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于秦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白姀看向秦朔,他头上早已堆满了落雪,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光,人影笼罩着她。

    头又昏又疼,白姀一手扶在门栏上,笑道:“还说我请将军喝酒的,倒是让将军陪我喝酒了,下次将军来,我再好好请将军喝一杯。”

    秦朔感觉到暖和的后背正在迅速变凉,他低头看了看白姀的手,她一路都抱着他的脖子,露在风雪里的手早已动得通红。

    “那我回去了。”

    天上正下着鹅毛大雪,一簇正贴着白姀眼皮落下。

    “等等。”

    秦朔停住身形,看向她。

    “你骑着我的大青马回去吧,这么晚了又这么大雪。”白姀道。秦朔没牵马,她只当秦朔是走路来的。

    秦朔顿了顿,“我的马放在城门守卫那里了,我走到城门处骑马回去。别担心。”

    他话间不难听出亲近,白姀心头一暖,点点头。

    秦朔转身要走,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转了回来。

    “我...我可能要开春才能来了。”秦朔缓慢道。最近汴京局势动荡,他不能再随意出营了。

    白姀啊了一声,愣愣地点了点头。“那你保重。”

    白姀怔怔地目送秦朔挺拔的身影消失在街道转角,她抬眼看了看夜空,雪越下越大了。

    秦朔却在拐角后停住了。

    他抬头望向天空,漫天雪雨铺天盖地地落下来,几簇砸在他脸上,颇有几丝冰凉。他伸手,隔着棉衣捂在心口上,一片火热感传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梧桐回来了。

    弱弱地求一求评论啊~梧桐强迫症地每个小时必刷一次评论,然而一章三四个都算多的了~唉~桑心...(在此感谢那些冒泡的小天使,么么哒呀),强烈呼吁小天使们不要潜水啊...

    特别感谢 Kenosha 小天使的地雷

    特别感谢 小咪子、爱喝果汁的小汤圆、一介痴汉、风淡云轻小天使们灌溉的营养液,么么。

    半个时辰后,秦朔背着白姀到了酒肆外面。

    酒意早已醒了,白姀却任着秦朔背着她横穿了整个赤壁城,那片刻的温暖让她贪念得不想打断,可路终是到头了。

    这声笑入耳,白姀也不自觉地弯唇笑起来。这一刻,她突然就感觉到了他的真实,现在的他不是后来那个让敌国闻风丧胆,百姓颂扬爱戴的冠武将军,他只是秦朔,如此而已。

    秦朔的背很宽,强健有力的手臂稳稳托着她,很安稳很舒适,白姀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梦境。

    也是这么一个冬夜,她受了伤,几声埋怨后,他也是这样将她背在了背上。白姀记得清楚,他的背也这么宽这么暖。她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冬夜,她在他的背上安睡,后来的一切,只是她的一场梦魇。

    墨黑的云层笼罩在赤壁上空,天地之中好似只剩下两人所在的方圆几尺有微微光亮一般。

    酒意当下,白姀那几分清明也迷失了。她紧紧地抱着秦朔的脖子,就像那晚抱着他一样。

    静谧的赤壁城某处,两道重叠的人影从一个个巷口走过,身后的脚印很快消失在风雪中。

    秦朔微微侧头,她的脸埋在他背上。

    “醒了?”

    秦朔认准了方向,向左边巷子拐去。

    秦朔走着走着,白姀突如其来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秦朔脚步一顿,他素来不喜人亲近。

    他停了下来,侧头看向后背。她面颊依旧酡红,侧着脸安静地趴在他肩头。正走至开阔处,雪光映照在她白皙的面上,眼皮轻颤,眼角处,几颗晶莹正滚滚落下。

    这个生来就保卫着大梁百姓直到死的男人,她信他,她也是大梁百姓啊。

    秦朔一顿,低低地笑了一声。

    迎面出现一个岔口,秦朔正回忆着店家的话,就听到后背传来白姀的声音。

    “秦将军...”

    秦朔摇了摇头,“姀姑娘心很大啊,在不相熟的男人面前就敢醉成这样。”

    他沉步继续往前走。

    良久,白姀才慢吞吞地道:“你是冠武将军啊...我相信你...”

    寒风急劲,白姀感觉有些冷,不自觉地贴紧了秦朔。

    半晌没听到白姀说话,秦朔偏过头,她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睡着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此刻约莫三更天,赤壁城内早已寂静一片,不少灯笼早已燃尽了灯油,巷子重新回归了黑暗。

    秦朔轻托着白姀的腿,踩在松软的新雪上,脚下吱吱声不停传来。白姀趴在秦朔肩头,寒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几缕青丝轻柔地拂过他的脸。

阅读将军心上娇(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绝世武魂都市之神豪国王薄情总裁上错床都市之武道系统都市之老子是首富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