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一中的路灯隔了很远距离才有一盏,隐在繁茂的树冠里。迟暖走进校门,看见一道人影从离她最近的那盏路灯下经过。

    灯光像淅沥的春雨,照亮小小一方天地。

    顾宁姿身姿挺拔,汗湿的黑发间箍着白色束带。斜挎了一个运动包,走起路来,左脚微微有点跛。

    ……跛?

    怔愣间,顾宁姿已经走出灯光笼罩的区域。

    “顾宁姿!”迟暖当即更换了行走方向:“你的脚怎么了?”

    顾宁姿停步,昏暗的天光下,她过了两秒钟才说:“没怎么。”

    她这副样子明显是刚刚运动完,迟暖想到她主动报名了田径比赛,难道是在练习的时候受伤了?

    迟暖问她:“严重吗?”

    顾宁姿:“不严重。”

    迟暖:“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顾宁姿:“不用。”

    周围黑乎乎的,顾宁姿的模样隐隐绰绰,瞧不清晰。迟暖沉默了会儿,提议:“那你等我一下,我把徐丹的钱包送回寝室就下来送你回家好不好?”

    顾宁姿略做斟酌,没有拒绝。

    迟暖跑回寝室,放下钱包,把事情和赵菁菁简单说了。

    赵菁菁讶异道:“顾宁姿瞧着生人勿进,可这集体荣誉感,绝了啊!你瞧瞧现在都几点了?运动会而已嘛,意思意思得啦,你让她也别太拼了啊。”

    迟暖说:“她家离学校近呢,我先送她回去。”

    “没事,你去吧。”赵菁菁说着,叹了口气:“班长可真难当啊……”

    迟暖:“……”

    外面起了风,顾宁姿站在寝室楼门外的空地上,微微仰头往上看。迟暖从门洞里出来,她就问她:“你住几楼?”

    迟暖指着四楼一个亮灯的窗口:“那间。”

    顾宁姿“哦”了声。

    迟暖问:“你脚还疼么?”

    顾宁姿说:“不疼。”

    走路都跛了还说不疼,嘴可真犟。

    迟暖要替她拿包,顾宁姿又拒绝说:“就钉子鞋,不重。”

    迟暖坚持:“你就给我吧。”

    顾宁姿别扭地皱皱眉,好歹还是把包解下来给迟暖。

    ……

    顾宁姿走不快,迟暖间或扶她一下,两人沿着一中外的人行道慢慢朝南走。

    “你怎么受伤的啊?”

    “练起跑的时候撞到人,被踩脚了。”

    “……”

    到了顾宁姿家,顾宁姿随手扯掉了束发带。她胡乱撸着头发走去冰箱,拿出两瓶水,递给迟暖一瓶。

    迟暖不是第一次来了,很自然地放下包,边喝水边逗蓝猫玩。

    顾宁姿喝了几口水,取了家居服去冲澡,走前给迟暖打开了客厅电视。

    迟暖看了眼时间,8点半过,还来得及。她蹲坐在落地窗下,听着电视声音,用逗猫棒挠蓝猫。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外面的风陡然变大。透过窗户看出去,庭院里的落叶被风吹得漫天飞舞。

    顾宁姿洗完出来,走到迟暖身旁,伸出手,轻轻去碰猫的耳朵。她的手,骨相很美,手指白皙纤长,小蓝猫喵喵叫着蹭她手背。

    后来顾宁姿坐去沙发上贴膏药,迟暖跟着她移过去。

    长长一张膏药,贴满了整个左脚脚背。

    一见之下,迟暖怕疼般“嘶”了声。

    顾宁姿勾了勾唇,用肯定的语气说:“你喝酒了。”

    迟暖捂住嘴,眼睛睁得溜圆:“……你闻出来了?徐丹生日,我就喝了一点点啤酒而已。”

    顾宁姿摇头:“你有些上脸。”

    咦,脸红了吗?迟暖捧着脸,轻轻揉。

    顾宁姿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扫过钟面:“……9点半寝室楼锁门?”

    时间已经到了9点10分。

    “啊呀,我要走啦!”迟暖说着就往大门方向去,走了几步,不放心地叮嘱顾宁姿:“这几天你要好好休息啊。”

    顾宁姿扶着沙发扶手站起身。

    迟暖打开门,外面的风猛地灌进屋里。她闻到了一丝泥土腥气。……下雨了?

    顾宁姿看向窗户。先时,雨点像珠子一样,从窗玻璃上划过,紧接着某个瞬间,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

    迟暖:“……”

    顾宁姿:“……”

    手机铃声欢快地响起,迟暖按了接听,赵菁菁问她:“下大雨了啊!你人呢?”

    迟暖退进门里听电话:“我还在顾宁姿家。”

    赵菁菁舒了口气:“我还担心你被雨淋在路上。”

    迟暖:“没呢,我刚好想回去。”

    赵菁菁:“雨太大了,你向顾宁姿借个伞啊。”

    天边划过一道猩红的闪电,雷声紧随其后,轰隆隆地炸响在耳边。

    “啊!”迟暖猝不及防,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赵菁菁顿了几秒:“……顾宁姿能同意你留宿吗?”

    迟暖:“……”

    电话那端,徐丹好像是醒了,或许是听见赵菁菁提了“顾宁姿”三个字,大着嗓门对手机喊:“顾宁姿!你太不够意、意思了!请你吃火锅你不来,啊,你说啊,你为什么不来?大家今天多高、高兴啊!?”

    迟暖赶紧挂了电话。

    门还开着,湿气顺着缝隙蔓延进来,屋外恶劣的天气令人心生不安。

    顾宁姿踮着左脚,潮湿的刘海垂在眼睛上,慢慢地向迟暖这边走。

    “雨挺大的。……你有伞吗?”她问走近的顾宁姿。

    顾宁姿伸手,把门推了上去。

    暴雨雷鸣戛然而止。

    “你留下来吧。”顾宁姿说。

    ……

    迟暖擦了擦镜子上的水汽。

    她才洗过澡,换了顾宁姿的衣服,实在大了些,就把袖子卷了起来。

    头发吹了七八成干,镜子里的人披垂着长发,皮肤被热水冲地泛红,眼角的颜色晕得格外深,大概是酒意没有褪尽。

    迟暖走出去。客厅的大灯关了,就留了一盏晕黄的落地灯。顾宁姿坐在沙发上看夜间新闻,蓝猫卷成一团,挨在她腿边打呼噜。

    电视声音放得很轻,屋里十分安静,屋外的那些狂风骤雨,好像隔得很远很远。

    迟暖在顾宁姿身旁坐下。

    顾宁姿问她:“你困么?”

    迟暖说:“还好。”

    顾宁姿把遥控给迟暖,示意她自己换台,迟暖说:“这个就可以了。”

    两个人无声地看地方台的夜间新闻,正播到某某部新上任的部长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片段。迟暖心想这个部长不仅年轻长得还挺英俊的。她打了个呵欠,听见自己的手机提示有消息进来。拿起来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睡了没?”

    迟暖想起这是薛玟的号码,就点了保存,回复她:“还没有。”

    迟暖刚放下手机,消息提示音连着响了两次。

    “那你在做什么?[可爱]”

    “徐丹和杜敏没事吧?”

    顾宁姿支着头,缓缓抚摸蓝猫的背,不咸不淡地看了迟暖一眼。

    迟暖把手机调到静音,想了想,对着屏幕打字,回说:“她们一回寝室就睡了,我也快睡了。”

    薛玟:“那晚安啦,好梦。”

    迟暖搁下手机,夜间新闻结束了。

    电视里在播广告,迟暖拉过手边一个大大的抱枕,抱在怀里,垫在下巴上。

    她挨着沙发靠背,看着不停换帧的电视屏幕,眼皮逐渐发沉,后来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

    半梦半醒间,有人轻声唤她名字。迟暖挣扎着把眼睛眯开一条缝,顾宁姿站在她身前。

    “嗯?”她迷迷糊糊地问。

    “回房睡。”顾宁姿说。

    电视已经关了,落地灯还亮着。迟暖听见了,却没有立即动,想在沙发上多赖一会儿。

    顾宁姿笑了笑。她弯下腰,对着迟暖的脸,轻轻“喂”了声。

    很轻的气息,像一缕顽皮的风,洒在迟暖脸上,痒痒的。

    迟暖重新睁开眼。

    没有丝毫偏差,两人四目相对。

    “……”

    顾宁姿转身往房间里走。

    诶?是那一点酒意又在翻涌吗?迟暖疑惑地深吸了几口气,怎么心跳突然变快……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薛玟真是个好助攻啊!

    呵呵呵呵呵[微笑]

    周末啦,大家周末愉快~

    以下,感谢唷:

    思考的玉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21:02:11

    无良用品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5-09 21:35:22

    我儿砸青钰雯?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22:06:39

    我儿砸青钰雯?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22:07:29

    奕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23:23:57

    奕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23:24:04

    奕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23:24:10

    奕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23:25:08

    声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10 20:39:44

    声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10 20:41:14

    我儿砸青钰雯?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10 20:59:00

    我儿砸青钰雯?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10 20:59:28

    思考的玉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10 23:05:24

    ccxm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5-10 23:49:10

    fghj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11 12:15:51

    薛玟:“行,那我们下周见。”

    迟暖向她挥手道别。

    赵菁菁坐着大口喘气,迟暖本来还有一些昏沉,这会儿反倒被折腾清醒了。

    打来温水给徐丹杜敏擦了擦手脸,迟暖的手机在包包里响起。

    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迟暖接通,另一端传来薛玟的声音:“迟暖,你们谁的钱包落车上了?上面有个小丸子头像。”

    迟暖挂了电话,跑下去拿徐丹的钱包。

    车里亮着灯。薛玟降下车窗,把钱包递出来,又随口问迟暖:“明天放假,你们都有什么安排?”

    迟暖:“一般都要回家的。”

    薛玟:“……”

    赵菁菁冲天翻了个白眼:“两个醉鬼。”

    薛玟本来还真打算带她们出去玩,看徐丹和杜敏醉成这样,只能作罢:“我送你们回学校吧。”

    迟暖“呀”道:“那是徐丹的,不好意思啊薛玟。”

    薛玟:“你现在方便下来拿么?车子开回校门口了。”

    ……

    好歹把徐丹和杜敏架回了寝室,杜敏沾床就睡,徐丹脚软爬不上上铺,迟暖就让她睡了自己的床。

    杜敏大笑:“徐……丹你傻了吧,那个明明是赵菁菁哈哈哈哈!班长她……她在这呢!”

    杜敏迷蒙着两眼原地转了一圈,扑到薛玟身上。

    赵菁菁立刻心惊肉跳地把徐丹给架走。

    迟暖扶着杜敏,两个人站得摇摇晃晃,她艰难地冲薛玟摇手再见:“谢谢你啊。”

    薛玟关照她们:“都早点休息吧。”

    她的车就停在附近,打完电话不过几分钟,司机就把车开了过来。路况很好,二十几分钟车程,几人就到了一中校门外。

    徐丹扒拉着车窗,喋喋不休地对车里的薛玟说:“薛……薛玟,我们下次还一块玩儿……啊……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吃完火锅出来,徐丹大概是被那几罐啤酒灌醉了,拉着火锅店外的路灯一直说:“班长!走,跟我们一起出去玩去!今天我生日,高兴,走走走,我们去玩!”

    迟暖:“……”

阅读她也可以很温柔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天师道彼时花开,记忆似海宠你怎么讲都市全能大相师死亡快递站EXO恋上你的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