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暴雨之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辽国官员目视一下身边的铁林军,觉得手痒,略微沉思道:“下官无功不受禄,莫不如让我这铁林军……”

    “哈哈!”鲍太平见胡人官员接话,试图彰显自己的战力,大笑两声,一抹额头道:“大宋禁军,脾气火爆,诸位客官可要坐稳,莫要被一会的刀光剑影惊吓到。”

    胡人官员也是倔强之人,被这笑声笑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十四五岁的孩子还藏着什么猫腻,道:“下官也是战场上冲杀出来的,我到要看看,禁军什么火爆的脾气,这里还有怎样的刀光剑影。”

    哎呀,不但不害怕,而且还想留下看热闹,果然是不知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胡人,那你就坐着看吧,最好看到开封府的人来。

    鲍太平退到后台,对王教头和周教头道:“两位教头与这事情无关,非是太平不好客,实在是此番遭遇大难,不想连累两位教头。”

    林冲岳父王教头叹息道:“都是我那孽畜女婿惹下的祸患,连累了小官人,今日老夫与你共患难。”

    烈士暮年,王教头浑身是铁也打不出几根钉子,挡不了几刀。

    鲍太平道:“老教头不必自责,这事与林教头无关,自己的恩仇需要自己了解!”

    周桐一直不肯言语,此时发言道:“路见不平尚且拔刀相助,小官人有恩与我的高徒,我铁臂膀周桐不会坐视不管,烈士暮年,打打杀杀老夫恐怕不行,穿过禁军的铜墙铁壁,给小官人送出求援的书信并不难。”

    辽国的外交官不可能在这坐一辈子,若是有人能破围求援,再好不过,可鲍太平应该向谁求救呢?

    ps:关注微信公众号( limaoxs666 )获取最新内容

    鲍太平笑道:“大宋速来好客,官人若不惧怕,本店没有不招呼的道理!”回头却豪爽的冲伙计一挥手,爽快道:“好酒好肉招呼着,这桌客人的单,全免了。”

    鲍太平不傻,不想将个人恩怨上升到两国矛盾,却也知道,有这桌客人在,黑衣人和禁军都不敢胡来,这桌客人多坐一刻,便多安全一刻。

    鲍太平强做笑脸,对那桌客人长揖陪道:“几位贵客远道而来,非是本店不肯招待,实在是因为家里有事,不便招待,今日的单免了,贵客请自去,以免徒受到牵连。”

    几名髠发武士,一脸傲气,眼神中似乎在说:我们在乡下吃西瓜都不给钱,到你们大城市下馆子,也没准备给钱。

    那胡人官员倒是儒雅些,右手握胸微欠身行礼,用熟练的汉地语言道:“久闻碳火铜锅正店汴梁一绝”,又得意的指着几名髠发武士又道:“我大辽过最精锐的铁林军,又岂会惧怕大宋的江湖侠客?外交官员出了问题,我大辽国的皇帝,自会用马刀和你们的皇帝讲道理,小东主好酒好肉尽管拿来,本官不惧怕那江湖侠客。”

    鲍太平最擅长狐假虎威,驱虎吞狼,凭借他惯用的伎俩,完全可以挑拨起来禁军和铁林军的冲突,利别说是陆虞侯孙教头擅自调动禁军,就是殿帅府的高殿前亲自来,也吃罪不起外交官员,鲍太平绝对有望活命。

    这样一来,就跟引清军入关的吴三桂一样,利用外族对抗自己人,无论是非,鲍太平无力修改历史,早晚会被手书丹青的史官,钉在民族的耻辱柱上。

    家里的事务,不需要外人的掺合,无论委屈对错。

    殿帅府的虞侯陆谦,禁军孙教头,跟牛二混在一处,黑衣人和鲍大郎混做一处。

    鲍太平在街面上,看见这几个熟悉的身影,就知道,事情这次真的严重了,远没有街头斗殴那么简单,所有的仇家在此纠结在一处,要下杀手弄死他。

    禁军和黑衣人是一伙的,扮演者不同的角色。

    大辽国最精锐的是铁林军,负责宿卫皇室的安全,外交官员更多的是脸面和恐吓对手,外交使团有铁林军护卫不足为奇。

    国与国之间,没有真正的感情,都是利益关系,谁的群头更硬,谁就有更多的话语权,而大宋与辽国两军边境实力对比,大宋处于劣势,辽国的外交官便说话显得格外硬气,动不动就要向大宋用马刀讲道理,丝毫不惧怕擅开边衅。

    更恨自己时运不齐,如今著名武师周桐在身边,没有来得及学得刀枪剑雨中活命的本事,能够在这样的形势下杀出一条血路,就算是不能活命,杀上几条人命,也算自己不赔本。

    可这些抱怨,对事情的解决于事无补,鲍太平果断的放弃抱怨,心中却拿定主意,就算今日鲍太平被杀死,也算是大宋内部的矛盾,家庭内部的矛盾,万万不能不能让外国人看了笑话,日后轻视大宋,无端兴起边患,让百姓陷入水火。

    平素汴梁城的治安,由开封府管辖,禁军大宋最精锐的军队,乃是国之利器,负责宿卫皇城和对外征战,显然不是来弹压黑衣杀手的。

    黑衣人并为因为禁军的到来远遁,只是在不远处徘徊,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

    等开封府的负责治安的人马到来,碳火铜锅正店内,只剩下一堆死尸,连鸣鼓伸冤的人都不会留下,善后的事情,任凭殿帅府颠倒是非黑白,鲍大郎又重回餐饮霸盘的位置上。

    而这一切的主谋,将所有对立面的人物纠结在一起的,就是苦心积虑的鲍大郎,和鲍太平具有血缘关系的亲哥哥。

    鲍太平心中满满的都是恨,恨自己早没有掌握杀人的技能,杀掉那些仇家而成为今日的后患,惹得对手升级要杀他与无形,此刻有没有应对的办法,两个打手林冲、鲁智深都远在天边,周邦彦肯不肯帮忙难说,突破重围送信的人都没有。

    禁军负责封锁交通,提供掩护,黑衣人杀人于无形。

    未肯下手是因为店内有一伙辽国外交官员,黑衣人和禁军都得罪不起,可辽国的外交官只是食客,早晚要吃饱喝足离开,辽国官员离开时,便是两伙下手的时候。

    黑衣人退却的蹊跷,鲍太平料定,对手绝不会善罢甘休。

    将二楼雅间的窗户推开缝隙查看,夜色的大街上,店前店后,已经被密密匝匝的甲士包围,阻断了一切行人往来。

    从服饰判断,这是殿帅府的禁军。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超级无敌战舰花都最强逆天主宰养蚕秘辛九星圣主神豪老婆无限多造化无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