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水乳交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着赵小贵沉沉睡去,云莺这才在极度幸福下,轻叹了一声。梦蝶找她不只是留下了那些银票,还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她对赵小贵的一番情怀。

    云莺知道这个妹子虽然敢爱敢恨,但更孤冷清高,若不是动了真情,以她的性子又怎会与她商量,求她同意赵小贵日后纳她为偏房?另外,虽说这两人谁都没说,但云莺还是知道了梦蝶救赵小贵的事情,她和梦蝶情同姐妹,更何况她也从未想过要独霸赵小贵,又如何不肯答应?

    “这个冤家,也不知上辈子修了多少福分,竟能同时赢得我们姐妹的芳心!”云莺自言自语道。

    之后,更是紧紧搂住这个男人不再放手。

    早上云莺醒来时,赵小贵已出去了,只是枕旁上压着一张纸签: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云。日为朝,月为暮,云为朝朝暮暮!

    看到这些,云莺的心都要融化了,不过她也疑惑,难道是昨晚自己的那番自言自语被他听了去?!

    (不得不略去一些内容,因为本屏蔽了)

    赵小贵的眸子忽然间也变得黑亮黑亮的,他轻轻地抬起自已的身体,轻轻地道:“莺儿,你男人来了。”

    全身心的投入和交融,在愉悦畅快之余,更让人得到心灵无穷的的充实和满足。久逢雨露的云莺“投降”了三次,赵小贵才在酣畅淋漓、如同羽化登仙般的快感中拥着她沉沉睡去。

    赵小贵深吸一口气,轻轻将云莺推俯在被褥上,然后伸手缓缓扯下她的亵裤,云莺只管捂住滚烫的脸颊,任他动作。于是,那一团雪沃沃的翘挺,颤巍巍地映入赵小贵的眼帘。

    赵小贵上辈子的女人虽不多,可还是有那么几个,但却从未有过眼前这般的感受和景象。

    此时的云莺,就象多汁而美味的蜜桃,(此处;略去100字),直想叫人和口水咕咚一声吞下去。

    “不论你信不信,这是小贵在这世上的头一次。”赵小贵轻轻道。

    这么会撩拨人家,谁信?云莺心里这样想,但还是娇羞着点点头。就如同他说自己是边军的小卒一样,明知不是,但云莺还是让自己相信。

    (再略去百字)

    正在赵小贵不知怎么说时,门被推开了,云莺出现在了门口,因为没打伞,浑身上下湿漉漉的。

    “云姐来了。”郑大鹏赶紧起身,透过云莺看向赵小贵幽怨而深情的眼神,郑大鹏咳了一声,“你们聊,为弟先出去单耍了。”

    说罢,郑大鹏提上鞋子便往外走,出门时还不忘把门带严了。这家伙心想,莫不是云姐知道了他三哥与孟掌门的不清不楚?若是这样,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赵小贵不停地吞咽着口水,暗叫了一声‘卖糕的’,接着手指沿着云莺结实秀美的小腿向上摸去,云莺顿时浑身一颤,大腿紧绷在一起,紧得连根手根都插不进去。

    (以下再略去百字)

    不知什么时候,云莺闭着眼睛悄然褪去了外衣,露出了一身的粉滑柔腻。

    红色的肚兜、薄薄的藕色亵裤,遮不住她冰肌玉骨,沐浴在朦胧的光线里,晃得人眼晕。

    唉…郑大鹏看着赵小贵的表情,就知道他的这个三哥准是记不得的了:“这种天气,三哥最喜欢去外面指导兄弟一番了,不把兄弟揍得跟泥猴似的,你是不会罢手的。可咱也贱,就喜欢被你揍,怎么样,要不要现在出去?”

    “这…”赵小贵心里直打鼓,虽说他一刻不停地研习那些源自本能的功夫,但如今也只是摸到些皮毛而已,最明显的是在呼吸和运气方面有所感悟,其他的还真谈不上什么。

    “呵,这不是好事嘛,给你就收着呗,干嘛还哭了?”赵小贵怜爱的拍拍云莺的脑袋。

    “如何不自己留着?如何不事先告诉我一声?想我云莺何德何能,能受得起…”

    话没说完,早被赵小贵深深吻住了香唇。微微一怔,云莺以更激烈的方式回应着赵小贵。

    “怎么不撑伞,这要是淋病了…”赵小贵话没说完,一个透着温香的湿漉漉的身子已扑进了他的怀里。

    “小蝶刚走,给我留下了二十万两的银票,说是还有一些等把那些田产地契卖了再给我。”云莺说着已是泪流满面,分不清哪是泪水哪是雨水。

    等两人回到的住处,外面的雨势突然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如黄豆般落下,差一点把两人淋成了落汤鸡。

    郑大鹏进屋后只管把鞋一脱,便四脚八叉的仰在了床榻上:“三哥,还记得以前这种天气咱们哥俩最喜欢做些什么?”

    什么?喝酒、赌牌,还是找女人?如今的赵小贵哪里会知道!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仙武之绝代魔君史上最狂二师兄我有一座八号当铺直播之恐怖睡前小故事荒岛小领主问仙长歌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