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戏弄府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哦!好多的银子啊!”门外围观的人群一阵惊呼。

    好多的银子?

    老昏官被外边的热闹吸引,掏出的押签也不扔下,翘首向外观看。

    但见一个少年盘膝坐在人群前,身前的布口袋已经打开,漏出白花花一片的银子,而那个少年正比着剪刀手,笑眯眯的看着他。

    老昏官见了如此,便心领神会的笑咪了眼。

    无他,来人正是鲍太平,再周邦彦的引荐下,花二百两银子盼林冲发配沧州,此番伸出两根手指头,应该是二百两银子了,而少年的目的,便是要让他断此刀为凶器。

    老昏官随后道:“此刀卷刃,定然是杀人凶器无疑!”

    刑名师爷知道不妥,但也不敢言语,字匠一声叹息,将府尹的决断写入卷宗。

    “要不?退堂?”老昏官询问的口气问问门外的财神爷。

    财神爷只是摇头,老昏官就不敢退堂,怕少收了银子。

    老昏官不敢退堂,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府衙内安静异常。

    杨志得空偷偷回身,看看鲍太平手中比的剪刀手,心中发明白府尹不肯退堂,认假凶器为真凶器,祖传宝刀保全了,活命也有希望了。

    眼神中满是赞许:仗义疏财,不愧是镇北城鲍大官人,仗义!太仗义!

    鲍太平只是摇摇头,慨叹自己无力更改血性男儿杨志的命运,倘若杨志的血性和林冲相互综合,那么两人都是极好的。

    未几,仵作验尸归来,带回牛二两半的尸首,开封府尹才真的相信杨志杀了人,不是来无理取闹的。

    开封府尹严厉道:“杨志当街杀人,影响极其恶略,当断秋后问斩……不过嘛?不过嘛?”却一直冷眼旁观店外的鲍太平,小孩子掰手指数数一般,从二数到十,又从十数到十五,便不再数了。

    开封府尹斩钉截铁道:“念其情有可原,又遵照法度投案自首,重打二十脊杖,发配大名府充军。”

    “啪!”

    开封府尹一拍惊堂木,森严道:“退堂!”

    “威——武——”

    按照开封府尹的认知,鲍太平两根手指是二百两,十五个手指那就是一千五百两,却见鲍太平收起银子,转身就走跑,开封府尹大呼:“把官人给我留住,把官人给我留住。”

    鲍太平被衙役们请到府衙内,开封府尹挥退左右,客客气气对鲍太平道:“本官按照官人的意思,默许你讲宝刀偷梁换柱,又把杨志从轻发落,那么老夫的一千五百两银子,总该奉上了。”

    “什么一千五百两银子?”鲍太平故作惊讶道。

    “你门外一千五百两银子,不是许诺给本官的吗?”

    “开什么玩笑!”鲍太平指着外边装银子的大木箱道:“那是俺娘刚借给我的一千五百两,大人怎么知道其中数目?”

    “莫非你摆弄手指,是在数银子,是老夫领会错了。”

    “嗯,就是啊!”

    “那你数你银子,冲本官笑什么?”

    “谁见了白花花的银子不开心,大人你见到银子开不开心?——来,把银子抬上来,让大人开心开心!”

    “鲍协律!”开封府尹咬牙切齿道:“你别得意,这汴梁城可没有周美成罩你了,你在汴梁城还有七八家,可在老夫的治下!”

    开封府尹正三品,一个七品官向三品官要人情?不知找不自在吗?

    老昏官大怒,逃出押签便要发令痛打杨大郎。

    蓦地,堂外围观人群中,一人举刀高呼:“大人,赃物在此!”正是鲍太平的跟班杨大郎。

    开封府尹对宝刀产生浓厚兴趣,惊堂木便没有落下,吩咐道:“连人带刀一同带上来!”

    开封府尹一见那刀,便觉得这刀平淡无奇,刀锋上还有数个缺口,并非什么宝刀,惊堂木一拍,对杨大郎大怒道:“是不是你这刁民调换了宝刀,当本官昏聩,拿废刀糊弄本官!来人,给我打!”

    “我家大人乃是鲍大人。”

    “鲍大人?”老昏官回想一番,不知鲍大人是哪位上官,问道:“你家鲍大人官居几品啊?”

    “正七品!”

    杨志指着随来的几个父老道:“父老们可以为我做见证,何况牛二的尸首还在马行街上。”

    开封府尹还搪塞道:“用什么杀的啊?”

    “回大人,牛二强买我的祖传宝刀,是用刀杀的!”

    杨大郎道:“我家大人说,这就是杀人的凶器。”

    官场上厉来讲究官官相卫,老昏官听闻“大人”二字便不敢孟浪打杨大郎,挥手退去冲上前的衙役,机问道:“敢问你家大人是哪一位?”

    刑名师爷却是明白人,谨慎的对开封府尹道:“大人,人命大案,不可孟浪!当先派仵作去现验尸体,将杨志先收入死囚牢,待慢慢寻到凶器,认证物证俱在,便可定罪。”

    “呵——”开封府尹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道:“正当如此,”手中惊堂木便要落下。

    “杀人?”开封府尹觉得多事儿,皱眉道:“你说你杀人便杀人?证据呢?”

    听语气,像是杨志没杀人,硬要说自己杀人赵罪受呢。

    “哎呀”开封府尹一声叹息,踌躇道:“本官断案,向来讲究证据,要人赃并获,如今你说自首,又没有凶器,让本官如何断定你有罪?”

    杨志也是一根筋,急切道:“大人,我当真杀了牛二,真的来自首的!”

    可开封府尹根本不理会,拿起惊堂木便要落下,俨然要判杨志一个扰乱公堂,叉杨志出去,喊一声退堂。

    开封府尹听闻‘宝刀’中的‘宝’字,跟元宝的宝是一个字,眼中放出精光,又拿腔拿调道:“那杀人凶器何在啊?”

    “回大人,一时情急,不知丢到哪去了!”

    开封府府衙,“肃静”“回避”的牌子赫然在目,两班衙役森严站列两边,“明镜高悬”的匾额下,挂者旭日东升图。

    开封府尹老态隆重,一双眼神写满昏聩,在刑名师爷轻推下,方才见的下面跪着的杨志,拿腔拿调道:“下跪着何人啊?为何击鼓鸣冤?”

    杨志跪道:“草民因牛二辱骂先祖,多烦挑衅,被洒家斩杀在街头?”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他那么狂最强帝国系统悟入奇途大神,求收留![聊斋]狐狸精上岗须知超级机器人工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