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单雄信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鲍太平不能说在京城还残存又什么仇家,昔日欺凌他的那些仇家,分别被鲁智深、杨志。林冲分三波杀死,杨志杀了牛二,林冲在沧州杀了陆谦,其余的仇家都被鲁智深一遭料理。

    至于官场上的蔡京、童贯、高俅等人,虽然鲍太平从未与他们结交过,按照蔡京和梁师成的提携之恩,鲍太平应该主动上门示好,送上肥厚的大礼,然后拜在二人的门下,方才是晋升的正途,但是鲍太平不想那样,也没有那样。

    自从周邦彦被贬谪知安陆府,鲍太平在汴梁城为官向来低调,低调的连大晟府都不怎么去,新来的提举也奈何不了他,此番出访辽国,不知哪个庙堂的大员忽然想起他,要他在风雪飘飞的寒冬,去遥远的北国走一遭。

    “武都头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一件事需要二哥出手!”鲍太平道。

    武松爽快道:“武松受贤弟盛情款待,无以为报,有事尽管吩咐!”

    “嗨!”武松爽快道:“家室老小就是麻烦,幸好我武松没有家室,便可毫无顾忌的与生死兄弟共同赴死,倘若贤弟在汴梁城还有什么仇家,我武二郎便可替兄弟出头,也学那鲁智深。”

    鲍太平知道,山东素来有仗义的好汉,不过武松现在是都头,属于朝廷的公门中人,不似鲁智深,本已经背负命案,再杀几个人也不能砍他两回脑袋,武松肯舍弃清白的身子,便是舍弃的最多。

    单雄信庙主要供奉的是单雄信和李绩,也就是《隋唐演义》中的徐茂功,后来被唐王李世民赐了皇姓,庙中还陪侍瓦岗寨十八条好汉,更重要的是宣扬单雄信与李绩的兄弟情义。

    单雄信与李绩本是隋末义军瓦岗寨的兄弟,归在李密的账下,瓦岗军被王世充击溃之后,二人共同投了王世充,后来李绩与秦琼、陈咬金等人投了唐王李世民,单雄信却投了另一路义军窦建德麾下。

    后李世民与窦建德大战,单雄信作战勇猛,几乎在战场上用马槊击杀李世民,乃是李绩呵斥而退,再后来,窦建德被李世民击败,单雄信成为李世民的阶下囚,李世民愤恨单雄信战场上差点杀死他,便要斩杀单雄信。

    这是一个感人泪下的兄弟情义故事,武松没有听过,周桐便不厌其烦的再讲故事讲上一遍。

    “我只当是贤弟也是练马槊的,而单雄信也是用马槊的,原来还有这段兄弟情长”,武松气氛道:我看那李绩不仗义,贪图富贵,明明当年约定同生共死的兄弟情义,单雄信当面而死,李绩割一块肉就能报答吗?若是俺武松是那李绩,便与单二哥生死一处,反了他唐王又如何?”

    鲍太平道:“兄弟生死一处何尝不是痛快,可单雄信和李绩都有家室老小,倘若二人都死了,家室老小如何安置?何况李唐江山已经打下,二人就是反了也不过螳臂当车。”

    越鸟巢南枝,狐死必守丘。

    周桐何尝不想等鲍太平真正的出徒再回乡,可隐藏在平和面孔下的沉珂日重,再不启程还乡,恐怕要客死汴梁了。

    周桐一脸慈祥,笑着捋须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我徒志在平定北方边患,徒儿当趁机一观北方的风土人情,老夫习武之人,尚且身强力壮,区区几百里路,怎值得徒儿相送?”

    李绩念及兄弟情义,声泪俱下跪求李世民,愿意以家产和爵位换取单雄信活命,李世民不肯依从。

    单雄信安慰李绩说,没关系,我知道自己必定会死。徐世勣说,忠义难两全,并表示会在单雄信死后照顾单雄信的家人。徐世勣割下自己一块肉给单雄信吃下,说自己没有忘记当初的誓言,单雄信吃下后赴死。

    武松洒脱道:“知县让我打点的人物已经南下公干,少则一月,多则两月方能归来,武松在汴梁闲着也是闲着,莫不如就走这一遭,也不枉贤弟款待武松一回。”

    鲍太平还有话说,可周桐却拍板道:“如此,便让武都头送老夫一遭吧!”鲍太平便无话可说,只能默许武松送周桐还乡。

    周桐对汴梁城的一切都不绝的留恋,唯独最喜欢单雄信庙,碰巧武松新来汴梁,早晚与鲍太平切磋武艺,尚未来得及游玩汴梁,索性三人结伴,带着五七个跟班,同游单雄信庙。

    鲍太平想起与周桐朝夕相处的五个月,明日便要一别,周桐年事已高,再见不知何年,不禁悲从中来,道:“师傅年事已高,本当徒儿送师傅还乡,奈何中书门下省的诏命已经下达,弟子要随童枢密出使辽国,莫若师傅在汴梁安住三两月,待徒儿出使归来,当亲自送师傅还乡。”

    鲍太平不好意思道:“二哥乃我府上贵客,怎好让二哥走这一遭!”

    “哎!”武松不以为意道:“武松学的是江湖的野路子,从未仿得名师,此番护送周教头还乡,武松还好朝夕向周教头请教呢!”

    鲍太平道:“二哥尚且有公事在身,走着许多日子,如何向阳谷的知县复命啊?”

    鲍太平道:“孟子曰: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于道路者也。徒儿怎忍心让师傅一人在路上啊!”

    武松跟在周桐左后,一直四顾贪看风景,此时插话道:“贤弟勿忧,我当替贤弟走这一遭。”

    隋唐好汉单雄信的墓就在汴梁,成为汴梁城重要的古迹之一,而今已经建成庙宇,香火堪称鼎盛,供往来行人凭吊。

    周桐铁了心要走,回老家教授未曾出徒的关门弟子,在鲍太平的一再挽留下,明日定为离日期。

    周桐年轻的时候便在汴梁皇家进军担任教头,客居汴梁多年,本已经告老还乡,此番来汴梁只为了吃高徒林冲新婚的一杯喜酒,结果他来的迟了一步,林冲已经坐罪发配沧州,并未遇见高徒林冲,却被鲍太平碰巧撞见,软磨硬泡,额外收下一个少年徒弟。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少年三国志征文幻想英雄传狂兵大记者主角背着我重生了怎么破![穿书]荣耀绿帽解老板每天都想离婚诸天黑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