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你个龟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青马得了骑手的命令,打了一个响鼻,健蹄轻盈,向前悠悠小跑起来。

    京城重地,街上行人往来,鲍太平不敢放马奔驰,只能到城外才能纵马奔跑,斜刺里却冲出直裰东坡巾的学士模样,抓着马尾,不肯放鲍太平去。

    鲍太平诧异道:“小子正要出城骑马,周大晟何故如此?一首《半壶纱》,一首《逆流成河》,难道还不够你支应一段时间吗?”

    周邦彦拿着一本《太平歌词》怒道:“小浪子,为何欺凌老夫?”

    “这话怎说的?”鲍太平在马上道:“周大晟乃皇家最高音乐机构的提举,小子一介平民,怎敢欺负到朝廷官员的头上?”

    林冲本骑马走在前头,听闻鲍太平说话,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周邦彦,堂堂大晟府提举,他正缺上进的提携人,急切打马回来,滚鞍落马,匍匐在地:“下官禁军教头林冲,见过大晟府周提举。”

    “咳咳!”大晟府提举抓平民少年的马尾,而且那少年还很傲慢,如今被人撞见,周邦彦尴尬的只有干咳。

    周邦彦脸上一红,心道:好个没眼力的什么林冲林教头,却摆出官场上的逢迎之道,干笑道;“林教头?果然闻名不如见面。今日,本官与这少年有要事商议,他日有机会再寻教头说话。”

    林冲心头大喜:皇帝身边的红人也知道他林冲的名号,发迹之日不远了,唯唯诺诺道:“下官领命!”再次翻身上马,先前愤世嫉俗的表情一扫而光,对鲍太平数落道:“俺那兄弟,与周提举好生说话。”

    貌似对周邦彦还有一番浅台词:老大人,我和你这忘年交,也是兄弟哩,抽空在皇帝面前,千万不要忘记给林冲美言几句。

    林冲有了上官周邦彦的吩咐,不敢久留,更不敢轻视丝毫鲍太平,打马向前,在不远处等候鲍太平。

    鲍太平对周邦彦道:“如今已经没有外人,大晟有话尽管说。”

    周邦彦见鲍太平没有要跑的意思,松脱了马尾,拿出那本《太平歌词》道:“说好了的,老夫五十两买你的词曲,你却为何将老夫的词曲收录在你的书中?”

    鲍太平记得,自己是有原则的人,凭借他民乐主播的身份,后世有用不完的歌词曲调,没有必要非要抢卖给周邦彦的歌词,明明卖给周邦彦的七八首,并没有收录在其中。

    “怎么会有此事儿?”鲍太平接过周邦彦翻看的太平歌词,正是那首元好问的《雁丘词》。

    周邦彦道:“也无其他,只这首雁丘词。”

    “就一首,无所谓了!”鲍太平将《太平歌词》丢过去道。

    “怎么会无所谓?倘若让圣上知道,老夫剽窃民间词曲,老夫头上乌纱不保啊!”周邦彦急切道。

    鲍太平道:“民间流传的唱本,道君皇帝看不见,再说,这首曲子,周大晟好像没给我钱啊!”

    “明明当初给了你五十两。”

    “那五十两不是我在崔家教坊教曲的半年薪俸吗?”

    “啊……”周邦彦一脸懵逼。

    “周大晟不必杞人忧天,有事我顶着,算我抄袭你的中了吧!”鲍太平没觉得这是一件什么重要的事情,如今急切骑马,也不管周邦彦杞人忧天,打马便走。

    当时可是有崔妈妈,一并崔家的姑娘们听得真切,说鲍太平剽窃周邦彦,说出去有人信吗?

    周邦彦盛怒之下,爆粗口跺脚大骂:“鲍太平,你个龟孙儿,端端是坑苦老夫也,还有闲心骑马!”

    鲍太平见林冲如此说,便收起了心中的好奇,不能让林冲太为难,他若想进兵营,会有各种的方法,他日进军营,陪伴他的,恐怕未必是这位小小的禁军教头。

    鲍太平身材未及长大,上马有些吃力,可他左脚踏住马镫,双手抓住马鞍,手脚一同用力,翻身娴熟的跨上马背,双脚一踢马肚子,道:“还是先骑马,进军营他日再说!”

    那生命凋谢的美丽瞬间,胜过天上闪过的流星,那瞬间铸就永恒的热血真男儿。为民族,为家国,哪怕一腔热血,染红仨月的桃花,人生又有什么可遗憾的。

    连珠的号炮,声声震天,号炮声还没有响完,最多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军营内一阵混乱,鲍太平还想看看军营发生什么,却见林冲骑马而来。

    鲍太平很惊讶的问:“林教头为何来的如此之快啊?”

    “林教头,能否带小子去军营走走!”鲍太平好奇道。

    林冲严肃道:“军营重地,闲人免进,非冲无能,军命难违!”

    林冲骑一匹枣红马,又牵了一匹大青马,两匹马都是林冲借来的。

    但见五色军旗咧咧,如林如徐;红彤彤的甲衣缨穗,波澜起伏,如火如荼;刀剑如林,密密匝匝;藤牌如墙,清风不过。

    鲍太平从未见过如此阵仗,也未曾有过军旅生涯,眼前的场景,却给他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缺少些什么。

    许是他认知的大宋历史,让他构成某种偏见,总以为宋朝的军队软弱无战力,后来参照自己大学军训和军旅题材的电视剧,感觉眼前的大宋禁军,欠缺点士气,又欠缺严明的纪律。

    林教头满面怒容道:“上官老爷昨夜吃的大醉,今日又不操练,点过卯,众将领已经散了,也好,有闲暇时间早点与小兄弟去城外骑马。”

    鲍太平不知道林冲口中的“上官老爷”是哪一位,听语气也知道上官惰政,习以为常,鲍太平见林冲不快,也不好多问。

    鲍太平觉得,自己刚刚摆脱四路冤家追打的窘境,还是不要自己作死的好。

    血性的真男儿,都有一个军旅梦想,在战场浴血搏杀,彰显自己的真男儿本色,哪怕作为《亮剑》中李云龙的卫兵,出场便被鬼子冷枪打死,那也是真男儿的所在。

    鼓响三通,按理已经聚将完毕,可依旧依甲胄不全的甲士,急匆匆往军营内奔,显得与肃穆的军营及其不和谐。

    鲍太平与林冲有约,大清早便来军营前等候,鲍太平百无聊懒,隔着木寨向军营内观看。

    他想看看皇家最精锐的禁军,是否具备抵挡大金铁骑的实力,是否会在征讨方腊、宋江中大伤元气,甚至想问问那些领军的将军,有没有读过《孙子兵法》,有没有读过曾公亮的《武经总要》,甚至想考较一下禁军将领的胆识和武功,是否具备保家卫国的基本能力,能否扭转靖康灭国的悲惨命运……

    可鲍太平只是一介平民,刚有一份正经职业,“炭火铜锅正店”的东主,还做了一份兼职,崔家教坊的音乐小教师。

    不知那些卫国良将弓马如何,猜想,射杀擅闯军事重地的平民,应该绰绰有余。

    饶是如此,大宋最最精锐的皇家禁军晨操,还是给鲍太平带来极大的心灵震撼。

    军营的木寨,隔断军民,鲍太平对这一所军营充满了无尽的好奇,就像他想看李师师面纱后边的容颜,也像是对觉远老僧的明远斋的好奇,他想去军营内走走,这种欲望,比以前的任何一种好奇都要好奇。

    清晨,白露未晞,空气氤氲。

    汴梁城殿帅府禁军军营,战鼓填然,旌旗烈烈,排山蹈海的马蹄声,盾牌碰撞的铿锵声,并且碰撞的清脆声,刷拉拉的甲叶摩擦声,构成军营紧张有力的交响乐,更正震天的霹雳号炮,号炮声声,裂人肝胆。

    军营重地,国之大器,端的是肃穆严整。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未来游戏创始人绝世医宠,异瞳五小姐至尊狂徒红色冷锋偶像练习生我有一棵小橡树我的脑洞是个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