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汉胡对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鲍太平给人免单,心中底气便足,反问道:“不知道大人的北地,宴饮时如何歌唱?”

    胡官儿道:“北地是主人歌唱,客人相随。”

    “好!”鲍太平叫好,举杯一饮而尽,道:“官人远道而来,小子先尽地主之谊。”言外之意,我唱完,你也得唱,别想摆听小官人的曲儿。

    鲍太平便开口唱道:“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暗,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歌声高亢嘹亮,曲风豪放,当唱道:“朋友来了有美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有……钢刀”的时候,越发显得杀气十足。

    鲍太平甚至能看见,那个胡人的官员,端着酒杯打了一个寒战。

    不知那个胡官此番出访的目的,想是北地人向来贪图华夏的富庶,一句杀气十足的歌词,点到他的软肋。

    倘若大宋少些风花雪月的靡靡之音,都是这样高亢嘹亮的战斗词曲,敌人听见也会胆寒,兴许便不会有靖康之耻。

    一曲罢了,余音袅袅。

    那胡人原先的轻慢一扫而光,下意识的轻拍手掌,喃喃自语道:“‘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钢刀’,大宋民风并非看上去的那般柔弱。”

    鲍太平笑容可掬,心道:我把歌词中的猎枪改成钢刀,手上却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主人唱罢,客人请吧!”

    那胡人官员是外交官员,更注重气场,不想让大宋寻常百姓唱歌比下去,双手护腹站立起来,开口唱道:“测——啊……,不赌,啊——”

    一曲下来,都是北地的方言,鲍太平一个字都没听懂,却听得是,蓝天白云,草地羊群,马蹄声声,弯刀闪闪。

    “蓝天白云,马蹄弯刀,好曲!”鲍太平举杯赞道:“客人请吃酒。”

    那胡人官员变得六七分醉,也不推辞,举杯饮罢,道:“请主人再来一曲汉地的曲子。”

    反正长夜也是漫长的等待,与胡人对歌也无妨。

    鲍太平本想起身再唱,却见周桐已经回来,手中握着玉箫,面色如铁锅一般凝重。

    鲍太平便无心继续歌唱。

    周邦彦不肯收玉箫,一定是不肯帮忙,外面敌人重重,无力可破。

    难道真要被逼迫得需要胡人庇护?

    死,不可怕。

    鲍太平拿定主意:国人的脸面不能丢。

    那胡官听音乐的兴致不减,又道:“据说大宋有井水的地方,便有柳永的词曲在吟唱,老夫初到汉地,想听汉曲儿,这里的二三十人,端的是无一能歌者吗?”

    鲍太平一心想要留住这伙人,他们的要求本该尽量满足,别说他前世民乐主播的身份,就是现在教出去的曲子,也够唱上一整个晚上的,以歌取悦胡人,他不想干。

    鲍太平也不好干站着,便在临近上摆下一桌,请了林冲岳父王教头与自己对席,内心紧张,却谈笑自如。

    那胡人官员转眼间已经吃的七八分醉,眯着醉眼道:“速闻大宋音乐兴盛,东主与我寻两名歌姬以住酒兴。”

    李四道:“我家店与别家店不同,东主有令,本店不蓄养歌姬,客官自带无妨,出门左转,便是教坊。”

    李四极为精明,看出客人不快,带着七分媚态道:“客人对我的酒肉可满意?”

    “香而不腻,味道不错,下官虚度四十春,未曾吃过此等美味!”胡官赞叹道。

    李四得意道:“这便是我家的不同之处,专营酒肉,不做其他,用东主的话讲,这叫‘专业态度’,嘻嘻。”

    鲍太平冲着周邦彦长揖及地,道:“非是小子贪生怕死,干系我店内二三十人身家性命,小子不敢造次,老教头若有办法冲出重围,便去大晟府寻周邦彦提举,请他支会开封府拍兵丁来维持治安,不要让我这些兄弟无端枉死。”

    铁臂膀周桐英雄气十足,一拍胸膛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二三十条性命,这事包在老夫身上。”

    “禁军和黑衣人伸手都不弱,老教头千万小心。”鲍太平叮嘱道。

    胡人官员道:“汴梁酒楼,家家蓄养歌姬陪客人寻欢作乐,怎的你家如此不同。”言语中,颇为不快。

    酒是色媒人,鲍太平开的是酒楼,正经生意,不想搞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何况他是教坊的乐师,凭借眼下的名声,搞这东西能挤兑黄好多家教坊,鲍太平不想太多树敌了。

    鲍太平送走周桐,不知道能否等来救援,总算是无奈中看到一线希望,剩下的便是将那伙辽国使臣留住,留得时间越长越好。

    上下两层的炭火铜锅正店,只有这一桌客人,也不可能有新的客人到来,店里的伙计也知道这桌髠发汉子具有威慑力,整个店里的所有人,都围着这一桌客人转。

    大晟府提举周邦彦,能否肯帮忙未可知,却成为鲍太平解决问题的唯一希望。

    “周教头!”

    当初,周邦彦跟鲍太平在李师师床底下,玩小猫钓鱼棋,鲍太平手中的这支玉箫就让周邦彦眼红,后来周邦彦曾尝试各种办法获得,都被鲍太平拒绝,如今干系二三十条人命,便是将玉箫送给周邦彦,鲍太平也舍得。

    一切吩咐妥当,周桐轻呼:“小官人无须担忧,老夫去去就来”,提气轻纵,便已经跃上窗台,三跳两跳,跃上邻家的屋剂,眨眼间消失在夜幕中。

    铁臂膀周桐,果然名不虚传,烈士迟暮,身形依旧矫健赛过猿猴。

    “哈哈!”铁臂膀周桐仰天长啸,壮怀激烈,道:“老夫迟暮,不耐久战,一口气冲出去不在话下,只是老夫与那周邦彦并不相识,为了少些麻烦,小官人还是拿一件信物妥当。”

    鲍太平认为周桐说的有道理,他随身带着根玉箫,出自御赐,天下仅此一支,乃是李师师所赠。

    禁军和江湖侠客纠结一处,要灭掉炭火铜锅正店,诺大的汴梁,鲍太平有几处可以求援。

    倘若只有黑衣人一伙,教坊崔家和教坊李家,为了讨得新奇的曲子,会毫不吝惜派出自己的家丁救援,可有殿帅府的甲士参与在内,两家生意人肯定不敢得罪殿帅府的高殿前,两家不可能来帮忙。

    按说,鲍太平和李师师关系不错,李师师又是心地善良之人,不会见死不救,可李师师什么时候能遇见皇帝没有定数,鲍太平更不希望去求一个风月场的女人,这样会严重挫伤他男儿的自尊,跟吃软饭的男人没有差别。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夜夜贪欢:神秘老公不见面都市至强者降临吴限宇宙斗魄星辰天下豪商直死无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