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09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走道很长,她走过半程,鬼使神差地回头。

    有个穿一中校服的女生从洗手间里出来,长发半遮脸,皮肤很白。

    过了几秒,有个男生也出来了,随手把一团擦手的纸巾扔在地上。

    ……曹品辉!

    迟暖脑子里空白了一瞬间,不确定曹品辉有没有看见自己,她转身就跑。

    在包厢外面定了定神,迟暖抓住把手,正要推门,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迟暖和顾宁姿四目相对。

    顾宁姿扎着头发,几缕刘海落下来,金属镜框上垂落的银链微微擦着衬衫衣领。

    她在听电话,迟暖退一步让她先出来。

    顾宁姿走出门,反手牵住迟暖,拉着她往前走。

    迟暖不知道顾宁姿要做什么,又不好贸然打断她接听电话,只好跟着她走。

    顾宁姿走进电梯,摁下1层的同时,把电话挂断了。

    不等迟暖发问,她低下头看她:“带你去兜风啊。”

    迟暖怔怔道:“可是他们都在……”

    顾宁姿:“那里没意思。”

    迟暖:“……”

    露天停车场,暗蓝色的敞篷跑车嚣张地横在车位上。

    迟暖陡然紧张起来:“顾宁姿,我、我想我还是……”

    顾宁姿打开车门,很认真地向迟暖解释:“我开车不赖的。”

    迟暖:“……”

    迟暖上车,系好安全带。

    顾宁姿把车开上街,绕过城区,往江边驶去。

    一路灯火似流光,美不胜收。

    迟暖撞破他人私密的那份惊慌,逐渐消失了。她靠在窗沿,张开五指,任晚风从指缝间穿梭。

    顾宁姿懒懒伸臂,食指插,入迟暖发间,把她发圈拉了下来。

    头皮上陡然一松,迟暖诧异地回头,风呼啦一下,把她挣脱了束缚的黑发吹得张牙舞爪。

    顾宁姿弯唇轻笑。

    日间的那一点燥热,已经被夜风尽数吞噬。江边的风更大,顾宁姿升起敞篷,车子慢慢减速,最后靠边停了下来。

    她下车,打开后备箱,给迟暖拿来一条羊毛披肩。

    柔软的披肩上满满的都是顾宁姿的香气,迟暖把自己包裹了进去,亦步亦趋跟着顾宁姿,又回到车后。

    顾宁姿问:“你想不想放孔明灯?”

    迟暖有些反应不过来:“孔明灯?”

    顾宁姿:“可以许愿那一种。”

    ……

    两个人下台阶,走近江边。迟暖用黑色荧光笔在孔明灯上写 “顾宁姿学习进步”。

    顾宁姿:“……”

    迟暖自己憋不住先笑了,又在顾宁姿的名字旁边,工工整整写下自己的名字。

    “就写名字?”顾宁姿问她。

    迟暖:“愿望我都偷偷在心里说啦!”

    ……

    孔明灯升上夜空,越来越高,越飘越远,迟暖兴奋地扭头:“顾宁姿,你看!”

    江天一色。那变作小小一点的光芒,穿透黑暗,是那么亮。

    ……

    第二天,星期六,迟暖一早起床,坐车回家。

    进小区前,她去了一趟水果店。冷藏柜里的车厘子又大又新鲜,她看了一眼价格,转身买了点应季的草莓带回家。

    还没上六楼,站在三楼楼梯上,就听见自己家里传来响亮的嗓门:“哎呀,真不是我说,女儿啊,你这房子这么小,以后宝宝生下来,你们要怎么住啦?”

    迟暖不由自主放慢脚步。

    “当初我就不同意,你非不听妈妈话,被小迟一张脸迷得要死要活的,现在跟着他吃了苦头了,晓得妈妈当初说的句句都是为你好吧?你再看看露露,露露比不上你一根小手指,可是现在你们过的日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啦!”

    “……啧啧啧,房间又小,他妹妹还要占一个,宝宝小么跟你们挤一挤拉倒了,以后宝宝长大了还跟你们睡一起啊?”

    迟暖听到岳芸嘀咕:“大了他妹妹不也嫁人了么。”

    “要命的!要命的哦!你铁了心准备在这破房子里过一辈子了是伐?又小又破,哪里哪里都不方便,你长没长脑子啦!?”

    岳芸不吭声了。

    “你老公年纪轻轻给人当个助理,说好听是助理,其实不就是个司机么!?你鼠目寸光的,看他拿那点工资就死心塌地过日子了啊?”

    “他肩上担子重的喽!养你跟宝宝不够,还要养那个妹妹!他妹妹结婚要陪嫁伐?……”

    ……

    迟暖下楼,在小区的健身场跷跷板上坐到快中午,才回家。

    迟青川也回来了,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地做菜。

    岳芸和她远道而来的母亲,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等吃饭。

    迟暖无声地走进厨房打下手,迟青川把鱼上蒸锅,问迟暖最近在学校好不好。

    迟暖说:“一切都好的,哥哥,不要担心我。”

    菜都做得差不多了,等鱼蒸好就能开饭。迟暖洗了草莓装盘,端出去给岳芸。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满满一大筐鲜嫩的车厘子。

    岳芸盯着电视屏幕,随手拈了一粒塞进嘴里,嚼几下,吐出核。

    ……

    晚上,岳芸和她妈妈一起睡,迟青川在客厅沙发上铺了条毯子,他累了一天,没过九点钟就睡着了。

    迟暖周日回学校,迟青川出去买菜,顺路陪她等车。

    兄妹两个站在站牌下,迟青川又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之类的,后来车来了,迟暖就从迟青川手里接过自己的包,上车了。

    她在车窗里冲迟青川挥手,迟青川朝她笑。

    车子开动之后,迟暖低下头,眼泪砸在了她的手背上。

    ……

    周一第一节课课后,迟暖把收齐的语文作业送去语文组办公室。何丽雯给她几张报名表:“过两周期中考,完了有春季运动会,你先去班里预热预热。”

    迟暖拿着报名表出来,第一眼就看见楼梯口正对着的走廊上,站着曹品辉。

    快上课了,外面已经没什么走动的同学,曹品辉斜倚在那儿,好整以暇地转动手上的打火机。

    “叮”,火机盒盖开开合合。

    迟暖头皮一麻。

    来者不善,她尽量贴着墙走,好离曹品辉远一点。两步之后,曹品辉长腿一迈,挡住迟暖的去路。

    他探身往迟暖脸上吹了口气,迟暖条件反射侧头避开。

    纤细的脖子,和因为动作而微敞开的领口落入曹品辉眼底。

    “你看见了啊?”曹品辉漫不经心地问她。

    迟暖皱眉不答。

    曹品辉又冲她吹一口气,顺势撩起她的马尾:“既然看见了,……你有没有兴趣也试试?”

    他的指腹触到了迟暖脖子上的皮肤。

    迟暖几乎失控尖叫!她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乌黑的眼珠,因为羞愤而亮到发光。

    他竟然!他竟然!他竟然堂而皇之说出这种恶心的话!

    上课铃声响了。

    迟暖往旁边移步,曹品辉立刻紧贴着她跟上。

    攥在手中的报名表不停抖动。

    “好孩子要去上课啊?”仿佛逗她是件好玩的事,曹品辉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迟暖的肩,闷笑着走了。

    ……

    迟暖冲进女厕,把报名表放在一旁,掬了清水往脸上扑,又用湿漉漉的手去擦脖子。

    有水冲进了眼睛里,火辣辣地疼。

    她发着抖地在厕所里待了十几分钟,才整理好表情,走去教室。

    “报告。”

    老莫上课被打断,不悦的目光从老花镜片后探究地看了一眼迟暖,随后点点头,让她进来。

    低头玩游戏的顾宁姿听见迟暖的声音,疑惑地抬头。

    迟暖的鬓发还是湿的,徐丹小声问:“你干嘛去了?”

    迟暖摇头。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啊,谁不想要一个顾宁姿呢T T……

    感谢以下投喂的朋友们!~~~

    声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8 20:02:39

    声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8 20:03:00

    我儿砸青钰雯?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8 20:46:14

    我儿砸青钰雯?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8 20:54:39

    思考的玉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8 21:14:55

    阿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8 22:27:31

    LL樱花散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00:13:25

    奕君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05-09 08:03:01

    奕君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5-09 08:11:51

    草莓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09:09:05

    小白NO1扔了1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8-05-09 10:54:33

    一杆老烟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12:25:33

    一杆老烟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12:27:25

    一杆老烟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12:32:48

    没啥想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14:25:35

    没啥想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9 14:53:45

    女生压抑到战栗的声音,从隔间门板后传出来。

    流水声抵挡不住肉,体激烈的碰撞,迟暖的脸“唰”的红了,她急匆匆关了水龙头,从洗手间里出来。

    周达茂甩了对3出去:“她啊,接电话全凭缘分,我反正打不通,意思意思发了消息——快出牌啦,嘿嘿,这一盘你们就等着瞧我大杀四方吧!”

    徐丹看一眼他的牌:“吹牛吧你就!”

    周达茂老母鸡护食似的护住牌,一个劲儿搡徐丹:“可闭上你的乌鸦嘴。”

    她一出包厢就走反了方向,越绕越远,不过好在找着了洗手间。

    迟暖走进去,打开水龙头,水流冲下来,她伸手上去洗。

    “啊……啊……要到了……”

    ……

    一行人下了车,周末假开始了,迟暖和徐丹她们往寝室楼走去,顾宁姿跟在她们身后,活动僵麻的肩膀。

    到了校门口,迟暖回身向顾宁姿摆手:“顾宁姿,下周见啦。”

    他这一搡,徐丹手里的果汁全洒在了迟暖手背上。

    迟暖出包厢,找洗手间洗手。

    迟暖忍不住笑。

    徐丹很陶醉地唱完一曲,喝着果汁四下看人头,完了问周达茂:“你没喊你同桌?排挤新同学啊你?”

    徐丹拎着书包站起来,转身往后车门走,看见顾宁姿耳朵里塞着耳机,在翻杂志看。迟暖枕在她的肩上,睡得正香。

    徐丹兴冲冲地凑上去,在迟暖面前打了个响指:“醒醒嘿,车子到站啦!”

    徐丹她们都爱玩,迟暖犟不过,被她们拉着一起出了校门。

    周达茂定的地方挺好找的,几个人进了包厢,班里已经来了十来个了,玩牌的玩牌,唱歌的唱歌,十分热闹。

    迟暖找了位置坐下,徐丹则直接抢了学习委员的话筒开唱。她天生有点五音不全,周达茂玩牌输了好几盘了,被贴了一脸白条,这时仰头喊话:“我的丹丹姐诶,求您放大伙儿一条生路成么?”

    顾宁姿点头。

    回寝室打热水、吃晚饭,六点多,迟暖翻开练习册写题的时候,徐丹接到周达茂的电话。几个男生下午牌没打尽兴,移到KTV里继续,邀请关系好的女生来唱歌玩儿。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返程的大巴上,全员昏昏欲睡。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迟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返回校园,大巴车停住,前后车门全部打开。

阅读她也可以很温柔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御鬼者传奇网游神话三国之逆天玩家如影谁行兽神血脉重生国民男神:爵爷,求宠爱!万兽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