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宝马良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周桐笑道:“我徒年幼,便有傲视天下的傲骨,呵呵,难得!难得啊!”

    鲍太平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猖狂,还是受历史的禁锢,看扁了时下的朝臣,很多事件和人物定性,未曾真正的经历过,很难下断言,何况宋史是元末脱脱编著,未必写的都是真实,便也不与周桐争论。

    “师傅,那我们开始吧!”鲍太平催促道,准备开始夜间练习。

    “莫急,为师先于你看一样东西!”说罢,周桐闪开,片刻,牵了一匹马过来。

    那马异常高大,目测比鲍太平初学骑马的马匹大一半,膘肥体壮,通身赤黄,并无一根杂毛,只有四蹄和嘴巴是血一般的洁白。

    鲍太平有些日子没有骑马,抚摸着马的鬃毛爱惜不已,兴奋的惊呼:“好马!好马!”便已跃上光秃秃的马背,恨不得在院子奔跑一番。

    那马马力十足,待有人骑乘在北上便想奔跑,可院子狭小,奔跑不开,前踢腾空,一声嘶鸣,端的是威武雄壮。

    周桐见爱徒喜爱,心中欢喜,拉着马缰绳笑道:“我徒莫急,莫急,为师送你的,不争这半日!”

    鲍太平待住马缰绳,惊讶道:“我师何来如此宝马良驹?”

    周桐道:“我在马市迁延数日,从一个换作‘金毛犬’段景住的盗马贼手中,花四百两银子买得,据说是西夏王室的宝马,换作‘闪电赛龙雀’。”

    赛龙雀?便是汉墓出土的‘马踏飞燕’的形象,其实马脚下不是飞燕,而是龙雀。此马属于汗血宝马,俗称宛马。

    汉武帝派贰师将军李广利攻大宛,便是为了夺这样的汗血宝马,哲别曾经与成吉思汗为敌,一箭射中成吉思汗坐骑的‘白口黄马’,便是如此品种。

    “吾师辛苦,弟子无以为报啊!”鲍太平兴奋的惊呼。

    “呵呵”周桐笑道:“不需我徒回报,明日再为为师备下五百两银子就是。”

    三天前刚刚给了周桐五百两,周桐买麝香虎骨人参虫草的名贵中药,又花了四百余两买来宝马,果真是穷文富武啊。

    文人,书的质量不一样,学到的知识是一样的,纸张的质量不一样,做出的文章是一样的。

    而武人迥异于文人,别说打熬筋骨的名贵中药昂贵,而武行手中的利器干系着身家性命,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鲍太平赚下的家资,为习武铺了不少坦途。

    鲍太平兴奋不减,问道:“五百两无妨,不知我师又当何用。”

    周桐道:“我在一没落世家子弟手中,寻着一根马槊……”

    不是说好的先学双刀吗?听说过曹操“酾酒临江,横槊赋诗”,这马槊又是什么兵器?

    “不尽然吧!”周桐捋须道:“高殿前(高俅)虽然靠蹴鞠得今上赏识,曾是苏学士(苏轼)的书童,做得好文章,也在西军中也是一刀一枪搏杀出来的功名,童枢密虽然是天子近侍出身,面有浅须,仪表堂堂,全然不似宦官形象。我徒何来此感啊?”

    鲍太平道:“文臣武将,文不能治国,武不能安邦,以逢迎拍马揣摩上意为能,这样的大宋,徒儿真为其前途感到堪忧啊。”

    “待招呼完我这些同僚,给店里的上下伙计,和我这轿夫杂役,每人赏赐二两银子,也算是我升官给众人的赏赐!”

    “小官人放心,一个落不下。”

    鲍太平与李四匆匆别过,轿子急匆匆的奔四合院下处,武师周桐早已经背手等候多时。

    鲍太平恭敬道:“徒儿想学平定天下的真功夫,师傅的教诲徒儿不敢违背。”

    周桐大喜,叮嘱道:“为师用麝香虎骨人参为佐,与你打熬筋骨,切记三月内不可饮酒。”却又发现鲍太平今日表情凝重,诧异的问道:“我徒生性向来活泼,经历生死,也未见表情如此凝重,今日却是为何?莫非三日苦练,厌倦习武的辛苦?”

    鲍太平道:“今日面圣,却见满朝文武,都是女儿态,太平深为国家前途堪忧啊!”

    炭火铜锅众人早有耳闻,只因是汴梁城高档消费所在,非众人所能消费得起,如今协律郎大人赐宴,真比给他们每人五两银子的赏赐还开心。

    李四招呼完众人,又屁颠屁颠的追上轿子,道:“鲍不平儿,面圣如何啊,真真急死四哥也!”

    鲍太平云淡风轻道:“得了个赐进士身,官也升了一品。”

    “官身不得自由,吾师久等了!”鲍太平拱手告罪道。

    周桐略微点头,算是还礼兼免礼,问道:“酒宴上,我徒可曾饮酒?”

    “四哥与我做件事情!”鲍太平隔着轿帘道。

    “小官人恁的客气?有事尽管吩咐李四就是。”李四谄媚道。

    鲍太平并没有回答李四,径直上了轿子坐定才道:“辛苦这些跟随我的歌者,四哥招呼他们去店里吃饭,好酒好肉管够!”

    李四便去招呼逢迎了一番,惹得先前的歌者一阵欢呼。

    鲍太平不差钱儿,又不指望做多么高的大官,只想唤起大宋君臣的忧患意识,以免天下生灵涂炭,女无洁身,可效果并不理想,要改写靖康之耻,要走的路悠远漫长,目前看不到一点的希望。

    当一乘轻盈的小轿赶超过去,鲍太平知道自己收效甚微,那个跟班的梁师成、童贯、杨戬,鲍太平借着轿帘的缝隙还认得出来,那轿子中的人物是谁不言而喻。

    皇帝深夜出宫,肯定不是为了微服访查民情,不知道跑哪里去风花雪月,刚刚还踌躇满志想收复燕云十六州,此刻却只想着寻花问柳,骄奢淫逸。

    李四以手加额,兴奋的打呼:“得胜坊多少年也没出过进士,官又升了一品,这是天大的喜事啊,应该高兴才对,小官人为何愁眉不展?”

    “封侯非我愿,但愿海波平!”鲍太平意味深长,只念起抗倭名将戚继光两句霸气的词句。

    鲍太平在一应歌者的簇拥下出了延福宫,并没有因为得了赏赐而兴奋,反而面色非常凝重。

    早有李四带着轿子迎了上来,更有崔家教坊杨大郎兄弟等四五个彪形大汉,身形威武的宿卫一旁。其中两名杂役,四名轿夫,是协律郎的标配仪仗,周邦彦早就给鲍太平配置器齐全。

    李四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急切问道:“小官人,今日面圣如何?”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花都最强逆天主宰最强超神主宰系统都市狂人男友他美颜盛世总裁的试睡专员英灵之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