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欠债还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姑娘们却不肯退去,嘟囔道:“大晟有什么好稀罕的,又不会耍棍儿,我们要品小教师这棍儿哩。”

    “咳咳!”周邦彦表示非常尴尬。

    崔妈妈见自己命令不管用,又恼了大晟,大吼道:“家丁何在?家法伺候!”

    姑娘们才一声惊呼,化作烟雾消散去。

    鲍太平见周大晟一脸猥琐的笑,就断定他是夜猫子进宅,还有前几日逃单惊吓的梁子,鲍太平懒得搭理他,手中的双棍一挥,一招“流星赶月”,身子一扭,只将后背给周邦彦看。

    崔家教坊,蒙小教师教授的新奇曲子,生意越发红火,崔妈妈知道小教师是摇钱树,陪着笑脸,谨慎道:“小教师,周大晟要寻你说话哩!”

    “非工作时间,小教师不见客!”鲍太平回绝道。

    周邦彦遭遇冷落,脸色阴沉,学鲍太平前几日与他说话的口气,将手遮在口边做远波状,道:“小教师,住了你的棍儿吧,老夫要与你说话哩!”(注:其音调参考:孙长老,收起你的神通吧!)

    鲍太平真想上去给周邦彦当头一棒子,但是想想算了,人家好歹是三品大员,他挥舞双棍,铁链在大腿内侧一磕,两个棍子弹起,齐齐落入双手中。

    “老骚客,你说,是不是又要挖坑埋我?”

    老骚客?

    周邦彦蹙眉玩味着这三个字,他自称老夫,又是文人骚客,“老骚客”听语气像骂人的话,在他看来,字眼里根本没有骂人的意思。

    老骚客并不吃亏,回敬道:“小浪子,老夫荐你在花丛中寻一美差,老夫怎的坑你了!”

    小浪子?

    鲍太平玩味着“小浪子”三个字,觉得自己年幼,有时自称小子,水浒中的燕青诨名“浪子”,听老骚客那骂人的语气,分明说的也不是骂人的话,反正老骚客认领了老骚客这个名字,由他去吧。

    鲍太平想想也是,若非周邦彦推荐,恐怕他在汴梁立不住跟脚,此刻早已经回得胜坊,做一个收保护费的泼皮头儿,纵然有张三扛伤儿,保不齐哪天也得像杨大郎打牛二一样,遭遇人生挫折。

    “好吧!原谅你了!”

    “这话怎么说呢?老夫又没做错事儿!”

    “你再说?”鲍太平道:“没剽窃我的成曲,在皇帝面前卖弄吗?”

    鲍太平说完这话,心中便道:呸呸呸,也不是我的成曲,我也是剽窃别人的,好歹我剽窃的比老骚客高明些。

    周邦彦老脸一红,如实道:“小浪子,还别说,圣上听了小教师这曲《女儿情》,龙颜大悦,责成老夫再做新曲,却只给老夫三日期限,老夫在家冥想两日未果,眼看期限就在今晚,前来请小教师帮忙!”

    鲍太平小手一伸,无赖道:“先还钱,再说帮忙的事情。”

    周邦彦心疼肉疼肝疼:“老夫?几时欠了你的钱?”

    “我做教师的半年薪俸,可是让你给我拿走了啊!”

    “胡说!你拿了李妈妈家奴踢我的五十两,两项一顶,没有债务关系!”

    “耍赖是不?再见!”鲍太平并不多言语,转身就走。

    周邦彦说的没毛病,明明是不鲍太平耍赖,谁叫周邦彦求到他了,又吃了周邦彦逃单的惊吓。

    周邦彦人老鬼,早就料到鲍太平会问他要银子,身上备着不少银子,如今看鲍太平要走,心中大急,从怀中掏出一包银子,拉住鲍太平:“老夫怕了你了,给你银子!”

    这就对了嘛!

    鲍太平接过银包,放在手中颠了颠,根本颠不出多重,却道:“这银子好像不够重量啊!”

    周邦彦老脸一红,在身上一阵摸索,又从怀中摸了十两银子,放在鲍太平手中。

    鲍太平又颠了颠,道:“我看还轻!”

    “天地良心啊!”周邦彦惊呼道:“这回可是足足的五十两了。”

    鲍太平并不理会这些女粉丝,尽管姑娘们每一句话都饱含着之意,他只顾着舞弄自己的双节棍,耍的一片霜花。

    崔妈妈带着周邦彦走近校场,见姑娘们如此模样,心中大怒,双手叉腰,骂道:“小浪蹄子,不务正业,赶紧梳洗,大晟来了!”

    姑娘们夜里熬夜接待官人,平素过午方才起床梳洗,为了贪看俊秀的小教师,算是起了大早,还不忘叽叽喳喳在一旁调笑。

    “小教师吹的好箫,也耍的好棍儿,嘻嘻!”

    “夜里品小教师的箫,晨起品小教师的棍儿,嗷嗷!”

    在姑娘们看来,俊秀的小教师未通人事,若是谁能哄动小教师,便是老大的彩头,少不了要给小教师封个大红包哩。

    鲍太平有些后悔,当初只跟崔妈妈提了两条条件,当初应该多加一条,让姑娘闭嘴。

    随随便便可以打崔家姑娘的,那是崔家的官家,鲍太平只是个教曲的小教师,现在并非教学实时间,鲍太平也不能拿戒尺打他们。

    “翻山越岭!”

    “雪花盖顶!”

    “左右逢源!”

    “不知道小教师那方面的功夫,可和这箫棍儿一样的俊,要不住了这棍儿,让姐姐教教你吧!”

    ……

    双节棍的招数简单,一共也就十三个招式,剩下的都是变招,却因为是软兵器,并不好练成,家丁们不是打了头,就是打了裆,各色窘态。

    西墙外,伸出几个粉嫩的脑袋,嘻嘻笑笑,乃是崔家教坊的姑娘。

    双节棍能够强健体魄,街头斗殴,也能保命,至少揍个鲍大郎不成问题。

    “毒蛇出洞!”

    “啊——打啊……打——”

    鲍太平招式连贯,舞出一片棍花,每打出一招,都是尽力十足,仿佛每一招都是招呼向那个鲍大郎,正是鲍大郎,让他衙内的皮囊,混成泼皮的模样。

    杨大郎等十几个家丁,看了鲍太平耍了几日的双节棍,也觉得双节棍不在朝廷禁止的武器范围之内,乃是街头斗殴的利器,十几个家丁,也自己配备双节棍,照猫画虎在一旁演练。

    “苏秦背剑”

    ……

    红日刚刚漏出半边脸,光焰未曾散去,照得人脸红彤彤,清晨的露珠未曾褪去,空气湿润熨帖。

    崔家护院的校场,鲍太平挥舞着一双双节棍,不时发出有力的呼喊”啊打啊,啊打打打。”

    他已经在崔家做了七八日的教师,早先身体的疲惫已经彻底恢复,而家丁们街头斗殴的拳脚功夫,鲍太平经过考证,与其练他们的拳脚功夫,不如练自己的双节棍。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极品的至尊六界小旅馆杀神白起在都市“活”在朋友圈的老公考官皆敌派神级编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