萧显泪水依旧扑簌簌的落下,呜咽道:“家……我们的草原老家,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契丹人两大姓氏,分别是王姓耶律,和后姓萧,萧显的姓氏,正是契丹族的后姓,自然跟契丹族耶律家族一样,萧氏家族也起源于草原。

    鲍太平不怕其他的,就怕一会萧显反应过来,再让女儿唱歌敬酒,鲍太平觉得,真要那样的话,自己今天估计得被喝死在这里,索性,继续发挥自己的长处,鲍太平又道:“小子脑海中又有一个新的曲子,猜想暗合北地民风,不知当吹不当吹!”

    萧显父女正觉得曲子太短,听的不过瘾,又惊又喜,异口同声道:“吹!”

    鲍太平心道:吹可以,一会不要哭就好,便又调整一下情绪,汩汩的箫声又来。

    一曲尚未吹完,萧显泪如雨落,一碗一碗,只顾着喝起来闷酒来。

    鲍太平见萧显如此悲伤,像死了娘,亡了国一般的忧伤,知道吹到萧显的动情处,便住了箫不好再吹。

    倒是那楚若心疼父亲,抹去萧显腮边的泪珠,莺声细语道:“父王,何故如此啊!”

    相比较吹箫,鲍太平更喜欢听楚若的歌声,可听楚若的歌声需要喝酒,而且一直不停的喝,这样下去要人命的,鲍太平只好用箫声转移注意力,争取用自己的长处,弥补自己不算短的短处。

    萧显是喜好音乐之人,自己本就想听,又溺爱女儿,更不好回绝:“请小东主吹来,本王以三碗酒作和。”

    鲍太平心道:“不用我劝,也不用你应,听了我这曲,你自己就找酒碗喝酒了。”却轻咳一声,运好情绪,悠扬欢快的箫声,汩汩而来。

    “3165,5615,65323532……”

    这是一首额尔古纳乐队的成名曲,名叫《鸿雁》,歌声凄婉嘹亮,也有汉语版的歌词:“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茫,秋草黄,心中是北方家乡。”

    妙手偶得?岂不是临场发挥现场制作?果真如此,确实更了不得啊!

    萧显惊讶不小,看看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儿,又看看英俊帅气的鲍太平,竟然半晌说不出话来,父女二人都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不能自拔。

    萧显上次出访大宋,在火锅店与鲍太平对歌,知道鲍太平唱曲不赖,确实不知道鲍太平还会乐器,刚刚几个音阶,已经是天籁之音,不知吹上一首曲子,会是什么效果。

    萧显尚未开口,楚若却是少女心性,便已经跟父亲撒娇起来:“父王,孩儿想听!”

    这首曲子很短,只有这一串音符的各种变音,鲍太平吹了三遍,萧显刚刚喝完三碗,鲍太平便住了。

    “哈哈哈哈!”萧显听得痛快,也喝的痛快,轻拍巴掌,爽朗的笑道:“此曲妙!秒!秒!本王听着便就想喝酒哩!”

    鲍太平心道:这是正儿八经的祝酒歌,不想喝酒才怪呢。却低调的炫耀道:“小子也是听了郡主的歌声,妙手偶得,妙手偶得!”

    “55555232112311165,55555232112311165,332365,332365,11656321”

    此曲节奏欢快,正是著名歌手斯琴格日乐老师最擅长演唱的蒙语版的《酒歌》,后来有无数个版本的翻唱,还用作某著名盗墓小说改编电影的片尾曲,鲍太平非常喜欢这曲子,却不懂北地的方言,如何也学唱不来,却将这个旋律铭记心中,不知吹过多少遍。

    张三舍弃泼皮的脸面,为鲍太平争取来空间,鲍太平不能白白浪费,在楚若不知所措,南院大王仰天大笑的空隙,鲍太平赶紧从后腰抽出玉萧,胡乱的吹去几个美妙的音阶。

    在笑声回荡的房间内,箫声显得格外的悠扬,萧显父女被这箫声吸引,齐齐注目过来。

    鲍太平见已经成功的吸引众人的注意力,正是转移话题之时,鲍太平停了下来,对萧显道:“蒙郡主引吭高歌,小子心中惶恐,受郡主美妙的歌声所感染,小子正有一首曲子在耳边,不知可否吹给王爷和郡主?”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汉祚高门五神天尊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烽皇红楼梦之霸天纨绔斗魄星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