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歌姬师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可那少女却戴着白丝面纱,将芳容遮挡住了大半,美丽又充满神秘感。

    “咦,你是哪位高邻家的姑娘?怎么以前从未见过?”鲍太平本不想说话,却忍不住这样赞叹道。

    可能这样的搭讪太老套,少女眉毛一弯,白皙的小手掩着面纱,咯咯的笑出声来。

    “我是王家的姑娘!”少女笑道。

    “那你叫个啥?”

    “奴家姓王,名嫱!”

    鲍太平要不是有点历史常识,真险些被骗了。

    她说的明明是明妃王昭君的名。

    鲍太平知道少女在开玩笑,也不拆穿,赞叹道:“啧啧,好名,能沉鱼,能落雁!”

    少女都渴望被赞美,这个少女也不能免俗,咯咯的笑弯了腰。

    “咳咳!”老妇人干咳。

    此时鲍太平才发现,少女旁边还有不少其他人呢,其中一个臃肿华丽的老妇,干咳的就是她。

    觉远和尚笑面如花,伸手指向明远斋,恭敬道:“李妈妈,这边请。”

    鲍太平此时明白过来了,这就是觉远老僧日思夜想,前来布施者李妈妈一行了,而这个少女模样的,就是汴梁著名歌姬李师师无疑,够开朗调皮。

    秦观《生查子》中云: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看来所言不虚。

    可惜未能一睹李师师的全貌,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李师师是福田院觉远和尚的贵客,明远斋是主持的书房,不是福田院寻常人等出入之所,他又不能冒冒失失的去扯人家姑娘的面纱,然后说撒腿就跑。

    且不说紧张小腿会抽筋,被李妈妈家的恶奴逮着,可不是小腿抽筋那么简单,至少也得给打个骨折。

    鲍太平想想算了,还是继续蹴鞠吧,便招呼老帮菜们继续踢球。

    “哎,相伯,傻看什么呢?口水都流出来了!”

    “哎,帅伯,你傻笑什么呢?都多大人了,怎么还吃手呢?”

    那么一瞬间,鲍太平真以为自己的棋友兼球友,提前进入老年痴呆状态。

    帅伯老脸一红,恢复正常,摸了一把斑白的发髻,花痴一样的问:“太平郎,你有没有觉得,老夫和李妈妈有那么几分般配,她刚刚,好像看了老夫一眼!”

    鲍太平摸了帅伯的额头,确定没发烧,才语重心长道:“老伯啊,‘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六十吃人不吐骨头’,您老多活几年不好吗?”

    帅伯骂道:“乳臭未干的小儿懂得什么,老芋头才香哩!不玩了!”说罢,便大脚将皮球踢飞,像是,想证明自己宝刀不老。

    皮球受力极其大,此时鲍太平才意识到,老者们不爱蹴鞠,不过是消极怠工,表示对主持的不满,其实明明一身的力气。

    眼看着皮球要飞出墙外,不好寻找,鲍太平仅仅盯着皮球的轨迹,准备翻墙捡球,皮球却“啊”的一声惨叫,弹了回来。

    此时鲍太平才发现,墙头上不知道何时,已经站了不少围观李师师的青壮年,其中,青草蛇李四,多与过街鼠张三形影不离,鲍太平是认识的。

    鲍太平还想招呼这些青壮年下来踢球,却听得李四一声惨呼:“三哥!”已经跳出墙外。

    “帅伯,您老好像踢到张三了?”鲍太平道。

    “啊?你说甚么……”帅伯将手括在耳边,抬高声调,又装聋作哑起来,脚下却生风一样跑开了。

    此刻他开心极了,一手抹着汗涔涔的额头,慢慢的向后抹,然后慢镜头,看向场边的球迷,竖起大拇指,表示对方识货。

    曼妙的少女,古香古色,艳丽的抹胸褙子(宋女子流行服饰一种),遮挡不出的芳华,明眸含笑,单是这些,已然让鲍太平觉得,此人是从历史画卷中,走出来的国色天香。

    草皮球场别指望了,只是石板的院子,皮球虽然是圆的,质感根本赶不上后世的足球,这丝毫不能影响鲍太平对足球的爱好,此刻,哪怕只是给他一个易拉罐,他也能踢得一样的开心。

    鲍太平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汗水,玩的不亦乐乎,一计漂亮的后背过肩带球,调整角度,射门!

    呦呵,球进了。

    那声音极其甜美,比后世拉拉队美女队长——月阳的声音还好听,尤其跟邻家阿嫂河东狮吼比起来,更加显得好听起来。

    终于有属于除了老帮菜以外的球迷了,而且还是少女!

    前世的鲍太平,球踢得不咋地,装13是他最擅长的,要不怎么连球衣都是13号呢?

    慧明道:“师父,是不准备将这鲍太平卖给李妈妈了?那可是四五十两银子的进项啊!”

    “四五十两!”老僧惊叹道:“我又何尝不想啊!太平郎平素与张三李四厮混,张三李四那些泼皮不足为虑,看鲁智深满脸的杀气,根本就不像和尚,不知这太平郎怎么有这样的相识,为师怕我们有命挣钱,没命花钱啊。”

    “师父好糊涂啊!”慧明道:“今日太平郎与鲁智深交恶了,没听说已经不联系了吗?只要我们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根本不给太平郎发声的时间,徒弟保证万无一失。”

    他还没有来得及聊起袍子下摆,蒙头庆祝,却听见一旁小女生的赞叹。

    “好俊的功夫!”

    欢乐总是伴随着痛苦,老僧已经做好了强买他为奴的打算,坑都已经挖好了,就准备他往里跳了,可他浑然不知,世道人心险恶啊。

    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不用上班,只在绿茵草地上驰骋,是多么畅快的事情。

    徒弟慧明极善逢迎,赶紧关切道:“恩师何来叹息啊?”

    觉远道:“这个太平郎,召唤一声,隔壁的凶僧便来,看来这二人交情不浅,太平郎并非无根基之人,恐怕你我的计划要落空了,可惜了,一大笔白花花的银子啊!”

    “徒儿衷心,为师甚慰。”老僧浑浊的眼神中放出精光,沙哑的阴笑道:“好,甚好!此事就依了徒儿,若非这个指望,我当初何苦收这个浪子入老衲的福田院。”

    李师师乃北宋末年的汴梁第一名花,连大宋道君皇帝都赞叹不已,时常留宿,后世更流传北宋张先、秦观、秦邦彦等著名词人赞美李师师的词句,前世的鲍太平甚至还会背上几首呢。

    听说有机会能一睹北宋著名歌姬李师师,鲍太平心中满是期待,甚至忽略了潜在的危险——不具备穿越者所具备的主角光环。

    在利益面前,又在徒弟的唆使下,老僧的心又活泛了:“还得先上李妈妈相中认买才对!”

    慧明嫌弃师父啰嗦,又不敢表现出来,小声嘀咕道:“啰啰嗦嗦,畏首畏尾,真是老糊涂了。”却拍着胸脯道:“师父?好吧,别说这太平郎模样俊朗粗通音律,就凭徒弟这一张嘴,将这太平郎买个七八十两也不成问题。若不是师傅舍不得,徒儿都想向李妈妈自荐,给她做个面首哩。”

    ..大宋之梁

    福田院的明远斋,是主持觉远老僧的独立会客厅,沉香缭绕,烟雾氤氲。

    觉远和尚,品了一口徒弟递上来的香茗,愁眉苦脸的放下,一声无奈的叹息。

阅读大宋之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末日随身基地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不想当白月光的白莲花不是好宿主[红楼]夫人套路深.给大BOSS养老[快穿]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