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张 血河魔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林云站在铁牢外,看着浑身是血皮开肉绽的血河魔尊惋惜的摇了摇头,但想到血河魔尊这般模样自己也有份林云还是有点尴尬。

    林云说道:“血河魔尊,我可没有能力把你从紫霞宗中救出,我今天来是和你做一场交易的”

    血河魔尊冷哼一声:“既然你不能救我出去,那还有什么交易可做?”

    林云说:“魔尊大人不必心急,听我说完交易内容你在定夺也不迟”

    看着血河魔尊不以为意的表情,林云接着说着:“你是血河宗唯一的传人,要是你死了那血河宗就真的没了,我虽然不能救你发出去但是我能把你身上的血河宗传承带走,帮你找个合适的传人延续血河宗的香火。”

    听到林云的话,血河魔尊也陷入了沉思,是啊!自己都快死了还在意不能传给外人这点小事干嘛?

    最后血河魔尊还是答应了,叹了一口气说着:“你需要我付出什么?”

    林云说着:“我要的东西很简单,我只要知道【七星海棠】的下落”

    血河魔尊一脸怪异之色,好奇的问着:“你要这天下至毒之物有何用?”

    “这一点你一个将死之人不用管,你只管告诉我在何处就行”

    “也是,我之前在一处墓地中见到过,不过那里似乎是什么大能的墓地,里面机关重重还有各种灵兽定居在里面,我在被追杀的时候的确看到过类似【七星海棠】的植物,只是我正在被墓地里的东西追杀,不是很确定那就是【七星海棠】”

    林云点了点头说着“这就够了,你把传承还有墓地的位置给我吧,待久了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血河魔尊死死地盯着林云“你要是敢耍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说完,血河魔尊身体猛地一抖,仿佛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似的全身颤抖不已,随着魔尊一声怒吼他额头处裂开了一条裂缝,一滴红到刺眼的血液从里面飞出,逼出血液的血河魔尊整个人苍老了几十岁,看着眼前的血滴,虚弱的说着:“血河宗的传承都在里面,请林大师务必传下去”

    林云一手抓住血滴融入体内,封锁在丹田里便起身走了,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我的信用你不用担心”

    回到隐仙洞的林云并没有急着查看血河宗的传承,血河宗的传承和他的体质不和对他无用,至于血河宗的下一代传人林云已经有了人选。

    但看到声音的主人后,血河魔尊一愣,出现的并不是紫霞宗之人,而是一名身穿青袍的年轻男子,待看清来人的相貌时,血河魔尊眼里爆发出强烈的精光,对来人喊道:“大师,大师救救我,我不能死在这里,不管用什么我都和你交易,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林云在连云山脉的名气还是很大,在各大门派、家族甚至散修中都吃得开,找他交易的人自然也是多如牛毛,血河魔尊就是其中之一。

    就连血河宗老祖也没能接下一击,瞬间被轰的粉碎,血河宗的变故让连云山脉其他宗门吃惊的同时也感觉到崛起的时机,等雷云散开后,各大宗门带领弟子杀了进去,血河宗剩余的人那是他们的对手这让还没能从雷击中喘口气的血河宗直接覆灭。

    至此紫霞宗、天煞魔宗、一剑门、天机堂取代了血河宗,成为了连云山脉最强的四个门派,但是他们不知道血河宗有一人活了下来,就是血河魔尊,原来在血河宗老祖死前把血河宗传承交于了血河魔尊让他延续血河宗的传承,来日重现血河宗之威名。

    在血河宗老祖用极大的代价送走血河魔尊后就前去抵抗雷击,这一去就来也没有回来,血河宗也跟着覆灭在雷海中。

    “我不甘..我不甘啊!”血河魔尊疯狂的拉扯着身上的铁链,就算皮肉被拉扯的翻卷过来他都丝毫不在意。

    “何必呢,你这样只是徒增皮肉之苦而已”这时有道声音从幽暗的地牢中传来。

    血河魔尊眼神一冷死死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他认为又是紫霞宗那些过来看他笑话羞辱他的卑鄙小人。

    天罚峰中最底层的牢房中一声怒吼震耳欲聋的咆哮着,就只见一件特制的牢笼里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子被一条条直接穿透身体锁在骨头上的铁链牢牢的锁着。

    红衣中年人眼中充满了怨毒和愤怒对站在牢房外的几人吼道:“你们这群卑鄙的牛鼻子,趁老子不注意偷袭我还以多欺少,有种放我出去在战,看我不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站在外面的一老者一甩袖子冷哼一声“哼,跟你这种嗜血好杀的魔道中人又有什么公平可讲,你偷藏我紫霞宗镇宗之宝还杀了我紫霞宗两名金丹三名筑基巅峰长老,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的,你就在等死吧,只可惜了你这一身魔功看来血河宗的传承是要断在你手里啦,哈哈哈”

    从此连云山脉少了个血河宗多了个残忍嗜杀的血河魔尊,他一直在调查当年血河宗为何会遭此劫难,同时对当年攻上血河宗的四大宗门也是恨之入骨,经常在外截杀四大门派的弟子,由于血河魔尊谨慎和狡猾让四大门派的高手次次都是空手而归。

    直到今天栽在了紫霞宗手里,他是血河宗唯一的血脉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他还没调查清楚当年到底是谁降下的雷劫,他还没完成老祖交代的事,他还要重振血河宗的威名。

    林云告诉紫霞宗紫霞剑的下落也是为了这一步,他断定只要紫霞宗能擒住血河魔尊就一定会把血河魔尊抓回来关押,因为在其身上有林云想要的东西,那就是血河宗的传承,说起血河宗这就不得不提下三百年前的一场惨案,当时的血河宗是连云山脉的霸主掌控着整个连云山脉,实力强大,在血河宗时期哪有什么四大门派,他们根本不够看都得依附在血河宗门下,稍有差池就会有灭门之灾。

    只是好景不长,那天一道乌云突然出现在血河宗上空,把整个血河宗都笼罩了在乌云下,血河宗诸位正欲前去查看时天上的乌云突然降下了滚滚雷霆直接轰在血河宗内,巨大的闪电把血河宗击打的翻天覆地,山峰都被轰塌好几座,门内弟子大半都葬身在雷海下。

    “别多事”林云在林紫山翘臀上拍了一下,接着说着“这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回去”

    “哦..”林紫山捂着屁股羞红着脸应了一声,就快步跟上林云的步伐往隐仙洞走去。

    老者和血河魔尊的对话对已经回到隐仙洞的主仆两人自然是不知,当然就算知道林云也不会在意,与其关心这个还不如和他的小丫鬟继续云雨一番来的痛快。

    在给林紫山定下了一堆列如:每天打扫房间、整理书籍丹方、要比少爷起的早用早安咬的方式叫醒少爷、服侍少爷沐浴的规矩后,林云就一头栽进了他自己房间。

    他现在修为还是太弱,他得尽快处理完手里的事然后闭关,首先他得处理完刘天明的事,不过在处理刘天明的事前必须的去一趟天罚峰地牢见一见血河魔尊。

    “啊..你这老匹夫,我要杀了你”血河魔尊疯狂的拉扯着锁链想扑到老者身上把他撕成碎片。

    “哈哈哈,你别着急,大名鼎鼎的血河魔尊血河宗遗徒我们紫霞宗怎么会慢待你,放心我们会让你死的风风光光的,我要召开屠魔大会,盛请天下门派来观赏我紫霞宗是如何除魔卫道的,顺便昭告天下紫霞剑重回紫霞宗”说完就转身带人离开了,只留下后面疯狂嘶吼着的血河魔尊。

    林云正要和林紫山回隐仙洞时,紫霞宗上空突然出现几道惊鸿,飞快的往天罚峰飞去,其中还夹杂着阵阵怒吼声。

    林云眼睛微微眯起抬起头看着天罚峰,喃喃道:“看来那老东西被抓住了”

    林紫山也对刚刚出现的变故惊讶不已,“少爷刚刚那是什么东西啊?”

阅读在修真界开交易所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末日随身基地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不想当白月光的白莲花不是好宿主[红楼]夫人套路深.给大BOSS养老[快穿]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