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友谊翻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哥,我不想走,我还想抽空跟你学武呢!”鲍太平“腾”的一下子站起来。

    鲍太平说的是实话,汴梁城有李妈妈,有牛二,两人都跟鲍太平有梁子,倘若在大街上遭遇,失去了鲁智深的保护,鲍太平只有挨揍的份儿。

    “你想学武?”鲁智深上下打量一番鲍太平。

    “哈——”就像平素打人发力一般,鲁智深蓦地发出一声有力气的怒吼。

    鲍太平,本就对鲁智深的大吼大叫过敏,鲁智深又是故意的,他控制,控制,在控制,他还是没有控制住,小腿一阵痉挛,疼得他倒地揉搓小腿。

    张三李四大惊,本想上来搀扶鲍太平,却被鲁智深呵斥开了,鲁智深道:“一胆二力三功夫,如此的胆量如何学得功夫?还是乖乖的学些手艺,过正常人的日子吧。”

    鲍太平知道自己不是胆小,是腿有毛病,是梦中的那个长袍人用门栓打坏的,他倔强的说:“我不走,我要学武。”

    鲁智深捏着砂锅大小的拳头威胁道:“留在坊里都被张三李四带坏了,你再说不走?再说我揍死你!”

    一块吃烧鸡的交情,一同唱《好汉歌》的弟兄,友谊的小船怎么说翻就翻了呢?

    鲍太平往凳子上一靠,一副求死的样子,鲁智深的拳头终于没有落下,而是转身去了屋里。

    片刻,鲁智深拿着一封书信出来,鲍太平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鲍太平还有话要说,鲁智深又是嗷唠一嗓子,鲍太平刚刚平复的小腿又是一阵抽搐,倒地不起。

    哎……鲁智深太调皮,抓住鲍太平腿抽筋的毛病,鲍太平要是不同意,估计鲁智深今天要一直大吼大叫下去,不准备让鲍太平起来了。

    小腿抽筋的感觉太难受了,尤其是刚刚抽筋后的再一次抽筋,鲍太平实在无法忍受。

    跟鲁智深学武是学不来了,别说鲁智深刚猛的功夫不适合他,单是小腿抽筋的毛病,就能让鲁智深折磨死。

    汴梁城有什么不好的,毕竟是大宋的都城,跟历史上的名人偶遇的机会更多,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也更多。

    汴梁城还有烟街柳巷,还有曾经相识的李师师。

    鲍太平原本也不是得胜坊本地人,没准他的原先的家就在汴梁呢?除了带张三李四厮混,靠鲁智深狐假虎威,肯定还有更好的前途!

    鲍太平这样想,便觉得汴梁城也没有什么恐惧,别说现在口袋里还有十两银子,就是没有十两银子,凭借他的智慧,难不成还能在汴梁城混成人人喊打的过街鼠不成?

    “大哥你别喊了,我去还不成吗!”鲍太平想明白的太晚了,小腿刚刚恢复,鲁智深根本不给他解释机会,又是冷不防的一声呼喊。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鲍太平无奈了,不能继续留在菜园子,强忍着小腿的酸麻,跑步出门,一瘸一拐的高呼:“路不平啊,路不平啊!”

    一番话,说的鲍太平心中很感动,萍水相逢的陌路人,俨然,鲁智深已经不拿他当外人,反而当做是自家兄弟了,让鲍太平学了手艺,出钱给鲍太平开店面,亲哥哥也未必干得出来啊。

    穿越一场,结果是干个厨师,鲍太平心中不甘,他不想离开刚刚混熟的德胜坊。

    殊不知,张三李四平素也就耍一耍无赖,欺负欺负菜园子前主持,拐带菜园子几颗白菜罢了,干三十两大买卖,都是鲍太平的主张,分明是鲍太平给张三李四带坏了。

    鲍太平强言狡辩道:“我也不想的,先是福田院没有米,后有牛二打了张家三哥,这口气兄弟我出不来啊。”

    鲁智深严肃道:“你没有钱我有,可以问我借,洒家的钱,养三五个福田院也够了!”

    鲍太平刚穿越以来,一直都在得胜坊生活,好不容易将昔日的敌人,变成共同利益的朋友,倘若让鲍太平离开这里,鲍太平确实舍不得。

    李大年可能会报复,牛二也可能会报复,可有鲁智深在,把他俩捆做一处也不够鲁智深打的,鲍太平不怕。

    鲁智深又道:“我在相国寺认识一个和尚,如今在汴梁城州桥下开了一家远近闻名的肉店,专门烹饪肉菜并不涉猎其他,同是相国寺的和尚,洒家修书一封,推荐你去做学徒,你天性好烹饪美食,将来学得一把手艺,洒家出钱与你出本钱在坊里开一家肉店,收入足够你生活,也算是正经的行业,切莫再做敲诈勒索的事情了。”

    《好汉歌》又被众泼皮再次唱起,以助酒兴。

    鲍太平本准备拿十两银子酬谢鲁智深,鲁智深喝酒正在兴头上,大呼:“打架痛快,休要谈钱羞辱洒家。”不肯收十两银子的酬谢。

    结果跟鲍太平猜想的一样,鲁智深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鲍太平也不敢跟鲁智深装13,便心安理得的将十两银子据为己有。

    鲍太平道:“那次在篝火边吃鸡的时候,我便已经说过,我靠自己能够养活自己。”

    “你也是一条汉子,靠坑蒙拐骗怎么行?我看这得胜坊,你是不能呆了,早晚被张三李四带坏。”鲁智深道。

    啊?

    鲁智深刚来主持菜园子便和张三李四产生矛盾,那会的鲍太平还是人人可欺的孬货一个,在鲁智深看来,鲍太平不过是跟在张三李四厮混的小泼皮,如今鲍太平俨然已经是得胜坊泼皮们的主心骨,跟张三李四干起了敲诈勒索的勾当,俨然已经被张三李四带坏了。

    酒宴摆在相国寺的菜园子,众人坐的位置大抵和上次相同,鲍太平心安理得的坐在了张三的位置,其后是张三、李四等一众泼皮。

    正宗的汴梁清酒,喝起来甘甜圆润,鲁智深打的痛快,众人又都得了好处,喝酒气愤异常活跃。

    鲍太平文不齐武不济,全靠鲁智深在暗地里支撑,如今鲁智深沉默是几个意思?是怕鲍太平坏了他名声,这是要发怒吗?

    鲍太平不敢跟鲁智深造次,打不过、骂不过,自己有不抗揍的,狐假虎威全指望鲁智深呢,鲁智深的沉默,让鲍太平紧张得一手心汗水。

    良久,鲁智深才语重心长的对鲍太平道:“兄弟,你被张三李四带坏了啊!”

    鲁智深本不知道有去米行借米的事情,导致李大年在汴梁城请成名的泼皮来寻衅滋事,鲍太平也觉得这事情说出来不光彩,恐怕鲁智深不会同意,谁知道喝酒到兴头上,张三李四当做个人巨大的成就,将事情经过合盘讲给了鲁智深。

    鲁智深听完陷入沉默,张三李四也知道说错话,大气不敢出,只是呆呆的看着鲍太平。

    ..大宋之梁

    当鲍太平和一众泼皮聚拢到菜园子的时候,鲁智深穿着僧袍,下身脱的赤条条的,正在屋檐下木盆中洗裤子。

    全因为牛二来的急,鲍太平喊得紧,紧要关头,鲁智深如厕忘记一个重要环节,此番才想起来补救措施,也只有洗裤子。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五神天尊如影谁行红楼梦之霸天纨绔直死无限超级捉鬼道长兽神血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