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燕京风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辽国南院大王萧显端坐在迎接队伍的马背上,望着大宋撑门面的依仗,撇嘴一脸的轻蔑,在他看来步兵不成方阵,而是列成单直线,等于是骑兵砍杀的羔羊,丝毫不把宋军放在眼里。

    “大人,别跟他一般计较,先捂耳朵吧!”鲍太平捂着耳朵道。

    “怎的?”童贯不解道。

    “要放号炮了!”鲍太平提醒道。

    “哦,对……”

    “轰!”

    “轰!”

    ……

    动地的炮声平地而起,大宋的团队中升起阵阵黑烟,如同魔鬼出没驾下的黑雾,着实可怖吓人,最是那霹雳一般的声响,催人肝胆,闻者胆寒。

    北地辽国的战马,从未听得如此霹雳一般的声响,不知道多少马匹受到惊吓,在骑手的控制下,长嘶不止,本来严整的依仗,也变得凌乱起来。

    最是那南院大王萧显坐下的战马,扬蹄长鸣,饶是萧显马术精良,一双腿死死的夹住马背,堪堪控制住战马,早已惊出一身冷汗。

    鲍太平如沐春风,笑道:“此时大人以为辽国的依仗如何啊?”

    “呵呵!”童贯笑道:“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穿名牌有自信,对于外交使节来说,像样的依仗更能提高自信,童贯在裂人心肺的号炮声中,得到前所未有的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荣耀。

    “那让弟兄们唱起来吧?”鲍太平谏言道。

    “对对对!”童贯满面出风,连声应和道:“就唱那个什么‘狼烟起,江山北望’。”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大宋使团中随行的官员、随从、依仗,同声高唱《精忠报国》,所有人都挺起了胸膛,脸上挂着极度的自信。与其说自信,更不如说是杀气,歌词和旋律中自带的慷慨和雄壮。

    童贯挂着自信的微笑,带着一应随行官员,踏着慷慨嘹亮的歌声,沿着金枪班列出的依仗,缓步向前,去会一会刚刚还高傲的辽国使者。

    辽国南院大王萧显的鼻子已经被气歪。

    什么“狼烟起,江山北望”?大辽国狼烟北起,失去北边的半壁江山。

    什么“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契丹才是中国好不好?(注:一说中国的英文china来源于契丹谐音,此时期邻国以契丹为中国,包括西方很多历史也这么认为。)

    辽国的迎接团队在萧显的带领下,迎着大宋的使团缓步走来,最后,双方寒暄一番,童贯与萧显并驾而行,两边列下的依仗,也在人群经过后,混入团队之中。

    鲍太平乍见辽国南院大王,四目相对,二人都表现的非常惊讶,可鲍太平官阶低,与辽国南院大王身份不对等,两人便没有说话,而是南院大王与童贯打起了外交的太极拳。

    鲍太平乍见那南院大王,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了半天才想的起来这人在哪里见过。

    当初鲍太平在炭火铜锅正店,遭遇禁军和江湖侠客的仇杀,本来江湖侠客已经冲进店内,李四差点惨死在刀下,却是因为一队辽国外交官的存在,把江湖侠客吓了出去,甚至鲍太平为了拖延时间,刻意将辽国使团留在店内,又是对歌又是赠酒的。

    那日的辽国外交官员,不是旁人,正是辽国迎着使——大辽国南院大王萧显。

    哎!世界太小,人生何处不相逢。

    步兵的方阵军容,本就不及骑兵的泰山压顶的气势,大宋金枪班的枪手虽然威武严整,倘若每人胯下一匹好马,那便不输大辽国的铁林军了,可他们是步兵,没有战马。

    童贯对己方依仗非常满意,心中满满的自信,却以马鞭轻指对面辽国首领,又对鲍太平道:“你看看辽国人轻蔑的样子,真真小觑我大宋皇家依仗啊。”

    童贯轻轻佛摸着胡须,得意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我的乖乖啊!

    出访辽国这一路,鲍太平已经走了一个月,不曾想,居然跟金枪手徐宁同行一月,此刻才知道徐宁在此,不知道跟徐宁还有这样的机缘。

    哈哈!轰天雷凌振!

    徐宁属于专业军事人才,通晓步兵对骑兵的军阵法门,正应该统兵打仗,给皇家当花瓶,有点大材小用。凌振属于军事技术人才,懂火药善造炮,当统领一支专业的炮兵部队,此时却是一个仓库管理员,也是屈了材料。倘若把凌振利用好了,把黑火药充分利用在枪炮技术,恐怕后世没有诺贝尔奖,要颁凌振奖了。

    一日内遇见两位梁山好汉,而且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鲍太平要多兴奋有多兴奋。

    “正当如此!”童贯深以为然,依仗对仪仗,才能比出高下,抬手命令道:“徐教头,凌总管,开始吧!”

    “遵命!”

    “得令!”

    鲍太平问身边同行的另外一位官员道:“那凌总管又是何人?”

    那官员一脸不屑的回道:“枢密院甲仗库的什么副管库,叫什么轰天雷凌什么来着……”

    金枪班?徐教头?

    鲍太平玩味着这几个字,惊道:“莫非是人称金枪手的徐宁?”

    大宋的使团并未摆出自己的依仗,此刻在辽国威武雄壮的铁林军的衬托下,确实显得大宋的使团不够威风。

    “童大人!”鲍太平道:“我们不也有带来的禁军依仗吗?此刻正是彰显国威的时候,我们的仪仗不能让辽国依仗比下去。”

    两队长枪兵,乃是禁军中金枪班皇家依仗,两队依仗跑向辽国的依仗,与辽国重甲骑兵想接,待间距和线条调整的齐整,二百枪手发出齐声一吼,气势非凡,长枪紧跟齐声落地,如林的长枪,列出两条笔直的直线,簇拥着中间一条甬道。

    “这个徐教头练兵不错!”鲍太平由衷的赞叹道。

    童贯觉得仪仗粉饰了自己的脸面,带着几分得意道:“那是自然,这可是皇家禁军金枪班的徐教头!”

    两名威武的军官欣然领命。

    徐教头一身雁翎甲,手持一根镀金长枪,仪表堂堂,他大手一挥,大宋使团的仪仗中,跑出两队重甲步兵,每队约一百人模样,人人手持长枪,腰跨腰刀。

    呜咽的号角声,裹着北地漫天风雪,掠过广袤的旷野,苍凉而雄壮。

    辽国迎接宋使的队伍中,冲出两队铁林军骑手,人披重铠,马披马甲,分左右两队,列出森严的迎接依仗,刷拉拉一阵甲叶响,明晃晃的刀枪列出条直线,如林如墙,端的是威武森严。

    童贯强压心中的胆怯,侧耳问身后随行的鲍太平:“森严的依仗如往年一般的威武,看不出辽国日薄西山啊!”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中餐厅之我是大名人都市之神豪国王妖女[快穿]绝世巫医小夫小妻小仙人情欲超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