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嘴巴眉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少两长就这样走近了米行,德胜坊最大的米行——兴盛米行,引来不少顾客侧目。

    店里的伙计不认得鲍太平,却认得平素避之不及的张三李四,说明来意后,引到后房见东主。

    兴盛米行的东主是典型的生意人,四十岁上下年纪,一撮山羊胡透着精明,听明白来意后,端着茶碗道:

    “我这兴盛米行,确是德胜坊最大的米行,多少老主顾慕名来买米,日入米和出米量相当,借了你老主顾便没米买,实在没有余粮外借。”

    “福田院暂时有些难处,借你这两石米,不出月便可还的上,我可以给你写下借据!”鲍太平不甘心道。

    东主斜眼睥睨三人道;“你们三个谁说了算?”

    看东主的眼神,极其轻视张三李四的人品,何况张三李四是凑热闹的,还是好汉做事好汉当吧。

    “这事情我说了算!”鲍太平道。

    “呵呵”东主干笑两声道:“常言道:嘴巴眉毛办事不牢,我岂能凭因一半大小子的三言两语,就将粮米借贷出去!”

    “福田院的老伯们胡子一把长,我可以请二三名老者出面立字据,东主休要欺我年幼做不得主。”鲍太平道。

    “呵呵”东主品了一口茶,笑道:“那些老帮菜无家可归,有今日没明日,倘若有个三长两短,伸腿瞪眼儿,我找谁要?”

    鲍太平也看出来东主是不肯借米的,还是心有不甘,又道:“可以请坊里的张三李四为我做保。”

    “这二人我又不熟,如何做得了保?若想以这两个泼皮无赖做保,太平郎不妨到别家试试吧!”

    坊里访亲的,谁不认识谁啊?明显是看不起张三李四的人品嘛。

    张三李四一直冷眼旁观,听不得这话,想上前跟东主理论,东主拉下脸,茶碗一放:“送客。”

    借,又不是不还,还可以给你利息,鲍太平心中很不爽,不爽也没有办法,谁叫三人在米行得不到信任呢。

    鲍太平出了后院路过前面的门店,店里的伙计和客人正在议论着三人,指指点点,发出几声哄笑,颇有取笑轻视之意。

    “张三李四的名字都臭大街了,做得了保人吗?不知自觉!”

    “福田院没人了吗?显得着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吗?不自量力!”

    “一副好皮囊不去做面首,舍脸上这儿借米来着?不知廉耻!”

    ……

    人家这是勇于担当好不好,人家这是助人为乐好不好,坊间百姓的流言蜚语,严重刺伤了鲍太平的内心。

    鲍太平一推身边的张三,横下一条心——今天这米借定了。

    李四是正儿八经的闲汉,穿着一袭圆领长袍,摇着一把折扇,瘦高的个子迎风摇晃,双眼前几日被鲁智深打的淤青尚未完全褪去,一双熊猫眼,纯属于凑热闹来着。

    鲍太平看着两个伴当,也觉得滑稽不靠谱,低桌子矮板凳也是木头,有伴当胜过没有,勉强凑合用吧。

    “没钱……”

    “再说?把下棋输给我的钱,还我,我去买米!”

    帅伯脸上一红,无奈的叮嘱道:“太平郎快些起身,我等先去凑些铜钱。”带着老者们悻悻散去了。

    张三李四,游手好闲,没有敲诈勒索的前科,充其量欺负欺负相国寺菜园子前任主持,胡乱偷点菜改善生活,闲着没事打打“鲍不平”,二人并没有提出建设性意见。

    既然是借米,自然是找德胜坊最大的米店——兴盛米行,这便是三人商量来的结果。

    张三,头上的伤口尚未痊愈,密密匝匝缠着白布,又吊着一只胳膊,像极了木乃伊,又像是受伤的大耗子,他是昨日被鲍太平从鲁智深的铁拳救下来,被鲍太平要挟不得不来。

    如此隆重的仪式,难道又出了什么大事?

    鲁智深曾经大闹五台山,该不是跟鲁智深学坏了,昨夜醉酒,大闹了福田院吧?

    看老者们脸上没有淤青,自己衣服也没有破烂,确定自己昨天没有耍酒疯。

    德胜坊,地处通渭州的官道上,据传是当年狄青破敌班师驻军的场所,正是菜园子和福田院所在的坊,如今已经是汴梁城郊很繁华的集镇,大小店面也有三四十家,百姓日常所需,应有尽有,光是米行就有三四家。

    鲍太平虽然在这住了有半年多,可他刚穿越数日,去哪家能借来钱米毫无把握,好在他昨天喝酒的时候,给张三这条地头蛇挖了坑,正无计可出时,张三、李四如约而至。

    可老伯们并没有吃下定心丸,逡巡不肯散去,帅伯道:“日已上三竿,我等下锅的米还没着落,太平郎几时借来米下锅?”

    义务劳动变成了催逼,鲍太平揉着太阳穴一阵头疼:“老伯们暂时凑一点钱先买些米来,回头借来粮米一并算还。”

    鲍太平和武二拉扯半晌,才意识到,武二只是梦境,正有人轻轻拉扯他的手臂,并轻轻呼唤呼唤他:“太平郎,快些醒来!”

    鲍太平宿醉未醒,揉着惺忪的睡眼,发现到自己身在福田院的大通铺上,满屋子站满了福田院的老者,他望着满屋子围着密不透风的老者,一阵发懵。

    鲍太平一抹脑门,想起老伯们昨天踢得好皮球,硬将借米的事情推在他身上,他有心想把皮球踢回去,可老伯们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期待,就像穷苦百姓看着大救星。

    行将就木的老者中间,只有鲍太平这一位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虽然这个担子放在他的身上有点沉重,他没有理由拒绝,只能接下这担子。

    “老伯们放心,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鲍太平打包票道。

    “大清早的,老伯们唤太平郎何事?”鲍太平打着哈欠道。

    帅伯语重心长道:“觉远师徒卷走了福田院粮米,太平郎昨日已经允诺借贷粮米,我等久候太平郎未醒,只因腹中饥饿难忍,才……”

    鲍太平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的住处,睡梦中,还和一众陌生的善饮者痛饮不休。日上三竿,他还在喃喃的梦呓:“嘿呀,依儿呀,诶嘿诶嘿依儿呀!”是在菜园子未曾唱完的歌词。

    梦里,他梦见一个自称武二郎的大汉,非要将猪肘子往他怀里塞,弄得他满身油腻,鲍太平反复推了数次,武二非常执着,非要让鲍太平收下肘子。

    鲍太平他心中很不爽,心道:“武二太不明事理,哪有唱歌吃肉的道理?”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再造神途我就是阴阳先生红包拆出男朋友[娱乐圈]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第五人格:血染之花逆战成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